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1章 金雪儿其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1章 金雪儿其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你别误会,我叫金雪儿,沐川尚在襁褓的时候就一直是我在照顾,”金雪儿大大方方的解释道:“后来孩子离开了身边,我担心得很,多方打听了才知道他们兄妹俩原来在白云村跟着他们孟叔生活。”

  说到孟祁焕的时候,金雪儿眼波流转,含情脉脉。

  孟祁焕是没看到,此时正不自在的喝水,但是李月寒却看得一清二楚。

  “既然是沐川的奶娘,心里牵挂也是能理解的。”李月寒特意把“小娘”改成了“奶娘”,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说话也带了几分冷漠:“不知道姑娘从哪里来?”

  金雪儿怎么会感觉不到李月寒态度的变化,神情愈发谨小慎微:“宗……家破之后,我带着一些嫁妆一直在元山郡生活,也一直在想办法打听孩子们的消息,只可惜……”说着,金雪儿就哽咽了起来。

  “两年了,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吃了多少苦……”说着,金雪儿就转过身去了,仿佛是不想让人看到她哭泣一样。

  但是女人纤弱的肩膀微微颤抖的样子,落在别人的眼中,到底是该心疼的。

  李月寒也不是心硬的人,见金雪儿明显就是没吃过苦的样子,又听她说足足打听了两年两个孩子的消息,语气便软了下来:“既然你都找到孩子了,就住下吧,我去做饭了。”

  说完,李月寒也不想在这里打扰人家故人重逢,起身就去了厨房。

  孟祁焕见状,正想跟上去,却被金雪儿叫住了:“孟郎,能跟我说说孩子们这两年的情况吗?”

  闻言,李月寒脚步顿了顿。

  孟郎?

  好亲昵的称呼!

  这么想着,她加快脚步离开了正厅。

  此时,灵犀正一个人蹲在厨房的灶膛前发呆,李月寒见她这副模样,心里也是心疼的:“小灵犀怎么一个人蹲在这里呀?”

  “婶婶,我不喜欢新来的小娘。”灵犀可怜巴巴的抬起头看着李月寒:“婶婶就像打老婆子那样把她打出去好不好?”

  灵犀在李月寒面前一直喊王凤做老婆子。

  听了这话,李月寒跟灵犀一起蹲在灶膛前,一边拨开里面的灰炭一边道:“小娘是你和你哥哥的小娘,可不是什么老婆子,你不能这么没礼貌。”

  “可是我就是不喜欢她。”灵犀嘟着嘴道:“我都不认识她,她一来就拉着我又摸又亲的,难受!”、

  见灵犀说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有了别的想法。

  按孟祁焕的说法,沐川和灵犀在离开了原来的地方的时候,灵犀尚在襁褓之中。如果那个金雪儿真的是沐川和灵犀的小娘的话,想到灵犀离开的时候还没断奶,心里肯定是疼的。

  “灵犀啊,你听婶婶的话吗?”李月寒不想让孩子跟自己的亲人不和,便柔声劝起了灵犀:“如果灵犀听婶婶的话,就不要讨厌小娘好不好?”

  “可是灵犀不喜欢她。”灵犀扁了扁嘴,眼眶当场就湿了:“我才不要小娘,我要婶婶,我有婶婶就够了!”

  听着灵犀的话,李月寒不由得叹了口气。

  看来这段时间没白疼这孩子啊……想当初她刚到孟家的时候,灵犀是个顶个的熊孩子。虽然李月寒收服灵犀用了点儿小手段,但是灵犀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她了。

  “婶婶刚来的时候你不也不喜欢婶婶吗。”李月寒耐心的哄道:“后来婶婶对你好,你就喜欢婶婶了对不对?”

  “嗯!”灵犀用力的点了点头,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但是灵犀不会喜欢别的女人的!灵犀只喜欢婶婶!”

  说着,灵犀干脆钻进了李月寒的怀里。

  见小姑娘这样,李月寒也有些无奈。只能一边哄着她,一边起火做饭。

  好不容易安抚好了灵犀,刘家媳妇突然蹿进了厨房,吓了李月寒一跳:“嫂子,你这是干嘛?”

  不等李月寒把话问清楚,刘家媳妇就拉着李月寒到了一旁低声道:“你家那口子的原配真找上门来了?”

  “原……原配?”李月寒不解的看着刘家媳妇:“金雪儿说是沐川和灵犀的小娘,不是孟祁焕的原配。”

  “哎呀她来村子里的时候大家都看着呢!”刘家媳妇压着声音道:“那女人一见到孟兄弟就哭了起来,啧啧啧,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惹人怜爱,你家那口子也不说话,只把人往家里领,不是原配是什么!”

  听了这话,李月寒怔了怔。

  回想起孟祁焕说的沐川和灵犀的身世,顿时觉得有些不可信。

  如果沐川和灵犀真的是皇孙的话,怎么会让孟祁焕这样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带走?

  就算真如孟祁焕所说,两个孩子会被人追杀,那为什么不干脆换个姓名,还用宗政这样的姓氏,少不得是会很快被人找到的。

  再结合刘家媳妇说的话,李月寒当下就觉得自己好像个傻子。

  什么皇孙,什么国宝,李月寒想,这些应该都是孟祁焕编的瞎话,那碧玉章李月寒想不透,但是这个金雪儿就明摆着了。

  如果不是跟孟祁焕有过什么的话,怎么会是刚才那副样子?

  欲语还休?未语泪先流?

  一看就知道干系不在孩子身上,而是在孟祁焕身上啊!

  想到这里,李月寒心里当下就憋了一口气,但是没有在刘家媳妇面前表现出来,反而宽慰她:“她是孟祁焕什么人,我管不了,我现在既然已经过了孟家的门,能做的也就是相信她。嫂子,你要是信我的话,就别担心了。”

  刘家媳妇哪里是不信李月寒,她是担心啊:“月寒妹子,我拿你当自个儿亲妹子,今儿这事儿我看没这么简单,但是但凡你要是受了委屈,千万不要一个人憋着。我看那女人蔫儿坏的,保不齐要欺负你。”

  “我哪里是能让人随便欺负得了的。”李月寒勉强笑了笑:“说不定到时候还是我欺负她呢。她说自己是两个孩子的小娘,我也不好把人往外赶,你说是不。”

  “理是这个理没错儿,”刘家媳妇叹了口气:“但是咱也不能不防着点儿,她说是小娘,没准儿还真是个大娘。毕竟在大户人家里头,小娘就是个妾。估摸着是见孟兄弟娶了你才改口说自己是小娘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