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9章 孔寡妇的八卦故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9章 孔寡妇的八卦故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边就有数了。

  来章宁村的路上,端午和中秋见李月寒没什么架子,便跟她熟络了起来,连带着讲了不少章宁村的八卦事儿。其中就包括常寡妇和孔寡妇的事情。

  刚到章宁村的时候,因为都是寡妇,常寡妇和孔寡妇还来找过李月寒,言语之间都是敲打,让她不要打这村子里男人的主意,所以李月寒早就有防备了。

  昨儿李月寒送端午和中秋出了村子之后,远远的就看到常寡妇进了孔寡妇的家里。虽然知道听墙根是不对的,但是李月寒直觉不对,还是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

  可是她俩说话声音压得很低,李月寒也只听到什么原形毕露,一定要拉自己下水,只当是她们打算造自己的谣,没当回事。

  只李月寒没想到的是,她们居然密谋着要给自己下药。

  下药下药下药。

  李月寒想到这两个字就脑仁疼:“你是个傻的吗?就算我真的给你药倒了,你难不成打开我家大门让大家看我出丑不成?那我清醒了能饶你?”

  孔寡妇是个不经吓的,被李月寒拿着刀威胁着本就已经吓破了胆子,因为恐惧眼泪也不断的往外冒:“常……常家姐姐说,说会给你找……找个男人来……”

  听了这话,李月寒当即怒不可遏!

  谁不知道她家只有她和灵犀两个人!要是自己真的没有警惕心被孔寡妇下了药,常寡妇又找了个男人来,难道要当着小灵犀的面上演活春工不成!

  想到这里,李月寒气的要死:“我原以为大家都是女人,家里又都没了男人,对彼此会多一点同病相怜的心,却没想到你们俩这么恶毒!”

  说着,李月寒一把将孔寡妇从地上拉了起来:“我们去见村长!我就不信村长会由着你们这么欺负我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一听去见村长,孔寡妇腿都吓软了,怎么都站不起来,拼命哭着求饶:“韩妹妹,韩妹妹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我保证再也不跟常家姐姐一起了,我再也不起坏心了!”

  见到她这样,李月寒不爽的蹙起了眉头。怎的跟金雪儿一个操行!

  “别他妈哭了!”李月寒怒骂了一声:“你要再哭,我就打开大门,把你想要给我下药的事情给大家伙儿说出去!”

  听了这话,孔寡妇一惊,立刻止住了哭声,却是满脸可怜:“我不哭了,我不哭了,你别去说……不然……不然我真的没法儿做人了……”

  李月寒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孔寡妇和常寡妇在章宁村还有脸?

  “你家里也是有孩子的,自己也好手好脚的,为什么非得做楼子里的姑娘做的事情。”

  顾及着灵犀还在一旁看书,李月寒到底没把话说得太难听。

  “我男人活着的时候家里过得好,”孔寡妇坐在地上,叹着气擦着眼泪道:“他在外头做点小买卖,家里也过得殷实,我那儿子从小就是蜜罐子里长大的,后来我男人被山匪劫道杀了,孩子读书开销大,家里的银钱也很快用完了,我……我也是迫于无奈……才跟常家姐姐一起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皱眉:“你意思是你做那种腌臜事全是为了你孩子?”

  “是,”孔寡妇说着,抬头看向李月寒:“都是女人,谁愿意糟践自己。我赚来的钱一分不少都给我儿子了,我只等着我儿子有一天能高中,这样我死也甘心了。”

  “什么意思?”

  “将来书杰要是能金榜题名,多少也是会入朝为官的。”孔寡妇说着说着,也逐渐敛去了委屈的模样,倒是一脸的麻木:“本来书杰知道我做这样的事情就看不起我,我都想好了,等书杰金榜题名之后,我就投湖自尽,绝不给他抹黑。”

  听了这话,李月寒挑了挑眉:“你就没想过等你儿子出息了跟你儿子过好日子?”

  “没有。”孔寡妇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书杰说过,要不是他现在年岁尚小,都要与我断绝母子关系、”

  “嚯,你这儿子够没良心的。”李月寒放下了菜刀,对眼前的女人也多了几分尊重,“要我说,有这样一个儿子,你还不如自己改嫁得了。”

  “书杰是我男人唯一的儿子,我断然是不能让他一个人辛苦的活在这世上的。”说起她丈夫,孔寡妇又是一阵哽咽。

  李月寒见不得别人一脸委屈,总会让她想起那个糟心的金雪儿,便有些不耐烦:“行了,你别哭了。我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就是。”

  听了这话,孔寡妇意外而又疑惑的看向李月寒:“韩妹妹,你不怪我了?”

  “既然你都说了你做这些事情是为了你儿子,我也是做母亲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自然是不打算同你计较了。”李月寒说着,站起身冲孔寡妇伸出手:“起来吧。”

  看着李月寒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孔寡妇愣了愣,没有握上去。

  李月寒的大度激活了孔寡妇的羞耻之心。

  看看这简陋的院子,又看看端坐一旁看书八风不动的小姑娘,孔寡妇不由得开始自我怀疑。

  为什么,同样是女人,同样是寡妇,李月寒却能独立坚强的自己生活,而她却只能辗转在各个男人的床上,难道她生来就轻贱吗?

  可……她男人还活着的时候,他从来不舍得让自己的妻子做重活,还说她是他的世界里最珍贵的女人。

  为什么……为什么她后来会过上那样的日子?

  想到这里,孔寡妇落下一行泪,讷讷道:“韩妹妹,你能帮帮我吗?”

  “什么?”李月寒不解,收回自己的手抱在胸口,手都举酸了,孔寡妇怎么还不起来。

  “我……”孔寡妇咬了咬嘴唇,抬头看向李月寒:“我想像你一样,站着讨生活!”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歪了歪头:“这是你们的第二个计划?”

  开玩笑,刚刚还想给她下药的人转头跟她说想要跟她一样站着讨生活,她能信吗???

  “不,不是!”孔寡妇连忙站起身,一脸恳切:“我知道我现在名声已经被自己糟蹋光了,可是你刚刚说问我有没有想过等书杰出息了跟他一起生活,其实……其实我想过的!只不过我怕我侮了书杰的名声,所以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