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1章 水里也有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1章 水里也有毒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官府和柳家的人是一同到的,跟在柳家后面的还有王荷花,她一直坚定的称李月寒没死,柳志远和柳天祥被她烦的一个头两个大。

  虽然李月寒只是柳家一个挂名的义女,柳太爷一开始也很看不上这个农女,可自从收了义女之后,柳太爷倒是对李月寒很上心。昨晚一听到李月寒遇害,当下便一病不起,一早就差柳天祥和柳志远父子俩来了白云村。

  “官府办案,都让开!”这次来孟家的和上次的显然不是同一等级的官差,一脸的凶煞之气,很是骇人。大家都自动让道,不敢凑上前去。

  应柳家的要求,所以县衙来的是总捕头,还带着验尸的仵作。

  只见仵作验了李月寒和灵犀的口鼻之后,便冲着总捕头作了一揖,道:“此二人的确是中毒而死,但是因为死前经过大夫的医治,所以口腹之中已经没了毒物。”

  “毒物就在厨房!”邱家媳妇大声喊道:“昨儿个大夫是在锅里验到毒的!”

  听了这话,总捕头便领着仵作进了厨房,然后很快就黑着脸出来了。

  “怎么了?”柳天祥不解问道。

  “想必是昨天事发突然没熄灶火,此时锅底已经烧穿了,锅中物什均成了黑炭。”仵作有些为难的看着柳天祥:“柳老爷不必着急,下官再检查一番,说不定还有别的发现。”说着,仵作和总捕头又进了厨房。

  听了这话,王荷花脸色煞白:“公爹,我昨天见到这女人进了柳家,我特意来告诉月寒了,月寒也知道锅中的肉是有毒的,还从隔壁菊花家里买了只鸡,那只鸡吃了肉糜之后是当场死在我们面前的!月寒的死必然有蹊跷,肯定不是这么简单!”

  “闭嘴!”柳志远眼下心烦得紧,又听王荷花说这样的话,更是气不可耐的呵斥了她。

  此时,已经有人把金雪儿从角落里拎到了大家的眼前。

  “说,你到底是怎么毒害的我义女!”柳天祥摆出架势,指着金雪儿叱道。

  “哈哈哈……”金雪儿突然大笑了起来:“你以为我就会在锅里下毒吗?我要她死,我要她死怎么可能只在锅里下毒!”

  “贱妇!”柳天祥气得上前踹了金雪儿一脚。柳天祥赶紧上前拉住了自己的父亲。

  柳天祥着实气得够呛!李月寒要是活得好好儿的,他们柳家还可以拿李月寒在十里八乡大作名声,不成姻缘却成了亲缘,这种事情落在谁的耳朵里都会觉得柳家大义。

  再加上年前李月寒送来的那两缸酱油卖得特别好,柳天祥还打算着找个时间来找李月寒,跟她买了手里酿酱油的方子,准备今年大赚一笔。

  却没想到李月寒居然被金雪儿毒死了!这叫柳天祥怎么不生气!

  “找到了!”总捕头和仵作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块碗,高高举起了手里已经发黑的银针,冲着大家道:“下毒之人还在厨房的水里下了毒,若是如柳小夫人所说,孟夫人知道锅中物什有毒的话,的确不可能再去吃了,所以她们二人应当是喝了被下了毒的水才中毒的!”

  听了这话,孟祁焕双眼满是血丝,“蹭”的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上前一脚踢翻了金雪儿:“你说你走投无路来投靠我,我念着义兄的情谊收留你,你却下此毒手!你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我还能为什么!”金雪儿被孟祁焕一脚踢得呕了一口血出来:“我为了你啊!”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哗然。

  “昔年在府上,我屡次跟你示好你都视而不见,却来这个小山村里娶了一个粗鄙山妇,我怎能甘心!”金雪儿此时也算是豁出去了,但是尚且还有一点脑子,没有把“太子府”三个字说出来,否则面临她的可就是灭顶之灾!

  她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到了对策,只要她还活着,大可以把脏水乱泼。就算到时候被收监于牢狱之中,那背后的大人还有用得上她的地方,定会想办法把她弄出去。

  眼下既然李月寒和宗政灵犀都死了,她便想都不想,就表露了自己的心迹。

  “你以为我真的爱你的义兄吗?”金雪儿一边咳着一边惨笑道:“我心里一直都是你!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入府!我才不会想尽办法独得恩宠!”

  “闭嘴!”孟祁焕又是一脚,干干脆脆的把金雪儿踢晕了。

  见状,总捕头都有些叹息。

  “柳老爷,此案已经很明晰了,”总捕头道:“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因妒生恨,所以才下此毒手。如今小姐和小小姐已经仙去,不如就把这毒妇收监候斩,以慰两位小姐的在天之灵。”

  要是普通案子的话,总捕头肯定不会亲自前来。但是此案涉及了柳家,他便被自家县台从床上挖了起来,一大早就来了白云村。

  “好。”柳天祥微微点了点头。

  “带走!”总捕头大手一挥,衙役们便把昏迷的金雪儿拖走了。

  柳天祥叹了口气,走到孟祁焕身边,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节哀,一会儿我回府拨些人手来帮忙料理她们的后事,你好生休息,还有个孩子等你照顾。”

  柳天祥说完,见孟祁焕没有反应,便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柳天祥都走了,柳志远自然也不愿意再在这死人的地方呆着,当即就拉着王荷花走了。

  王荷花此时都还一脸木讷。

  她一晚上都在想李月寒明明知道锅里有毒怎么可能还中毒,当仵作说水里也有毒的时候,王荷花几乎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昨儿她跟李月寒在厨房的时候,还差点儿喝了水……

  待得王荷花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了柳府。柳志远说王荷花受到了惊吓,便一直陪她在暖阁里坐着。

  白云村这边,柳家派过来的人全都被遣了回去,说是孟祁焕不许任何人动李月寒和灵犀的尸骸,他魔怔了一般拦着,说她们二人还没死。

  大家见他这副样子,便都回了永安县。

  眼看日暮西斜,孟祁焕便“体力不支”昏了过去,大家便趁着他昏睡的功夫,征求了沐川的意见,将李月寒和灵犀抬到山上埋了。

  殊不知,他们这边才埋下,那边孟祁焕就将二人挖了出来,喂了胎息丸的解药。

  直到李月寒咳嗽声响起,孟祁焕一颗心才落了下来,当即将她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