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73章 你习惯什么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3章 你习惯什么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李月寒扭头去看孟祁焕,还没等她说话,金雪儿已经哭了起来:“我知道……我知道我来这里本就让你不痛快,但是你不能用孩子来赌啊!”

  “这春寒还没过去,河里的水冻得刺骨,灵犀这么小的孩子,你怎么下得去手!”金雪儿哭得厉害,一口脏水就兜头盖脸的给李月寒泼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李月寒瞪着金雪儿:“你意思我把灵犀推下水的?”

  “当时只有你在灵犀身边……”金雪儿红着眼睛,倒是也不甘示弱的瞪着李月寒。

  孟祁焕用脚关上门,大步上前,将糖水放在桌上,又将炭盆放在床边,什么也没说,先把灵犀抱进怀里,给她喂了一碗热腾腾的糖水,然后让她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开始给灵犀烘头发。

  李月寒见孟祁焕这个态度,索性也什么都不说,自己倒了一碗糖水一饮而尽,然后也开始烘头发。

  说实话,跳下去救灵犀的时候李月寒什么都没想,当时在河边也被金雪儿气得脑门发热,这会儿热腾腾的糖水下了肚子里,倒是真真儿的打了个哆嗦,觉得冷了起来。

  金雪儿见没人理她,便自顾自的哭着:“月寒妹妹,我一开始还觉得你对他们兄妹俩是真心实意的,却没想到你为了赶我走,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听了这话,李月寒着实是忍不住了,瞪着孟祁焕,道:“你是死的不成!就听她站在这儿呼风唤雨呢?”

  孟祁焕听了这话,看了李月寒一眼,没说话。

  李月寒被孟祁焕这一眼看得透心凉,当时就忍不住了:“你是不是也觉得是我把灵犀推下水的!”

  “你不要闹。”孟祁焕似乎很无奈:“当着孩子的面,不要大嚷大叫行不行。”

  听了这话,李月寒顿时一阵委屈从心底里涌了出来:“孟祁焕,你个没良心的王八蛋!”

  丢下这句话,李月寒起身就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出来了李月寒才反应过来。

  她走什么啊!那是她房间!

  可是出来都出来了,她总不能再回去吧,那也太掉份了。

  站在门口想了想,反正灵犀那里有孟祁焕照顾着,李月寒也不怕金雪儿肚子里有什么坏水儿。平时孟祁焕虽然不说,但是李月寒心里知道,孟祁焕是把灵犀捧在手心里的。

  但是他刚刚说她闹,她就不能忍了。

  泥人都有三分火气,难不成她就任由着金雪儿给她扣屎盆子吗?

  这么想着,李月寒索性踢开了孟祁焕的房间,想都不想就在他的床上躺了下来,裹紧了被子。

  她也是真的冷。

  都道春寒料峭,这时候的河水正是刚化完冰的时候,冰层厚的地方还都是冰碴子。在水里走一遭,还浑身湿漉漉了的给灵犀换衣服擦头发,李月寒早就冻得不行了。

  此时钻进了被窝里,身上一会儿暖和了过来,李月寒只觉得头重脚轻,也不知道怎么的,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李月寒走后,金雪儿倒是安静了下来。

  刚才李月寒给她那一巴掌可是用足了力气,此时金雪儿的脸也是微微发肿。

  但是她什么也没说,只红着眼眶坐在床沿上,看着孟祁焕仔细的帮灵犀烘头发,忍不住叹了口气:“孟郎,刚才是我不好,不该冲李姑娘发脾气。可是我也是担心孩子……”

  “我说了,叫我孟兄弟,叫她弟妹。”孟祁焕专心致志的给灵犀烘头发,时不时的探她的额头,就怕她发烧,说话的时候,倒是头都没有抬一下,看都不看金雪儿。

  金雪儿没想到到现在孟祁焕都还注意着称呼,脸上便有些挂不住,委委屈屈道:“从前我都是喊你孟郎的……”

  “从前我还喊你一声雪侧妃,难不成我现在依旧喊你雪侧妃?”孟祁焕瞥了金雪儿一眼。

  “我不是这个意思……”金雪儿抽泣了两声,见孟祁焕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便又道:“我只是……一时间有些难以改口,喊习惯了……”

  “我记得当年在府上我们也不过只是数面之交,你习惯什么了?”除了对李月寒之外,孟祁焕对别的女人从来不会好声好气的说话。

  就连在他面前刷了那么久存在感的王荷花,还不是被他冷言冷语的对待。

  昨天对金雪儿态度好,是真心实意的觉得这是宗政贤的侧妃,宗政贤夫妻俩当年都没了,如今剩下一个金雪儿,孟祁焕是真打算拿她当嫂子来敬重。

  但是刚才他清楚的看到李月寒脸上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这心里便不痛快了。

  虽然李月寒扇金雪儿被他呵斥了,但是不代表孟祁焕就会错过这个细节。再加上他对李月寒的了解,知道李月寒从来不是一个会主动惹是生非的人。

  肯定是金雪儿先动手,李月寒才会反击。

  但眼下这些都不是重要的,他一颗心全放在灵犀身上。

  灵犀的体质和普通小孩不同,她还在娘胎里,太子妃就中了毒。她生下来的时候身上就是带着毒的。别的孩子落了水,可能捂一身汗就好了。

  但是灵犀要是受了寒,绝对是要高烧一场,昏睡几天才会好转。

  刚才煮红糖水的时候,孟祁焕匆忙进了一次灵泉空间取了水,这会儿正在专心观察灵犀的情况。

  “对不起……”被孟祁焕呛了一脸的金雪儿脸上有些挂不住,便哽咽着低下头:“我也是关心则乱,你别见怪。”

  “……”孟祁焕理都没理她。

  “你也别怪李……别怪弟妹,她没生养过,到底不够细心。”

  听了这话,孟祁焕抬起头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我……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吗?”金雪儿见孟祁焕看自己了,连忙摆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听了这话,孟祁焕重新低下头,拿过李月寒床头的木梳子,仔细的给灵犀梳着头:“没什么不对,只不过我印象里你也没生养过,却能如此细心周到,属实难得。”

  见孟祁焕这样说,金雪儿的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