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0章 孟兄弟,节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0章 孟兄弟,节哀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众人见孙太公发话了,便都想上前帮忙。

  不过片刻时间,孟家的院子里就已经搭起了一张木板床。陈大夫把李月寒背在身上,沐川把灵犀抱在手上,一前一后的放到了木板床上。

  此时的孟家灯火通明,谁都见着李月寒和灵犀一脸乌青,毫无声息的模样,即便是平日里少有来往的人家,也都觉得难过。

  “今日中午月寒妹子还从我家买了一只鸡回去,说是给孟兄弟补身子用,谁知道竟然……”孟家毗邻而居的菊花见到李月寒的死相,便是悲从中来,伏在自家夫君的肩上泣不成声。

  金雪儿见李月寒和灵犀真的死了,也呆坐在地上,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空旷,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王荷花,壮着胆子上前,拿手指探了探李月寒的鼻息,当即吓得后退了好几步:“怎么会……怎么会真的死了……明明我已经告诉她了,明明她也知道了……”

  “对,”王荷花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扑到孙太公面前:“当时,当时李月寒为了验证我说的是真是假,还从隔壁菊花家里买了一只鸡,那鸡吃了弄碎的肉糜之后没一会儿就口吐白沫而亡,我看着她把鸡埋在后院的!”

  “荷花姐姐!你到底想要我家变成什么样子才满意!”沐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后院一直都是婶婶用来种东西的地方,怎么可能把中毒而死的鸡埋在后院!那后院的土不就全毁了吗!”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告诉她了……怎么会这样……”王荷花一脸的惊魂未定,下一刻,就昏倒在她带来的随侍丫鬟的怀里。

  “天晚了,大家回去歇着吧,明天孟小子回来了,孟家就该起白事了。到时候少不得要请大家活儿腾出手来帮忙。”孙太公说着,叹着气,拄着拐走了。

  沐川站在一大一小两个“尸体”面前,一脸的悲恸。手里还紧紧的抓着砍柴刀,刘有才劝了好几遍,他都没有把刀放下,反而恶狠狠的瞪着金雪儿。

  平日里平静的白云村何曾有过这样的大事,这一夜,孟家灯火通明,大家伙儿也都没能睡好。

  陈大夫倒是借口这家当家人没回来,留了下来,和沐川还有刘有才一起守了一整夜。

  第二天清早,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停在了孟家大门口。

  孟祁焕从马车上下来,还没进门就喊道:“月寒!月寒!你起来了吗!我回来了!”

  “嘎吱——”孟家大门打开,一夜未睡的沐川睁着通红的眼睛走了出来。

  孟祁焕见到这一幕,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上前:“怎么了?家里出事了?”

  “叔叔——”沐川撑了一晚上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扑在孟祁焕的怀里嚎啕大哭:“婶婶和妹妹没了!她们没了!”

  听了这话,孟祁焕只觉得脑袋里“嗡”了一下,赶紧抱起沐川冲进门。

  一进门,就看到两具“尸体”摆在院子里,当下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他讷讷道,走到李月寒和灵犀的身边,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们俩血色尽无的模样,七尺男儿当下落泪:“月寒!月寒你起来,你起来啊!我回来了,我不乱跑了,你起来啊!”

  听到孟祁焕的声音,不少人都披衣起来到了孟家。被五花大绑的金雪儿也悠悠转醒。

  刘有才守了一夜,本来已经昏昏沉沉,听到孟祁焕的声音当即也清醒了过来:“孟大哥,对不住,我没能帮你守好你家,让这个贱女人有了可乘之机,在锅里下了砒霜。昨儿陈大夫救了一天,天黑的时候,嫂子和……灵犀……到底没能挺过来……”

  听了刘有才的话,孟祁焕这才看到角落里丢着一个金雪儿。

  当下不等刘有才反应,孟祁焕同沐川一般拿起了柴刀就要去劈金雪儿。

  和沐川不同的是,孟祁焕力气非常人一般的大,刘有才一个人根本摁不住此时已经癫狂的孟祁焕。门口还睡眼惺忪的白云村村民们见状都吓走了瞌睡,好几个汉子一并扑了过来,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把孟祁焕拦了下来,抢走了他手里拿着的柴刀。

  金雪儿又逃过了一条命。

  孙太公来得晚,进了大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众人拦下孟祁焕的这一幕,便扬声道:“孟小子!你冷静一点!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有沐川要照顾,不能为了这个女人毁了自己!不然沐川要怎么办!”

  听到孙太公的话,孟祁焕总算是冷静了一些。却还是恶狠狠的瞪着金雪儿,坐在大家昨晚拼出来给李月寒和灵犀“停尸”的板床边上,大口喘着气,双目通红。

  陈大夫见状,叹了口气,蹲在孟祁焕身边,劝道:“人死不能复生,孟兄弟,你节哀。”

  说着,他拍了拍孟祁焕的肩膀,趁着这个时候在他耳边低语:“胎息丸。”

  只三个字,孟祁焕便猜透了其中一二。再加上昨日他在留清城的时候收到云雀送来的消息,便冷静了下来。

  虽然沐川送来的消息上只说家中有人投毒,但是他还是能从眼前的状况里猜出了他们昨日的布置。

  “孙太公,”孟祁焕从地上坐起来,来到孙太公面前,依旧红着眼喘着粗气:“可有报官?”

  “昨儿便差人去县里头报官了,算算时间,官府和柳家的人应当是快到了。”

  “柳家?”孟祁焕不解。

  “月寒是柳家的义女,所以便也差人去柳家送了消息。”孙太公解释道。

  听了这话,孟祁焕在外人看来冷静了不少。

  只是这丧妻之痛写在脸上,大家看着他的时候也自动脑补了他此时心里有多崩溃。

  孟祁焕得了孙太公的话,便不再有别的动作,只静静的坐在地上,两眼发直的看着躺在那里的李月寒和灵犀,沐川一夜未睡,又大哭了一场,已经昏了过去,此时正在内院,由陈大夫施针。

  李夫子听说了孟家发生的事情,一大早就带着自己的夫人来到了孟家。一进门就见到这一幕,李夫人当下就哭了。

  李夫子倒是淡定许多,拍了拍孟祁焕的肩膀:“孟兄弟,节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