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1章 来发个毒誓玩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1章 来发个毒誓玩玩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你以为你瞒过了大家伙儿的眼睛,就能瞒得住老头子我吗!”孙太公平日里为人和善,喜欢看热闹听八卦,但是一旦严肃起来,还是有几分威慑力的。

  毕竟是村子里名望最高的老头儿了……

  “我不明白老人家您的意思!”金雪儿虽然一脸的唯唯诺诺,但是却无比理直气壮的挺直腰杆问孙太公。可以说是把小白花的样子演了个淋漓尽致。

  “你不明白没关系,”孙太公拄着拐杖,眯着眼睛看着金雪儿,道:“你认得这个就行。”

  话音落,孟祁焕提着一个鸟笼子出现了。李月寒定睛一看,鸟笼子里面蹲着一只鹰隼。

  却不同于野外的鹰隼一般,眼神充满杀气,反而看起来十分平和,一看就知道是被驯养过的。

  “我不认得。”金雪儿这个时候开始心虚了:“你们随便拿一只鸟出来凭什么就能指责我!我可是孩子的小娘啊!我看着他们兄妹出生长大的……”说着,金雪儿又开始哭了。

  李月寒可以说是烦透了她哭哭啼啼的样子,当下推了她一把:“有话说话,别哭哭啼啼的,跟你娘骨灰被拌饭了一样惨有意思吗?”

  孟祁焕虽然知道李月寒嘴上能骂人,但是听李月寒这么直白自然的说出来,又是另外一种感受。

  他隐隐感觉,自己这个媳妇,好像还真的挺彪悍的……

  “……”金雪儿哪里想过李月寒会是这个态度,被她这么一推,一下就坐到了地上,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屁墩儿,整个人愣住了。

  孟祁焕回过神,将一张叠好的纸丢在金雪儿面前,道:“我不欲让你丢脸,但是你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虽然我不知道是谁让你来的白云村,但是你对孩子下手了,我不会放过你。”

  金雪儿哆嗦着手把纸捡了起来打开,上面赫然是她今天送出去的消息。

  难怪!难怪她离开村子的时候没有遇到接应的人,本来还以为是路上耽搁了,却没想到消息压根儿没送出去!

  想到这里,金雪儿冒了一身的冷汗,这回可真是怕了,哆哆嗦嗦的看向孟祁焕,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孟……孟兄弟,我可以解释……我只是……我只是猪油蒙了心……我没想过要伤害灵犀的……”

  “猪油蒙了心?”李月寒冷笑:“我看你压根儿就没安好心!”

  一想到小姑娘被人下了药昏睡不醒,李月寒的心里就难受得紧:“你到底来我们家干嘛的!”

  “我说,我说……”证据确凿,金雪儿也打算再抵赖了。

  只见金雪儿一骨碌跪在了地上,用力的朝着孙太公磕了三个头:“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才会做这么糊涂的事情,希望这位老人家能体谅体谅我一个弱女子在这样的乱世求生不易,让我留下来!”

  一听金雪儿还打算留下来,李月寒的火气又冒了上来:“你的戏能跟你的钱一样少吗?几个娘啊飘成这样,还想留下来,留你下来干嘛?留你下来在我们家造粪水吗!”

  “月寒你先别激动。”孟祁焕见李月寒逐渐失控,赶紧把手里的鹰隼放在桌上,两步走到李月寒跟前,帮李月寒顺气:“咱们先听她怎么说。”

  “听个屁!”李月寒当即啐了一口:“你还指望狗嘴里能蹦出象牙不成!”

  无辜遭殃的孟祁焕有些冤枉:“你消消气,先消消气。”

  “好了月寒,”孙太公也开口劝道:“先听听她怎么说吧。”

  见孙太公也开口了,李月寒好歹还是挺尊重老人家的,便只“哼”了一声,倒是不骂人了。

  “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很怀疑我来白云村的目的,”见李月寒不说话了,金雪儿低头一边啜泣着一边说道:“没错,我不是真心实意来照顾沐川和灵犀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逐渐拧紧了眉头。

  “当年离开国都之后,我被几个人牙子卖进了红楼。为了保留一丝清白,我拼了命说服了老鸨让我当歌姬。前不久,我被辗转卖到了留清城,遇到了当年国都的熟人。”

  “他们把我赎了回去,想让我做府上的乐姬,我不愿,他们便说让我到白云村,把灵犀送去给他们,这样就可以把卖身契还给我,还能帮我落籍成白户,我也是……我也是不得已为之啊……”

  金雪儿说完,泣不成声。

  李月寒眯了眯眼睛看着金雪儿,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的。

  “孟兄弟,你也知道,我当年是跟了那样风光霁月的人物,我那么爱他,想尽办法才留在了他的身边。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在了,但是我也不可能为了苟活下来而出卖自己的身体,你知道我的真心的啊!”

  金雪儿这回是实打实的哭了,眼泪跟不要钱一样往下掉。

  李月寒看了看孟祁焕,见他眉头紧锁,便也不说话,只打算看金雪儿还要说什么。

  “老人家,我不知道您和孟兄弟是什么关系,但是我说的句句属实,”金雪儿说着,举起了手,做出发誓的模样:“如果能让我留下来,能摆脱那些人,我绝对不会有任何坏心的!沐川和灵犀是我最爱的人的孩子,我怎么舍得伤害他们!”

  “来发个毒誓表表真心。”李月寒突然不阴不阳的来了这么一句。

  金雪儿愣住了。

  虽然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是发誓这种事情是非常神圣的,大家都信因果轮回,所以发誓对于古人来说,是不可轻易为之的事情。

  “要……要发什么毒誓……”金雪儿讷讷问道。

  “如果你刚才说的话有半分掺假,你便从此花柳缠身,不治身亡,死无全尸,永堕轮回,祖祖辈辈旁支亲戚都为奴为娼,早夭短寿,不得好死!”

  李月寒的嘴毒是真的毒,这番话说得连孟祁焕都忍不住频频侧目,孙太公更是目瞪口呆。

  他活了快七十岁了,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娃子把这么可怕的话说得这么自然顺溜……

  “李姑娘……不,弟妹,你……你难道没有爹娘吗?”金雪儿眼眶红红的瞪着李月寒,她的话实在太侮辱人了。

  “我有没有爹娘跟你发不发毒誓有什么关系?”李月寒冷笑:“你这是怕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