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4章 大吵了一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章 大吵了一架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金雪儿自发要收拾厨房,孟祁焕拗不过她,就由着她去了。

  他还着急着要去跟李月寒解释金雪儿的事情,看她刚刚的神情,孟祁焕知道李月寒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李月寒的房门没锁,孟祁焕推门而入的时候,正好看到李月寒收拾好了包袱,看起来就是要走的样子,当下就慌了:“你这是做什么?”

  李月寒冷冷的看了孟祁焕一眼,指了指桌上的东西,道:“这是这大半年来我做生意所得,一千一百两,一分不少,现在还给你,我该走了。”

  “不是,你为什么要走啊?”孟祁焕赶紧拉住了李月寒,扶着她的肩膀道:“你听我给你解释,那个金雪儿,是当年太子侧妃。当初太子府出事的时候她害怕逃跑了,后来听说沐川和灵犀被救了出来,所以一路寻到了这里。”

  “当初在太子府的时候,金雪儿很是照顾沐川,所以她放心不下两个孩子,我这才让她留下的。”

  “太子与我有知遇之恩,我总不能在他离世之后,不照顾照顾他的家人吧。”

  听了这话,李月寒被他气笑了:“是,你照顾,你连人老婆孩子一起照顾!”说完,她推开孟祁焕就要往外走。

  孟祁焕哪里肯!

  “月寒,你听我好好跟你解释好不好!”孟祁焕觉得自己简直是有苦说不出:“金雪儿为了从元山郡找到白云村,已经把所剩无几的积蓄都花完了,她到底是太子的枕边人,我总不能……总不能把人这么赶走吧。”

  “对,你说得对,”李月寒连连点头:“所以我走啊!”

  言罢,她转身又要往外走去。

  孟祁焕再拦:“我已经跟金雪儿说了,她要留下来照顾沐川和灵犀就留下来,但是家里的事情还是你说了算,你还要怎样?”

  “我不要怎样,我受不得这样的窝囊气!”李月寒就算是有再好的耐性此时也磨光了,狠狠的推了孟祁焕一把:“孟祁焕,你问问你自己,你要是这么把金雪儿留下来,我算什么?知道现在村子里都怎么说吗?大家本来就觉得沐川和灵犀是你的孩子,现在金雪儿找上门来了,人家都说是原配找过来了,我算什么!?”

  听了这话,孟祁焕愣了愣,旋即道:“你是我媳妇啊,你才是原配啊!”

  “你说这话你自己心不虚吗?”李月寒讥笑着看着孟祁焕:“我知道你们这个时代的男人都觉得三妻四妾不算什么,但是对不起,我李月寒接受不了!今天你大发慈悲留下金雪儿,可以,我走!”

  “你不能走!”孟祁焕死死的扳着李月寒的肩膀:“别人的风言风语我可以去解释,但是我不能没有你!”

  “算了吧,你需要的只是一个照顾沐川和灵犀的女人而已,这个人不是我也可以是金雪儿,放手!”

  “我不放!”孟祁焕在李月寒的记忆里看到过她那个时代男女的相处模式,所以知道她对于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执着。

  但是他跟金雪儿什么都没有,绝对不能让李月寒这么走了,否则真是浑身长满嘴都说不清了。

  “月寒,我知道这件事你很生气,”孟祁焕不懂得怎么哄女人,又是个把恩情看得很重的人,所以来来回回还是那几句话:“金雪儿当年到底是我义兄的枕边人,我不能把人赶走。”

  “孟祁焕你她妈是不是有病!”李月寒一着急,直接爆了粗口:“你义兄的枕边人你留在身边,你想干什么?照顾了你义兄的子女还不够还要把他的小妾接过来照顾?你干嘛不直接跟金雪儿拜天地成了亲,这样沐川和灵犀还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你孟祁焕的孩子!”

  “你不能这么说!”孟祁焕急得舌头都要打结了:“你才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不可能跟别人拜堂!”

  “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你花钱从鱼龙帮手里买回来的。”李月寒冷眼看着孟祁焕:“说到底我就是个丫鬟,现在你还要把我留下来干什么?照顾你和金雪儿这两个主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孟祁焕急得满头大汗:“总之你不能走!”

  “那你把金雪儿赶出去!”

  “她现在也没地方去……”

  “那我走!”

  “你不能走!”

  来来回回掰扯了好一会儿,李月寒气呼呼的把包袱往床上一扔:“你到底想怎样!”

  见李月寒放下了包袱,孟祁焕的心也安了安:“我就想跟你过,金雪儿只是来照顾沐川和灵犀的,你不要误会我。太子当年对我有大恩,我不能忘恩负义。”

  “你帮他照顾一双儿女已经够仁至义尽了!”李月寒瞪着孟祁焕。

  “就一段时间好不好!”孟祁焕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蹲在李月寒跟前,认真的看着李月寒:“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金雪儿来的时候就说已经把所有值钱东西都换成了盘缠,她也是个可怜人。你就容她在咱们家住一段时间,等春分完了,我去找孙太公给她在村子里租个房子,让她有个落脚的地方。”

  听了这话,李月寒虽然还是不愿意,但是还是软了口风:“你还真是照顾得面面俱到啊,刚才是跟她说去镇子上给她买被子,现在跟我说帮她租房子,明天是不是要帮她说个婚事?”

  “要是有合适的,她也愿意的话,我一定为她请媒婆上门说亲。”孟祁焕认真的保证道。

  “你有病!”李月寒骂了这么一声,踢掉了脚上的鞋子,翻身躺到床上,被子拉过头,不想再跟孟祁焕这个死直男说话了。

  见李月寒终于没闹着要走了,孟祁焕暗暗擦了一把额头上急出来的汗,小心翼翼的坐在床沿上,道:“我真的不会留她太久,我也知道这不合适。就当是行善,暂时给她一个落脚的地方,你不要生气了好吗?”

  “赶紧离我远点!”李月寒闷着被子,只觉得鼻子发酸,眼泪止不住的往外冒。

  但是她不想自己这副样子被孟祁焕看到,便恶声恶气的开始赶人。

  “好,我不打扰你,你先休息,我去……我去看看沐川和灵犀。”孟祁焕本想说去镇上给金雪儿置办点生活用品,但是话到嘴边,求生欲使他立刻改了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