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6章 唱一出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6章 唱一出戏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直到沐川下学回来,李月寒都没出门。

  沐川一进门,李月寒就招呼着他不要出声赶紧过来。

  “婶婶,出什么事了吗?”沐川神色严肃问道。

  自从过完年,李月寒总觉得沐川越来越有个小大人的模样了。

  “你假装着急得要命的样子,拿着银子去找辆脚程快的牛车,去县里头找个大夫回来。”说着,李月寒拿了个银裸子给沐川:“有人问你你就说你一回家就看到我和灵犀昏迷在厨房里了。”

  听了这话,沐川一愣,看了一眼好端端的李月寒和灵犀,不解道:“你们不是好好的吗?”

  “金雪儿来过。”李月寒道:“锅里的卤肉被她下了药,此时应该还在看我们有什么反应,你切记不要露出马脚,就让金雪儿以为我和灵犀已经昏迷了,最好让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事儿,特别是孙太公。”

  虽然李月寒不知道孟祁焕和孙太公是什么关系,但是她知道这里面一定有她不知道的关系。到时候有了孙太公坐镇,村子里有人来围观也不怕,他们总不敢越过孙太公来查探虚实。

  沐川是个聪明的,当即拿了银子,一出厨房门就甩飞了书袋,带着哭腔大声道:“救命啊!救命啊!太公爷爷,太公爷爷救命啊!”

  一边哭喊着,沐川一边跑远了。

  很快,孟家门口就围满了人。李月寒和灵犀说好的,两个人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装作昏迷不醒的样子。所以没人敢进来,都以为孟家死人了。

  孙太公很快就来了,一眼看到躺在厨房里的大小两个,神色严肃的看着沐川:“现在,马上去找你牛伯,套了牛车去县里头找大夫!”

  说着,孙太公把好事看热闹的村民们堵在门口,自己则进了厨房里,来探李月寒和灵犀。

  见孙太公一个人进来,李月寒便睁开眼睛冲孙太公眨了眨眼。

  孙太公虽然不明白她这是闹哪一出,但是却没有拆穿她,而是拄着拐站站起身,冲着门口看热闹的人道:“刘有才,你和你媳妇过来,把灵犀和月寒丫头搬到内院里去,她们俩好似中毒了。”

  一听说中毒,大家伙儿都慌了。

  刘有才夫妇更是不敢懈怠,立刻进了门。刘有才把灵犀抱了起来,刘有才媳妇把李月寒从地上背了起来,匆匆忙忙的进了内院。

  一进了内院,门外看热闹的目光就都被隔绝开了。

  李月寒从刘家媳妇的背上跳下来,冲他们夫妻俩和孙太公作了一揖:“谢过孙太公,谢过刘大哥和嫂子。”

  “月寒,你这是闹哪出?”刘家媳妇一头雾水。

  李月寒便将事情简单说了一边,气得孙太公在一旁直跺拐杖:“这个金雪儿真是个不老实的!居然连投毒的事情都做出来了!你家当家的呢!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上哪儿去了!”

  “夫君一大早就去城里了,我估计金雪儿也是看到夫君走了才敢动手的。”李月寒说着,安抚着孙太公让他坐下,后道:“刘大哥,刘嫂子,这事儿你们全当不晓得,要是有人问起的话,你就说我和灵犀快不成了。”

  “怎么能这么咒自己!快呸呸呸!”刘家媳妇赶紧拉住了李月寒的手。

  “金雪儿投了毒肯定正在看热闹,需得让她觉得自己计划得逞了才行。”李月寒说着,看向孙太公:“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她留在村子里,但是我信太公有自己的考虑。”

  听了她的话,刘家夫妇倒是没觉得什么。孙太公可是立刻明白了李月寒的用意,当下挥了挥手:“刘有才,你们就照着月寒说的话去做。”

  刘有才夫妻俩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可看李月寒和孙太公的面色都知道这肯定有内情。他们不说,他们夫妻便不问。刘有才跟了孟祁焕这么久,自然知道孟祁焕身上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加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金雪儿,他便什么都没问,拉着自家媳妇就匆匆离开了内院。

  “月寒丫头,你打算怎么做?”人走了,孙太公便看向了李月寒。

  灵犀赖在李月寒的怀里,勾着李月寒的脖子,也等着李月寒说话。

  “孙太公,我猜你们留下金雪儿,是因为金雪儿的来意不那么简单,”李月寒长话短说:“我的打算就是让金雪儿以为自己已经得逞,然后心满意足的离开村子。”

  “你只是想赶她走?”孙太公疑惑。

  “自然不是,”李月寒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孙太公应当是知道孟郎和孩子们的事情,所以金雪儿离开村子之后,孙太公可以让人暗中跟着,看看她去跟什么人接触了。”

  听了李月寒的话,孙太公的神色当即严肃了起来:“你……孟祁焕什么都跟你说了?”

  “没有,只说了一点儿。”李月寒赶紧安慰孙太公:“但我不是笨人,自然猜得到几分。所以才想请孙太公帮忙。”

  听了她的话,孙太公仔细思忖了一番。觉得李月寒说的有道理,便应了下来。

  白云村去县里不远,一来一回也就大半个时辰的功夫,加上请大夫,一个时辰左右,沐川就回来了。

  大家伙儿已经知道李月寒和灵犀中毒了的事情,刘家媳妇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人快不成了,此时几乎大半个村子的人都围到了孟家门外。

  沐川带着大夫好不容易进了门,被孙太公迎进了内院后,见到好端端的两个人,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见过孙太公。”进了内院,那大夫便冲孙太公行了礼。

  李月寒不由得疑惑。

  “不必多礼了。”孙太公挥了挥手,见李月寒不解,便主动解释:“陈大夫是自己人。”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看了一眼沐川。

  这小子行啊,知道去请大夫也得找个自己人。只是这个陈大夫李月寒从未见过,可见孟祁焕在白云村两三年,没少经营。

  “陈大夫,一会儿就劳烦你帮忙了。”李月寒没有去问沐川,而是礼貌的看向陈大夫,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后道:“这出戏还得陈大夫帮忙才能往下唱。”

  听了李月寒的叙述,陈大夫点了点头:“我先去锅里取一些食物出来,看看里头是什么毒。”

  “劳烦陈大夫了。”李月寒说着,倒是规规矩矩的冲陈大夫行了一礼。

  “夫人客气,都是自己人。”陈大夫说完,跟着沐川匆匆出了内院的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