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1章 哭泣的孔氏汪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1章 哭泣的孔氏汪兰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阿娘说的是真的吗?”灵犀从李月寒的怀里挣扎出来,依旧闪着泪光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李月寒:“只要我每天都跟星星许愿,许满一千次以后,就能见到哥哥他们了吗?”

  “当然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李月寒说着,笑着刮了一下灵犀的鼻子:“走吧,我们回家,晚上一起跟星星许愿好不好。”

  “好!”灵犀终于破涕为笑,拉着李月寒的手一边摇着一边往家走去。

  她们离开后,汪兰,也就是孔寡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一脸复杂的看着她们母女的背影。一时间,心头百般滋味,不可言说。

  回到家后,汪兰做好了晚饭,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吃饭的孔书杰,汪兰嗫喏了许久,还是开口问道:“书杰,你是不是一直觉得,娘是你的耻辱?”

  听了这话,孔书杰抬眼冷冷的看了一眼汪兰,没说话。

  “书杰,你听娘说,娘……娘知道以前做了很多龌龊的事情,但是娘想过了,既然小铃铛她娘都能靠自己的双手赚钱,那娘也可以,书杰你记得吗,娘绣花很好的,以后娘绣花养你好不好?”

  孔书杰依旧没说话,只专心的吃饭。

  “娘知道你讨厌娘,自从懂事了之后就不爱跟娘说话。但是娘现在只有你了,娘以前也是想给你好的生活,不至于因为交不上束脩就被赶出学堂,所以才做了那种事情,但是娘真的想通了,娘想走正路了。”

  听到这里,孔书杰放下了碗筷,一板一眼道:“你怎么选择是你的事情,我会努力读书,用最快的速度考上功名,然后给你颐养天年。”

  说完,孔书杰就下了桌回房间温书去了。

  看着儿子冷漠离开的背影,汪兰只觉得心如刀绞般。

  从前她丈夫还活着的时候,儿子跟她也亲得很,就像今天在路上看到的李月寒和灵犀一样。她给儿子讲故事,到了孔书杰上学的年纪,她也仔细的为孔书杰收拾行李,和丈夫一起把孩子送进学堂。

  到了学堂放假的日子,也会提前早早的去学堂门口等着。

  孔书杰一出门就像是个小牛崽子一样一边大喊着“娘亲”一边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

  那时候,偶尔汪兰的丈夫对汪兰说话语气重一点,孔书杰还会懂事的给他爹讲道理,说男人不应该欺负女人,更不应该欺负自己的妻子。

  可是……从什么时候变了?

  孔大力死后吗?

  不,不是的……

  汪兰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想念过去的日子。

  丈夫死后,她无数次哭晕过去,醒过来都是孔书杰在身边照顾,明明那么小的孩子也沉浸在丧父之痛里,却因为知道自己的娘亲是个脆弱的人,所以强打着精神照顾着娘亲,把父亲的后事安排得妥妥帖帖。

  直到……

  直到孔书杰发现自己上学的束脩和生活费都是汪兰用身体换来之后,一夜之间,孔书杰就再也没有过去那样心疼她这个娘亲了。

  以前汪兰还自怨自艾,说孔书杰这孩子是不懂事,不明白她这个娘亲为了他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可今天见到李月寒和灵犀母女情深的样子,汪兰才恍然大悟。

  孔书杰并不是不懂事,而是心疼自己的娘亲,更是恨自己没有用,不能作为顶梁柱,从他父亲的手里接过照顾娘亲的责任,反而让汪兰做出了这样的牺牲。

  想到这里,汪兰洗着碗就哭了起来。

  厨房的油灯被一阵微风吹动了火苗,汪兰哭得痛彻心扉却十分隐忍,哭得头疼却抹不掉心里的悔恨。

  是她没有当好一个娘亲,怪不得孔书杰对自己冷漠,只是现在才意识到这些,汪兰知道已经晚了……

  孔书杰站在厨房门外的阴影里,看着自己的娘亲哭得撕心裂肺,小脸上常年挂着的冷漠有一丝丝的裂缝。他想去安慰娘亲,但是却不知为何,双脚仿佛钉在了地上一样,始终无法迈开步子。

  许久之后,汪兰擦干眼泪继续收拾厨房,孔书杰也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翌日,孔书杰今日一早就要去县里学堂报道,学堂的束脩是一季一交,汪兰也早早给孔书杰准备好了钱,还给他收拾了生活用品。

  只是孔书杰一直拒绝汪兰送自己去学堂,所以今天一早,孔书杰只在厨房的桌子上看到热腾腾的早餐,却没见到汪兰的身影。

  用过早饭后,孔书杰背上书箱便出了门。

  听到了孔书杰出门的声音,汪兰这才打开了自己屋子的窗户,看着孩子小小的身影消失在家门口,汪兰又哭了起来。

  正好今日是赶集,李月寒已经把地里的活儿都忙完了,又趁着空闲编了几个地龙,看这两个月灵犀长了个子,便早早就带着灵犀收拾好了准备去集市上,把地龙卖了,然后给灵犀扯布做衣服。

  虽然李月寒身上的钱足够让她们娘儿俩衣食无忧的在章宁村生活,但是李月寒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

  外来小寡妇身上有点钱还可以说是把夫家的家什当了换的生活费,可大家都知道农家人就算是卖了院子也没有几个钱,所以李月寒就算花钱也小心着花,生怕不小心招来了别人的红眼。

  “韩妹子,赶集去啊!”赶车的荣叔是个和善的人,见李月寒早早就拿着东西带着灵犀过来,便热切的跟她打了个招呼。

  “对,小铃铛长个子了,我就编了几个地龙拿去卖,然后给孩子扯点布做新衣服。”李月寒笑着摸出了三个铜板递给荣叔,“我东西多,就多出一个人的车钱了。”

  听了这话,荣叔摆了摆手:“你一个人生活也不容易,小铃铛那么小小一个,我就不收车钱了,给我两个铜板就好。”

  “这可不行,荣叔风里来雨里去也赚的是个辛苦钱,我怎么能占您便宜呢。”李月寒还是坚持把三个铜板递了过去。

  “阿娘说的没错,”灵犀脆生生的开口:“要是荣叔不收车钱的话,那小铃铛只好跟阿娘走着去了。”

  听她俩这么说,荣叔也不好意思再推辞,心里对李月寒的印象又好了几分。三观正!养出来的孩子也懂事!

  “哦哟,韩悦妹子有钱啦~”常寡妇打扮得花枝招展,二里地外都闻到了她的香粉味:“前几日看你灰头土脸的,我还以为你日子要过不下去了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