梦小说网 第142章 奇怪的王荷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2章 奇怪的王荷花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我……我儿……我儿死了……”王琴觉得天都塌了。

  要不是马威一直扶着她,只怕她现在已经瘫做一滩烂泥跌在地上了。

  原本保养得当的王琴,在这一刻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一脸的绝望和无助。

  那可是她最得意的三个儿子啊!虽然一年难得回来几回,可是村里人人都知道,王家惹不得,他们有三个在外头混帮派的儿子,惹了可就是捅了马蜂窝了。

  就算之前王荷花被孟祁焕扫了脸,可也没人敢在背后说王荷花什么,怕的就是他们家三个儿子。

  可是现在,相当于顶梁柱的三个儿子一夕毙命,王琴怎么能不痛心!

  “你们也别太难过了。”郭义在门槛儿上磕了磕自己的烟斗,一脸冷然道:“就算三个小子没了,可你们家荷花也是柳家的小夫人了,只要保住她在柳家的地位,在咱们白云村,你们王家的地位还是不会变的。”

  “对……荷花……我还有荷花……”王琴仿佛回过神来了一样,一把抓住了郭义的手,跪在了郭义面前:“郭大哥,郭大哥!您可是咱们村最厉害的人了,我求您一定要保护好荷花,千万不要让那个可怕的九爷伤害荷花!”

  “我说了,九爷做事讲究,不祸及家人,所以你们家荷花不会有生命危险。”郭义叹了口气:“只不过你们千万别再闹那柳家义女了,我回来这一路上都听说了,柳太爷和柳老爷都很喜欢这个义女,毕竟人家娘当年豁出去半条命才把柳太爷给救了回来,那丫头又懂事的主动退了婚事,正是柳家的红人。”

  听了这话,王琴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都是王凤那个贱人!都是她出主意让我把华子他们叫回来狠狠的糟蹋李月寒,早知道……早知道他们惹了九爷那样的人物,早知道他们已经躲了大半年了,我说什么也不会把他们叫回来就为了出口气啊!”

  王琴悔不当初的嚎哭出声,马威眼神闪烁,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郭义见王琴哭得厉害,也只能叹口气:“节哀吧,人死不能复生,而且华子他们被判了流放,你们也不能敛尸,官府的人直接把他们丢到炼尸场了,最多只能立个衣冠冢,不能大操大办,否则官府要问责的。”

  说完,郭义就起身离开了王家。

  王琴坐在地上哭了半夜,最后昏厥在了马威的怀里。

  翌日,王家三兄弟惹了不能惹的人,在流放路上被杀了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白云村,整个村子人人自危,都在庆幸没有跟王家人胡闹,否则还不一定会不会也惹上不该惹的人……

  大部分百姓都没有听过九爷的名讳,但是但凡消息灵通一点的人都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任谁谈及,无不色变。所以尽管大家都觉得王家三兄弟死得可怜,却没有人敢来王家表示出一丁半点的同情。

  包括王凤。

  李月寒倒是落了许久的清静,为了不隐忍怀疑,她还特意闭门不出了大半个月,就连周大宝都瞒了过去。每天孟祁焕出门后,李月寒就坐在院子里指挥周大宝做这做那。刘家媳妇心疼李月寒,所以主动上门照顾她和孩子。

  大半个月过去,柳天祥那天拿来的补品吃了个七七八八,李月寒感觉整个人都舒畅了不少,连带一起吃饭的刘家媳妇都眼见着丰腴了起来。

  半个月后,李月寒终于是忍不住了,渐渐地开始下地干活,时不时带着灵犀出门捡捡穗子,倒是听说了王家的事情,还有王琴和王凤的一些风言风语。

  好像是……马威和王凤勾搭在了一起,被李大成抓了个正着,两家彻底老死不相往来了。

  不过李家没有被赶出去,听说王凤老蚌含珠,怀孕了。

  据说已经有三四个月了,一直没有显怀,后来胎像大了瞒不住了,加上跟王琴又闹掰了,这才曝了出来。孙太公念及她好歹是个孕妇了,所以也没有强行把李家一家赶走。

  李蓉蓉自从被抬进柳家之后,一次也没回过门。倒是王荷花回来过好几次,一次比一次光鲜亮丽,今儿甚至还是坐着柳府的马车回来的,身边还带着一个丫鬟和两个粗使婆子。

  “要我说啊,荷花妹子也是个聪明的,要不怎么能把你那个缺心眼儿的妹妹踩在脚下。”刘家媳妇一边帮着李月寒捡着菜一边絮叨:“两个人同时被抬走的,眼瞅着都三个月过去了,李蓉蓉是一次门都没回,荷花妹子倒是胡来了好几次。”

  听了这话,李月寒淡淡一笑。

  自从那天得知了灵泉国宝的秘密之后,李月寒的心倒是越来越宽了。李蓉蓉和王荷花充其量只不过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两个小小绊脚石,并不能阻止她在这个世界好好生活的脚步。

  如今李蓉蓉如愿嫁给了柳志远,王荷花也算是高嫁进了柳家,王凤老蚌含珠,为了身体着想也鲜少找她麻烦,所以她的生活也平静了不少。

  “诶,月寒妹子,你就没打听打听你那妹妹如今过得怎么样了?”刘家媳妇八卦的问道。

  “我的好嫂子,你也看到我这大半个月是怎么过来的,我上哪儿打听这些消息去。”李月寒说着,笑着抓了一把豆角丢进了刘家媳妇的篓子里:“晚上吃点儿豆角炒肉吧,我来做。”

  一听说李月寒要做菜,刘家媳妇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行行行!我回家拿点儿粮食来,我可馋你的手艺了!”

  “叩叩叩——”刘家媳妇正打算起身的时候,院儿门突然被人敲响,抬头一看,穿着精锻衣衫的王荷花施施然站在门口。

  梳着妇人的发髻,王荷花倒是多了几分端庄贤惠。和李月寒对视的时候,眼神之中也没了少女的任性,多了几分温和。

  “前段时间听说你一直卧床养伤,最近能下地了,我想着,到底还是要来跟你道声歉。”王荷花略有些拘谨的站在门口,似乎在等着李月寒点头让她进院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