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48章 孟大兄弟,我找你喝酒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8章 孟大兄弟,我找你喝酒来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这里比外面至少冷上十倍不止,而且进来的地方也不是灵泉附近,而是一条小道上。

  李月寒抱着胳膊仔细分辨了一下方向,想要取到灵泉,至少得翻过这个山头才行。

  听着森林里的兽吼声,李月寒缩了缩鼻子,还是硬着头皮一头钻进了林子里。

  此时,外面。

  李月寒进了空间之后,孟祁焕条件反射的也要跟着她一起进去,但是碧玉章却被灵犀牢牢的藏在了怀里:“叔叔不能去,叔叔现在在生病,婶婶说了,叔叔要好好休息。”

  “灵犀你乖,你婶婶现在很危险,叔叔要进去把她带出来。”孟祁焕耐着性子哄着灵犀。

  可灵犀却十分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行!叔叔现在的精神头不好,婶婶说了,精神不好的人强行进空间的话,出来会变成白痴的。”

  “叔叔保证一定很快出来,这样就不会变成白痴了好不好。”孟祁焕心急如焚,但是却不能硬从灵犀的手里抢。他担心自己一进去,灵犀也会跟着进去。

  灵犀现在的身体还不能经受空间的压力,否则很容易就丧命。

  “不行,灵犀听婶婶的。”说完,灵犀抱着碧玉章就跑出了房间。

  见状,孟祁焕当即掀开被子下床,赶紧去追灵犀。

  追到了院子里。见灵犀一头扎进了厨房,便立刻跟进了厨房。随之,他就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了郭义的生意。

  “孟大兄弟,孟大兄弟你在吗。我听月寒妹子说你病了,我来瞧你来了!”

  听到这声音,孟祁焕立刻警惕了起来。当即掀开酒窖,把灵犀放了进去:“不许出声,记住了。”

  说完,匆匆盖上了酒窖的板子,然后坐到了灶膛前。

  好在天冷了,李月寒每天都会在锅里闷些熟肉,所以灶膛里还是有火的。

  “郭大哥,在厨房呢!”孟祁焕瓮声瓮气道。

  “嘎吱——”厨房门被推开,郭义站在门口抖了抖身上的雪,笑吟吟的关上了厨房门:“听说你病了,我想着烈酒驱寒,这不,给你带了两坛烧刀子,喝两盅?”

  “大夫说我不能饮酒。”孟祁焕扮作两眼发木的模样,说着,还拢了拢身上的衣服。

  “你看你,大男人的哪有那么娇滴滴的,不管啥病,两口酒下去保证你好!”说着,郭义脱下身上的毛袄子,上来就拉孟祁焕的胳膊。

  这一下正好摁到了孟祁焕胳膊上的伤口上,孟祁焕当即脸色一白。

  “咋的了?”郭义见孟祁焕脸色不好,不由得多嘴问了一句:“该不会是受伤了吧!”说着,他就要撸孟祁焕的袖子。

  孟祁焕赶忙起身,不动声色的推开了郭义的手:“昨天劈柴,让柴火给崩着了,不是什么大事。不是说喝酒吗,月寒正好在锅里闷了肉,我装一些出来当下酒菜。”

  说着,孟祁焕就去拿碗。

  郭义见孟祁焕这模样,不由得眯了眯眼睛。也不多说,就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孟祁焕捞了一碗肉起来,盖上了锅盖,坐在了郭义的对面,道:“你今天来,是送什么消息来的。”

  郭义虽然是朝廷包打听,却是黑白两道都走的人物。平日里倒是没什么,只不过在眼下这种时候,郭义上门,那必然就是有事情了。

  “还真别说,让你猜中了。”郭义拿过两张空碗,各倒上半碗酒,吃了一大口肉后,这才神神秘秘道:“九爷那儿出事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做出一脸好奇的模样:“九爷那儿怎么会出事?不都说九爷在留清城都能只手遮天了吗?”

  “孟兄弟,我知道你有秘密,但是你既然不说,我也不问,”郭义说着,呷了一口酒:“但是九爷那儿的事情,你应该是感兴趣的。”

  “你直说就是了。”孟祁焕不动声色。

  “这个数。”郭义伸出手:“不瞒你说,九爷那儿的事情,还真跟你扯得上关系。”

  孟祁焕抬了抬眼睛:“郭大哥,之前的五百两可是我全部家当了,你现在又要这个数儿,我真拿不出来。”

  “嗨,当我不晓得你家婆娘在跟温大公子做生意吗。”郭义神秘兮兮的道:“说来也巧,我在留清城的时候,有一次有幸去温府做客,倒是吃到了一模一样的肉,温大公子说那叫坛脍,五百两银子一坛,你要说你没钱,我是不敢信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神色自若。

  “郭大哥说笑了,那玩意儿是我媳妇做的没错,但是温大公子是什么人,从我们手里收东西,哪里能有那个数。”孟祁焕说着,无奈的笑了笑:“既然郭大哥能去温府做客,应当也知道,那个叫坛脍的,其实拿不到市面上卖。”

  “行了行了,”郭义不满的挥了挥手:“我就直说吧,之前给你做假身份我是找了一家儿子下落不明的人,想法子把你搞成了他们家失踪的儿子身份。现在那家人身份暴露出来,是九爷的人,而且他们听说自己儿子有消息了,已经央着九爷帮忙找人了,你就说,你有法子躲过没吧。”

  听了这话,孟祁焕淡淡一笑:“你刚才说的可是九爷那儿出事了,不是这些事儿。”

  郭义见孟祁焕狡猾,不由得恼了:“我郭义做生意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么滑头的!这样,五十两,我告诉你九爷那儿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这事儿还没传到九爷的耳朵里,我估计你应该是有用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叹了口气:“你什么都还没说就先要钱,我总不能这么白给吧。”

  “你这人!”郭义狠狠一拍桌子:“别给老子敬酒不吃吃罚酒!”

  “大夫说了,我这身子如今不能饮酒。”孟祁焕依旧一脸淡淡:“郭大哥要是没事儿的话就先回去吧,这天寒雪大的,再晚可就看不到路了。”

  “哼!”郭义气愤起身,拿着酒就走了,临走前还不忘记往那装了肉的碗里抓了一大把。还冲孟祁焕挤了挤眼睛,这才装作不满的样子,出门的时候还踹了厨房门一脚。

  见郭义走了,孟祁焕这才算是微微松了口气。耳朵动了动,听到屋顶上的脚步声远去之后,他这才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

  打开酒窖的板子,李月寒已经靠在地上昏过去了,灵犀的眼眶里包着一眼眶的眼泪,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孟祁焕见状,赶紧上前,先把灵犀抱上地面,然后才把李月寒抱进了怀里。

  一入怀,孟祁焕这才发现李月寒浑身都快僵硬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