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77章 委委屈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7章 委委屈屈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内院。

  灵犀到底还是受了惊吓,沐川一进门就委屈巴巴的掉眼泪。倒是没说自己怎么落水的,反而跟自己哥哥一直说金雪儿的坏话。

  比如金雪儿打了李月寒这件事。

  沐川很是尊敬李月寒,听说金雪儿居然对李月寒动手,小小的脸一下就黑了下来:“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恶毒至此!婶婶,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这一巴掌讨回来!”

  “哥哥,”灵犀拉住了沐川的手:“我忘了跟你说了,小娘打婶婶的时候,婶婶马上就打回去了!可帅了!”

  沐川:“……”你怕不是对帅有什么误解吧……

  “孟叔不好,是孟叔把小娘带进门的,要是孟叔不把人带进门,婶婶和灵犀也不会受委屈。”

  正好孟祁焕托着饭菜进屋,听到灵犀这句话,不由得啼笑皆非:“是孟叔不好,灵犀要不喜欢孟叔了吗?”

  一边说着,孟祁焕一边把饭菜摆在李月寒屋内的桌子上。

  只见灵犀歪着头想了想,叹了口气:“虽然孟叔不好,但是灵犀好像还是很喜欢孟叔,那就暂时不怪孟叔好啦!”

  见她一副鬼灵精的样子,李月寒也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发顶。

  据孟祁焕说,灵犀生下来就没有理过发,一般的孩子到周岁大的时候都是要把胎毛剃掉的,但是灵犀硬是一头娘胎里带出来的好头发长到了现在,小小年纪,头发已经生得乌黑华丽,如同缎面般好看了。

  替灵犀把头发拢了拢,李月寒从床上把小朋友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开始哄她吃饭。

  看着小姑娘乖乖吃饭的模样,李月寒不由得想起去年自己刚来孟家的时候,李月寒“有幸”见到过一次沐川哄灵犀吃饭。

  好家伙,那可是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了这才让灵犀勉勉强强的吃上几口。

  当然了,那时候不是孟祁焕做饭就是沐川做饭,不好吃小孩子自然也就不爱吃。

  可是挑剔成灵犀那样的,着实罕见。

  后来李月寒身体好了,灵犀不吃饭,她就干脆的把饭菜一锁,任由着她饿肚子。

  虽然知道这样的方法比较简单粗暴,可反复几天之后,灵犀就算是再硬脾气也屈从了,从那之后,灵犀吃饭再也不用人哄,也不用人喂,自己一个人就能乖乖巧巧的吃完一碗饭。

  “你愣着干嘛。”孟祁焕将每个人的碗里都装上米饭之后,见李月寒正在发呆,不由得问了一句。

  “我在想,去年灵犀还不好好吃饭呢,现在像个小大人一样,都不用人喂了。”李月寒说着,低头喝了一口汤。

  中午的饭是孟祁焕做的,虽然跟李月寒生活了这么久,多少有点学到李月寒的手艺,但是到底是个男人,糙得很,做不出来李月寒的饭菜味道。好在味道也不算差,至少比之前好上不少。

  “还是你对付孩子有办法。”孟祁焕逮着机会笑眯眯的夸奖着李月寒,然后往李月寒的碗里塞了一大块肉:“赶紧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完,孟祁焕看向坐在李月寒怀里的灵犀,道:“灵犀,坐到空位上去,不许赖着你婶婶。”

  听了这话,灵犀扁了扁嘴,还是照做了。

  李月寒不由得笑了:“你怎么对灵犀这么凶了,你原来不是最宠她了吗。”

  “你说的,孩子不能溺爱。”孟祁焕一边说着一边往李月寒的碗里夹菜,不一会儿她的碗就堆满了:“你今天也受委屈了,得多吃点。”

  听了这话,李月寒撇了撇嘴:“我脸还疼着呢,吃什么饭。那金雪儿看起来柔柔弱弱,但是这力道还真不小。但是吧,长得又那么柔柔弱弱,我真怕我一巴掌把她拍废了,所以没用多少力气,现在想想真亏。”

  “那就更得多吃一点啦。”孟祁焕说着,在兄妹俩眼巴巴的目光之中,把碗里最大的一块肉夹到了李月寒的碗里。

  本来李月寒就没有特别生气,所以听孟祁焕这么一说,倒也喜笑颜开:“说的对,下一次对她下手重一点,拍废了就你担着。”

  说完,李月寒埋头苦吃了起来。

  听了这话,孟祁焕只能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话说金雪儿。

  孟祁焕把大部分的饭菜都带走了,只留下小部分的,仅够她一个人的饭菜在厨房,吃完还得收拾厨房,金雪儿吃得是真憋屈。

  她何曾受过这样的怠慢这样的委屈!

  越想越气,她吃过饭后,趁着大家都在午憩的功夫,拿出了一个鸟哨,招来了一只鹰隼,把写好的纸条放到鹰隼的脚上,然后假装若无其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春分的时间也就五六天,等白云村民都分完地了,这段时间的忙碌也就算是结束了。

  李月寒想着自己要种葡萄的话肯定不能只在后院住,所以早早的就跟孙太公买了一块中公的地。里虽然算不得肥田,但是却也非常符合李月寒的要求。

  休养了一天之后,灵犀和李月寒都没有着凉的迹象,所以孟祁焕也算是松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李月寒从隔壁菊花家里借了耕牛和爬犁之后,把家里的事情都交给了金雪儿,除了厨房之外,别的地方都没有上锁。

  金雪儿以为自己机会来了,便开始一头扎进了内院。

  其实金雪儿一进孟家就察觉到异样了。

  按说孟祁焕和李月寒既然是夫妻,那为什么要分房睡。

  但是金雪儿猜测的方向错了,她以为是孟祁焕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不和李月寒同塌而眠是担心秘密被李月寒发现,或者是说梦话被李月寒听到。

  所以,金雪儿首先搜的就是孟祁焕的房间。

  只可惜她连孟祁焕的被子都拆开看了,就是没有发现她要的东西。

  来孟家不过短短几天,金雪儿就没做好一件事情,这让金雪儿感到非常懊恼。

  “小娘,我婶婶让我回来给她拿点儿水,你在吗!”灵犀的声音从外院传来,金雪儿眯了眯眼睛,顿时做了决定。

  这些事都是你们逼我的,怪不得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