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0章 这女人可能是拍花子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0章 这女人可能是拍花子的!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沐川,我是你小娘啊!”金雪儿哭得凄凄切切:“你不认我也没关系,就像你说的,我只是你爹的妾室,贸然上门说要照顾你们,你们肯定不信,不然也不会把厨房锁了。但是我是真的想照顾你们兄妹两个的,我是真心的啊!”

  听了她的话,门口围观的大家伙儿朝着厨房的方向看去,见到上面果然上了锁,一时间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李月寒气得血冲脑门:“真心的?你是冲着什么来的难不成我不知道吗?不然为什么灵犀失踪的时候只有我夫君的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自从年前我伤了之后我一直和夫君分房睡,你来了我们也没有避讳你这一点,所以你就去翻我夫君的房间?连被子都拆了?”

  “我冤枉啊!”金雪儿咬紧牙关就是不承认:“弟妹,我知道你们伉俪情深,我从来没有对孟郎有半分非分之想!”

  “月寒,”孟祁焕知道这事儿在这里吵下去只会越绕越乱,便将怀里沉睡的灵犀交到李月寒的手里,道:“你先和沐川照看着灵犀,我来问问她到底想干什么。”

  李月寒知道孟祁焕是顾及到外面那些围观的村民们,便也忍了口气,将灵犀好好抱着之后,领着沐川进了内院。临走前,狠狠的瞪了泣涕涟涟的金雪儿一眼。

  见李月寒进了内院,大家伙儿的兴致也都高了起来。

  到底是要说什么,孟祁焕居然要避着李月寒?

  “金雪儿,”孟祁焕站在金雪儿面前,冷淡道:“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来帮你说?”

  “孟郎,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可能对灵犀起什么歹念啊!”金雪儿依旧哭着:“我是看着她出生的,沐川当年也是我眼皮子底下长大的,我怎么可能会害他们!”

  “我刚才看得很清楚,”孟祁焕十分有耐心,说话也不疾不徐:“我远远的看到你的时候,喊了你一声,你拔腿就跑,要不是被村子里大家伙儿的狗子拦住去路,你只怕已经一头扎进山林里了,就这样你还要狡辩吗?”

  听了孟祁焕的话,门口大嗓门的邱家媳妇当即就嚷嚷了起来:“妈呀!这女人怕是拍花子来的吧!”

  “什么!拍花子?我的天,赶紧送官!”

  “着什么急啊,这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咋可能是拍花子的,我可听说了,拍花子的都长得五大三粗的,她咋看也不像。”

  “我看你是精虫上脑了,觉着她好看才这么说的!”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

  ……

  门外闹做一团,捧着饭碗吃饭的大家伙儿都拿孟祁焕院子里的热闹当下饭菜,一时间倒是也没人进门,更没有人去报官什么的。

  不为其他,只因为金雪儿是两个孩子的小娘,就算是拍花子的,大家也不信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眼看着天快黑了,我也不认得路,抱着灵犀越走越远,我听到有人喊我,自然害怕,所以才会跑的。”金雪儿面上委屈得不行,可心里却十分镇定。她知道今天之后想再对兄妹俩下手肯定会难度倍增,但是她不能就这样一无所获的离开孟家!

  “我给灵犀看过了,灵犀之所以昏睡,不是因为累,而是因为被下了迷眼睛。”孟祁焕再丢出一条重磅。

  迷眼睛是一种天然迷药,吃下去之后人就会昏昏欲睡,给小孩子吃了之后,更是会让孩子昏睡不醒。

  听到孟祁焕的话,门外的村民们可算是炸锅了,就算是还有人想给金雪儿说话,听到这里也赶紧闭上了嘴,更有甚者已经麻溜的去找里长去了。大家想的都一样,要是金雪儿是拍花子的,那可不能留在村子里,必须得送官,否则谁也不知道她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自家孩子。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金雪儿一脸委屈:“我和灵犀迷路之后走了好久,灵犀说口渴,我就拔了点儿根茎尝着是甜的草根子给灵犀嚼着,我一路是抱着她的,她什么时候睡着我都不知道!”

  饶是孟祁焕一直在心里让自己冷静下来,此时也是忍得额头青筋暴起,黑着脸一言不发。

  此时,李月寒从内院走了出来,站在孟祁焕的身边,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冷静一点。

  金雪儿咬死不承认的话,一切就只能等灵犀醒了才能问得更清楚了。可是此时灵犀昏睡不醒,没有证据,谁也不能拿金雪儿怎么办。

  察觉到李月寒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孟祁焕微微一愣,低头对上她黑白分明的双眸之后,心里便奇异的平静了下来。

  “嫂子,既然是误会,你也别哭了。”李月寒见孟祁焕冷静了下来,便弯腰去给金雪儿解开了手上的绳子,笑眯眯的看着金雪儿,道:“我们也是关心则乱,还希望嫂子不要怪我们才好。”

  金雪儿摸不透李月寒的路数,只能嘤嘤哭着点了点头。

  见金雪儿的哭声小了下去,李月寒转身看向外面围观的大小婶子婆子还有各家男人们,道:“今天的事情着实是个误会,大家也别围在这儿了,快回家吃饭吧。”

  人家都赶人了,大家伙儿也不好意思再围在孟家门口,纷纷散了之后,孙太公这才姗姗来迟。

  见孙太公进门,李月寒似乎有话要说,但是却还是一手把大门关上了,孟祁焕把孙太公迎进了前厅,李月寒栓了门也跟了过来。

  “还坐在地上干什么,难道一定要让大家觉得我们在欺负你才舒坦吗?”路过金雪儿身边的时候,李月寒没好气道。

  听到这话,金雪儿愣了愣。

  李月寒这人前人后两副面孔是什么意思?

  不等金雪儿反应,李月寒抬脚也跟着进了前厅。

  金雪儿见状,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可怜相,揉着自己被孟祁焕捆红的手腕,也跟着进了前厅。

  “跪下。”孙太公见金雪儿进来,绷着脸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听了这话,金雪儿愣了愣:“为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