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46章 李蓉蓉有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6章 李蓉蓉有孕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李月寒大概明白了。王荷花这是以为王家三兄弟的死是她去找了柳家的人,然后柳家的人又去找了恶名昭彰的九爷,所以九爷才会把他们杀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

  且不说李月寒只是柳家一个挂名的义女,就算李月寒真的是很得柳家宠爱的义女,柳家也断然不可能帮她一个乡下丫头请来九爷这样的人物的。

  最多就是找几个地痞流氓把王家三兄弟打一顿罢了。

  “荷花,你是不是想岔了,”李月寒淡淡一笑,倒是显得镇定自若:“九爷那是什么人物,是我请的动的吗。”

  “而且你这段时间也在柳家过得不错,听过柳老爷和柳夫人把我挂在嘴边想念什么的了吗?”

  “再者,九爷这种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就连县太爷见着也得礼让几分,是随便能请的动的吗?”

  “还有啊,荷花,虽然我没有亲眼所见,但是堂审的时候,柳老爷,也就是我义父,那也是坐在堂上的,哪里有时间去请九爷。”

  “就算他找人去请了九爷,你说,九爷这等人物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请的动的吗?没有柳家当家人出面,九爷可能为了一点儿小事出手吗?”

  不得不说,李月寒这一番话句句在理。

  可是王荷花此时显然是疯魔了,完全听不进去李月寒的话,面色反而更加狰狞了起来:“我不管!就是你害死我哥哥的!你要给我哥哥赔命!”

  “有一说一,你三个哥哥的命跟我没关系。”李月寒见王荷花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心里愈发烦闷:“如果你觉得是我找人做的,那你去告官,我自然会配合官老爷的调查。要是这事儿查出来跟我有半毛钱关系,我保证不赖!”

  听了这话,王荷花倒是冷静了一些。

  仔细想想,要说九爷这样的人物为了李月寒出手杀人,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事情。

  九爷那是谁啊!

  王荷花之前在白云村里长着是不知道。

  但是嫁到了柳家,又出了这等事情,所以也着实打探过。

  九爷,那可是整个留清城谁都不愿意招惹的活阎王!柳家在永安县还是一等一的大户,可拿到留清城里,也只不过是一个土豪乡绅罢了,跟真正的权贵根本比不得。

  “我不管,反正你要帮我,只要我坐上了柳家少夫人的位置,我少不了你好处!”王荷花撇开这件事,转头又说起了另一件事。

  听了这话,李月寒默默叹了口气:“我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是把李蓉蓉踩得死死的了,假以时日被扶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大的我帮不了你,但是能帮你说上好话的事情,只要有机会,我不会拒绝,可以了吧。”

  大概是李月寒刚刚说的话让王荷花多清醒了几分,仔细回想一下,柳天祥和他夫人的确没有太多把李月寒放在眼里。即便是李月寒受了这么重的伤,也只是隔几天派人送一些寻常可见的补品过来。

  在柳家,李月寒的确算不得什么重要人物,故而王荷花脸上的狰狞总算是消散了。

  “没错,你妹妹李蓉蓉在柳家的确没有什么地位,因为她婚前就跟过柳志远了,所以柳志远对她的兴趣已经不多了。”王荷花悠悠然说起了柳家的事情,对于直呼柳志远的名字这件事,她倒是显得淡然。

  想来,对柳志远是没有感情的。

  “但是李蓉蓉怀孕了。”王荷花说完,叹了口气:“我多少也知道,在大户人家少不得母凭子贵,我的肚子没动静,李蓉蓉先动了,就算我先前把她压着了又有什么用,孩子一出生,为了给长子一个好听的名分,李蓉蓉指不定才是扶正的那个。”

  听了这话,李月寒莫名想起了甄嬛传如懿传各种传。

  诚然如王荷花所说的,母凭子贵是大户人家不争的事实,可是如果孩子生不下来,或者生下来的事情家里出了什么大事,那这个子到底还贵不贵,那就另说了。

  可是李月寒做不出劝王荷花去害李蓉蓉肚子里的孩子这样的事情,不管李蓉蓉如何,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只不过李月寒总觉得李蓉蓉这孩子来得蹊跷。

  之前跟柳志远苟合了那么多年都没动静,如今才过门一两个月肚子就有动静了,这么巧吗?

  “算了,我知道你是个好心的,不然之前我一直赖着孟大哥的时候你早跟我撕破脸了,如今跟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王荷花说着,款款起身:“我今日来,也只是想跟你这儿碰碰运气,但是看你的样子并不欢迎我。”

  李月寒没说话。

  岂止是不欢迎,如果可以的话,李月寒更愿意拿着扫帚把她往外赶。

  见自己说了这么多话李月寒都没反应,王荷花叹了口气,转身就往外走了。

  “荷花!”在王荷花出门的时候,李月寒到底还是忍不住喊住了她:“在大宅子里不一定有孩子才是好事,你只要能一直让柳志远的心在你身上,那李蓉蓉就算生了孩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谢谢。”

  说完,王荷花就走了。

  看着衣着精致的王荷花慢慢走出大门,李月寒的心里百般滋味。

  好在她穿过来就是个什么也不是的小农女,要是真穿到一个后宅女人的身上,她还指不定得多凄惨。

  虽然王荷花会被抬进柳家跟她也有莫大的关系,可这到底还是他们王家自己的选择。李月寒可是跟柳太爷说好的,要是王家人不愿意,就不要勉强。

  深秋了,天黑得早。李月寒正在厨房里做饭,灵犀照例给李月寒看着灶膛的火,孟祁焕带着一身寒气回来了。

  “今天回来得这么晚,是事情比较棘手吗?”李月寒一边把红烧肉往碗里头盛一边头也不抬的问道。

  “还好。”孟祁焕简短应道。

  李月寒疑惑的看了一眼孟祁焕,见他面色不好,便晓得他应该是不想当着孩子的面聊这些事情。

  吃过饭,李月寒给沐川和灵犀洗了脸洗了手洗了脚,送回房间睡下后,这才敲响了孟祁焕的房间。

  一进门,就看到孟祁焕赤着上半身,正在给自己换药。

  “你这是怎么了!”李月寒赶紧关上了房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