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5章 去城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5章 去城里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三天后,李月寒种在后院里的东西,除了山椒之外,别的都被顺利移植到了地里。不敢浇太多的肥,李月寒便也没有再让孟祁焕去挑粪水。

  “这两日你有空去城里吗?”农活都做完了,李月寒的气也消了。这天晚上做了一桌子的可口饭菜,倒是让孟祁焕感到有几分欢喜。

  “你要去城里吗?”孟祁焕一边忙着往嘴里扒饭,一边觉得这几天的辛苦没白费,媳妇都愿意跟他好好说话了呢!

  “想着时候差不多了,该送卤肉去给温大少了。”李月寒一边说着,一边给灵犀夹菜:“开春了,两个孩子长得快,还得买些布回来给他们做新衣服。”

  听了这话,孟祁焕点了点头:“那明日我去一趟留清城,一来一去我很快就能回来。”

  说完,他顿了顿:“你不跟我一起去?”

  “我不去,”李月寒头都没有抬一下:“金雪儿在村子里,我不放心把孩子丢下。”

  孟祁焕也觉得有道理,便点了点头:“那我自己去。”

  “这次去,你把我阉了一个冬天的酒糟鱼给温大少带一些去,看看在他手里能不能换点钱。”李月寒又道。

  这下孟祁焕吃不下去了:“月寒,你实话告诉我,心里是不是还记挂着欠条的事情?”

  “没有啊,”李月寒应道:“欠条都被我烧了,难不成你记挂着?”

  “我也没有,我就是担心你有。”孟祁焕得了李月寒的话,刚刚警惕起来的心就放回了肚子里:“你也没有那当然是最好的,我就担心你有。”

  听了这话,李月寒看了孟祁焕一眼,倒是什么都没说。

  金雪儿大概正在适应新的生活,所以这几天没闹妖,但是李月寒也不敢放松警惕。

  毕竟灵犀被她拐过一次,又比不上沐川机警,所以李月寒走到哪里都带着她,已经跟灵犀睡一块儿了。

  次日天还没亮,李月寒就起床给孟祁焕装了干粮,把他从床上挖起来,送上了前一天晚上就定好的马车。

  至于卤肉什么的,都被李月寒装好了,只等孟祁焕上路。

  孟祁焕哭笑不得,只能乖乖上了马车。天才蒙蒙亮,就离开了白云村。

  李月寒不知道的是,孟祁焕离开的这一幕,被睡不着早起的金雪儿看得明明白白。

  虽然地里的东西都种好了,但是李月寒也不闲着。趁着日头好,就把醋坛子打开了。

  年前她把陈米封了起来,后来又把酒糟拿出来单独发酵掺了进去,正好酿了一缸子醋。

  不同于酱油要晒太阳,醋得单独存放在阴凉的地方,所以李月寒一冬天都没有打开过醋缸子。

  此时一打开,醋香顿时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一时间,菜窖里全是醋香。

  “好酸啊!”灵犀调皮,先拿了勺子探进去,舀了一点儿醋出来尝了一口,当即被酸得皱起了眉头。

  见状,李月寒不由得笑了:“这是醋,当然酸了。醋可是做饭的好材料,中午婶婶给你做糖醋排骨可好?”

  一听有好吃的,灵犀当即笑了起来:“好呀好呀!糖醋排骨是用糖做的吗?灵犀可以吃糖吗?灵犀还想吃糖葫芦,婶婶再给灵犀做好不好!”

  “好,灵犀想吃什么婶婶都给你做。”

  站在大门口往里头瞧的金雪儿听到她们俩在菜窖里欢喜的声音,心里不由得憋了一口恶气。

  趁着这会儿没什么人,金雪儿摸到了厨房里,掀开了温热的锅子,金雪儿见里头正炖着肉,忍不住挑了几块出来吃了下去。然后趁着李月寒和灵犀还在菜窖里没出来的功夫,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包什么东西倒进了锅里。

  拿勺子搅和搅和,金雪儿匆忙盖上了锅盖,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孟家,迅速的朝自己住的地方跑去。

  远处。

  回村看爹娘的王荷花将金雪儿逃跑的一幕悉数看在了眼里。

  她不认得金雪儿,但是却听说了金雪儿的事情。看她刚才离开的模样,王荷花眉头一簇,便来到了孟家大门口。

  正好遇到李月寒打了一小坛醋,牵着灵犀有说有笑的从菜窖里出来。

  李月寒见到站在院子里,身着一身绸缎的王荷花,不由得敛去了笑容。

  她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王荷花怎么又上门来了!

  “李月寒,”王荷花倒是没客气,见到李月寒的时候就打了招呼:“我来找你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低头看了一眼灵犀,见到小萝莉气鼓鼓的样子,便把心里的不耐烦往下压了压,冲着王荷花道:“我正在做饭,不嫌弃的话就到厨房说话吧。”

  说着,她就朝着厨房走去。

  王荷花倒是真不嫌弃,跟着李月寒就进来了。

  李月寒让灵犀去看火,自己则掀开了锅盖,正打算尝一下味道的时候,被王荷花拦住了:“我方才瞧见一个陌生女人鬼鬼祟祟的从你家院子里出去,我觉得这锅东西你还是别吃的好。”

  到底是在大户人家的后宅里锤炼了一段时间,王荷花说话已经没了当初做姑娘时候的样子,透着几分沉稳,并不惹人嫌恶。

  李月寒听了王荷花的话,又看她神色不像是作假,便放下了手里的勺子:“可是一个长得细皮嫩肉,皮肤白皙的女人?”

  “是,我此次回村听说孟大哥有个嫂子找了过来,我看那女人十分眼生,估计就是孟大哥那个嫂子了。”王荷花自小就是白云村里长大的,村子里的人她都认得,这段时间又没人成亲,所以便断言是金雪儿。

  听了王荷花的话,李月寒点了点头,去隔壁菊花家里买了一只鸡,将锅里的肉弄碎了喂给鸡吃。之间鸡吃下去之后没一会儿便口吐白沫没了气息,当下整个人都冷了起来。

  “今天的事情多谢你。”李月寒把死鸡埋了,转头便向王荷花道歉:“不知道你今天来我家是为何来?”

  “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是想告诉你,李蓉蓉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王荷花说着,看向李月寒的眼光愈发深邃:“到时候,柳家的少主母可就是她了。”

  “我已经说过了,我在柳家说不上话,帮不了你。”李月寒叹了口气:“柳志远一颗心已然在你身上,你不想让李蓉蓉当少主母,自然有你的办法,不用来找你。”

  “我知道。”王荷花颔首:“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件事的,我回去了。”

  说完,王荷花就走了。

  李月寒一头雾水,不明白王荷花这是什么意思。但是眼下,她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