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72章 我反手就是一巴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2章 我反手就是一巴掌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此时的孟祁焕哪里顾得了那么多,能跟金雪儿打个招呼都已经是太分神了。

  进了内院,孟祁焕直扑李月寒的房间,见到她正坐在床边上哄着灵犀,心也就定了下来。

  “我听说你和灵犀落水了,怎么回事?”孟祁焕端了把椅子坐在床前,柔声问道。

  见孟祁焕回来,灵犀委委屈屈的伸手要抱抱。

  孟祁焕当即将小萝莉拥进了怀里。

  李月寒做事利索,一回来就给灵犀换掉了湿衣服擦了头发然后裹进了被子里,然后自己才把湿衣服换了下来。

  “是我没看好,洗衣服的时候灵犀掉进了河里。”李月寒带着歉意道:“好在人没事,就是吓得不轻。”

  可不是吓得不轻吗,灵犀回来到现在都在哭,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上来。

  只不过被孟祁焕抱在怀里之后,灵犀的哭声倒是渐渐小了下来。

  “不怪你。”孟祁焕拿出药瓶,从里面倒出来两颗黑色的小丸子塞进了灵犀的嘴里,然后才从李月寒的手里接过了干帕子,开始给灵犀擦还没完全干透的头发。

  见孟祁焕一脸的着急,李月寒也不自讨没趣。

  她也浑身湿透,就孟祁焕回来的前脚功夫才换上干衣服。

  此时有孟祁焕哄灵犀,她也就起身准备去厨房煮点红糖姜水,给灵犀和自己去去寒气。

  “你去哪儿?”见李月寒起身,孟祁焕不由得蹙眉问道。

  “去厨房煮点姜糖水,再烧个炭盆过来。天还冷着,灵犀落了水受了惊吓,我怕她着凉。”孟祁焕的语气有些冷硬,李月寒知道他关心则乱,便也不跟他计较,而是耐着性子解释道。

  “坐下!”孟祁焕硬邦邦的吐出这两个字。

  李月寒皱眉,难不成孟祁焕也觉得灵犀落水是她害的?

  她是没有照顾好灵犀,但是当时灵犀在她背后,她哪里能看得那么仔细!

  “给!”孟祁焕用干帕子将灵犀的头发整个包了起来,叉着灵犀的咯吱窝就把孩子塞进了她的怀里,然后自己站起身往外走:“你也落水了,事情我来做!”

  说完,人就走没影了。

  李月寒这才算是把心放下了。

  其实她也是心虚的,说到底,灵犀会落水,她也有责任。

  只是她奇怪,一直以来李月寒去河边洗衣服都是带着灵犀的,以往灵犀从来都很小心,怎么今天偏偏离河岸那么近。

  想到这里,李月寒重新把灵犀放回了被窝,此时的灵犀或许是被孟祁焕抱了一会儿有了点儿安全感,倒也没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灵犀,你告诉婶婶,刚才怎么会跑到边边上呀?”李月寒柔声问道。

  “花花……”灵犀一边哽咽着一边委屈道:“灵犀……采花花……”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便明白了。

  大概是小孩子看到河岸边有野花,想摘了玩儿。小孩子到底是没有那么周到的心思,所以没察觉到自己跑到了河岸边上。

  “灵犀乖,不怕了,我们已经回家了,等会儿叫叔叔去给你采花花好不好?”李月寒一边用被子把小灵犀裹了个严实,一边将她露在外头的脑袋擦干。

  干帕子已经换了好几块了,灵犀的头发也擦得半干。一会儿孟祁焕烧了炭盆进来,再烤一烤,喝了姜糖水,应该不会着凉了。

  这么想着,李月寒倒是觉得鼻子痒痒,扭头就是一个大喷嚏。

  灵犀本来还委委屈屈,见到李月寒打喷嚏,便回过神来,赶紧伸手去拉李月寒:“婶婶着凉了。”

  孩子的声音软糯糯的,又带着刚刚哭过的鼻音,听着很是让人心疼。

  李月寒赶紧揉了揉鼻子,转过头笑着反握住灵犀的手:“婶婶没有着凉,就是鼻子痒痒。”

  可灵犀不管那么多,她踉踉跄跄的从床上站了起来,把李月寒披在她身上的被子分了一半盖在李月寒的身上,神色认真道:“婶婶也湿透了。”说着,她又拿过了干帕子,笨拙但是认真的给李月寒擦头发。

  见灵犀这样,李月寒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几乎就要掉下来了。

  “灵犀乖,婶婶自己来,你把自己包好,等会儿孟叔就会带着暖暖的糖水和炭盆进来了。”李月寒说着,重新把灵犀裹成了一个小粽子。

  “叩叩——”敲门声传来,李月寒抬头,金雪儿正一脸欲言又止的站在门外。

  “有什么事吗?”李月寒本能的防备着金雪儿,连她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防备,但是在看到金雪儿的一瞬间,李月寒的神色就冷了下来。

  “我……我来看看灵犀。”金雪儿小心翼翼道。

  李月寒本来想说不用你看的,但是转而一想,便点了点头:“那你进来吧,顺便把门带上。”

  得了李月寒的话,金雪儿这才抬脚进了李月寒的房间,反手把门关上了。

  “灵犀……没事吧?”金雪儿坐在刚刚孟祁焕搬过来的椅子上,一脸关切的问道。

  “自己不会看!”李月寒没好气道。

  灵犀也不说话,只定定的坐在床上,身上还拥着李月寒抱上去的被子,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蔫儿。

  “灵犀,你别吓唬小娘,你要是没事,你就应小娘一声。”金雪儿的眼泪说来就来,哭得那叫一个上气不接下气,连灵犀都感到疑惑。

  “婶婶,小娘为什么哭?”灵犀抬头看向李月寒。

  听了这话,李月寒神色柔和了些:“小娘担心你,你跟小娘说你没事了,小娘就不哭了。”

  谁知她话音刚落,金雪儿就狠狠给了李月寒一巴掌:“你就是这么照顾灵犀的吗!她还那么小!你怎么能带她去河边!你不知道有多危险吗!在河边见到灵犀掉下水,我心脏都快停跳了!”

  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李月寒也是莫名其妙。再听金雪儿的话,李月寒更是莫名其妙,当即想都不想抬手一巴掌就扇了回去:“我怎么照顾灵犀用你来指手画脚不成!”

  就在此时,孟祁焕推门而入,将李月寒扇金雪儿,还凶了吧唧的一幕尽数看在了眼里,当即神色就冷了下来:“你干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