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7章 坏水儿来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7章 坏水儿来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看着那张信封,李月寒不由得又紧张又激动。

  她知道,那是孟祁焕送来的信。

  分别的时候,他那句等她到了地方就会给她来信,说的不是空话。

  “娘,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一起读信。”灵犀十分懂事的看向李月寒,满满的都是安慰。

  端午和中秋两个小人精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李月寒情绪的变化,便都聪明的埋头吃饭,没人再提这信的事情。

  等端午和中秋两人吃完饭,又帮着把厨房收拾了之后,兄弟俩就很识趣儿的告辞了。

  如今李月寒的身份是寡妇,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他们可不能把自家嫂子的名声给毁了!

  等端午和中秋都走了之后,李月寒这才打开了那封信。

  入目所及,就是孟祁焕遒劲有力的字。

  抬头就是“月寒吾爱”,看得李月寒面红耳赤。

  心里具体说了一下李月寒和灵犀“死后”他和沐川的生活,让月寒不要担心,他会照顾好沐川。金雪儿被判了春斩,在她和灵犀离开不到十天的时候就要行刑,却突然在牢里疯了,最后被送去充军做官娼了。

  村子里大家都很怀念李月寒和灵犀,也有人趁着这个机会想给他说新的亲事,但是他都拒绝了。柳家差人送来了好多东西,柳太爷因为此事也病倒了,他帮李月寒去看柳太爷一次,回来的路上碰到了李家人。

  李大成有一点手艺,在镇子里也勉强能糊口。王凤见到他跟炸了毛的母鸡一样凶,倒是李大成偷偷的来找他喝了两次酒,看起来对李月寒“身亡”这件事颇为自责,不止一次的提起如果不是李蓉蓉当初阻拦,李月寒应该是柳家的少奶奶了。

  ……

  孟祁焕的信写得很仔细,连李月寒种在后院的山椒和香料,还有她刚刚种到地里的葡萄都没有落下,还说他给当初他们一起在山上发现的那珠檀香木找了一个好买家。

  但是就是没有说他自己。

  李月寒想知道的不仅是这些,也不仅是沐川怎么样了,她更想知道,没有自己在身边的孟祁焕,会不会感到不习惯。

  会不会……想念他……

  可是他信上却只字未提。

  看完信,李月寒开心之余,又有些低落。

  “娘,你怎么哭了。”灵犀自从来了章宁村就懂事了许多,话也少了不少。她从小跟着沐川一起识字,所以孟祁焕的信她也能看懂:“叔叔在信里说大家都很好,怎么娘反而还哭了呢。”

  灵犀不解的看着李月寒。

  “没什么,”李月寒摸了摸灵犀的小脑袋:“眼睛被沙子迷了。”

  听了这话,灵犀垂下眼眸,没有再说什么。

  看完信,李月寒就把信叠放整齐,藏在了床头的柜子里。依旧过着她平静的寡妇生活,在章宁村的日子倒也不难过。

  毕竟这个时候民风淳朴,只要李月寒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算她是个寡妇,可大家看到她每日那么勤快的干活讨生活,反而会对她多几分尊重。

  这样一来,村子里另外两个张腿挣钱的寡妇就不乐意了。

  大家都是寡妇,凭什么你就能被大家尊重,她们就要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而这样的人,是从来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的。

  在李月寒托定时定期来家里看看的端午和中秋给孟祁焕送了回信之后,常寡妇便偷摸着到了孔寡妇的家里。这两个人在村子里可没少勾引大兄弟小兄弟,专门赚的是男人的钱,就连地都勾了野男人来帮忙种。

  “我看那韩悦跟那两兄弟关系不一般,肯定有什么首尾!”常寡妇一边嗑着瓜子儿一边压着嗓子跟孔寡妇这般说道:“要不然怎么那两兄弟对韩悦那个小贱人那么好,每隔个十天左右就来看她一次,韩悦那小贱人刚来咱们村儿的时候,还是那两兄弟帮忙跑前跑后的呢!”

  听了这话,孔寡妇一脸幽怨:“那能有什么办法,她现在可是大家眼里最勤快的小媳妇,哪怕是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寡妇,可大家还不是高看她一眼。”

  “诶,要我说啊,就得让这装模作样的女人现出原形!”常寡妇说着,用胳膊肘捣了捣孔寡妇。

  她比孔寡妇年长,故而脑子里除了搞钱没别的念头。可孔寡妇是这两年才没了丈夫的,新寡妇难免多愁善感一些,再加上那个叫中秋的小哥长得很是清秀,孔寡妇可是不止一次在常寡妇面前表达对中秋的喜爱。

  出头这种事常寡妇是不会去做的,她也很明白李月寒,也就是韩悦,现在在村子大家的心里都是好形象,这时候谁跳出来撕了她的脸,大半可能就是被章宁村的大家伙儿唾弃。

  她可不干这种蠢事!

  但孔寡妇没什么脑子,她最适合做这种蠢事!

  “常姐,你说要怎么才能让大家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孔寡妇凑到了常寡妇的面前。

  见孔寡妇上钩,常寡妇便故作神秘的笑了笑,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纸包:“这是我托人花大价钱买来的好东西,只要一丁点儿就能让人欲仙欲死,保准让她那一脸清高相丢个一干二净!”

  听了常寡妇的话,孔寡妇一激灵回过神来:“这……这可怎么行!咱们不是要让她自己露出狐狸尾巴吗,可……给人下药这可不是正经的事情!”

  “你难不成做少了不正经的事儿不成?”常寡妇剜了孔寡妇一眼:“你想想,自从韩悦搬到咱们村儿来,那些男人来咱们这儿的次数少了多少?有多少男人是巴巴儿着去讨好韩悦那个小贱蹄子?眼看夏天就要到了,今年夏天你不打算做新衣裳了?”

  被常寡妇一通问下来,孔寡妇也有些摇摆不定了起来。

  的确,自从这个叫韩悦的女人搬到章宁村之后,村子里的大小媳妇儿都把自家的男人看得死死的,不为其他,就因为这个女人长了一副好皮囊。

  最开始孔寡妇还去接触过这个叫韩悦的女人,想说有生意大家一起做,反正整个章宁村也就这么大,也就她们这仨寡妇。

  可是韩悦不仅拒绝了她,还说她侮辱人。

  想到这里,孔寡妇不由得攥起了拳头:“常姐,你说得对,我们一定要拉韩悦下水!大家都是寡妇,她凭什么清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