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2章 常寡妇坐船不用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2章 常寡妇坐船不用桨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看到常寡妇,李月寒就敛起了笑容。把小灵犀抱上车后,又把几个地龙放到牛车两侧专门用来拉货的地方上固定好。

  见李月寒不理自己,常寡妇扭着腰肢靠在牛车边上,嗲声嗲气道:“荣哥哥,人家要坐你身边好不好呀。”

  李月寒差点儿吐出来。

  荣叔也是十分不自在:“你坐我身边做什么,交了车钱坐后边儿去。”

  “人家今天这么好看,不想跟那么多人坐一起,把头发颠散了,把衣服挤坏了,得多让人心疼啊。”常寡妇一边说着,一边勾住了荣叔的胳膊摇了起来:“就让人家坐前面嘛,这样你赶车累了人家还可以给你松松筋骨。”

  此时天色尚早,赶集的人也还没来多少。大家见到她纠缠荣叔,都一脸见怪不怪的样子,只不过坐车的人也少了,原本打算坐牛车去县里的人见到常寡妇,都敬而远之,宁愿走着去。

  荣叔一脸无奈,他都不知道拒绝了常寡妇多少次了,让她不要拉拉扯扯,不想付车钱就直说,拐弯抹角的很是烦人。

  但是常寡妇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从来不把荣叔的话放在耳朵里,下次依旧我行我素。

  “我说常大姐。”李月寒在牛车后头坐下后,见灵犀皱着小脸盯着常寡妇,又看荣叔一脸为难,便主动开口:“你要是不想跟大家挤在一起,你就包车呗,反正二十个铜板对你来说又不多。”

  “有你什么事儿!”常寡妇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李月寒:“我跟荣哥哥说话呢!”

  “还荣哥哥呢,荣叔的年纪都能当你爹了。”周嫂子神奇出现,一边翻着白眼讽刺常寡妇,一边给了荣叔车钱,翻身上了牛车。

  “你……你们两个浪货!就见不得荣哥哥跟我关系好是不是!”常寡妇和周嫂子从来不对付,此时被李月寒和周嫂子一前一后的嘲讽,心里也是气得很。

  “这你可就冤枉我们了。”李月寒给周嫂子让了点儿地方,笑呵呵道:“我们不管坐车坐船都是要花钱的。”

  “对,不跟你似的,坐船都不用浆,全靠浪!”周嫂子很是时候的接了下一句。

  “你……你们……”常寡妇以一敌二,自然是落了下风,气急败坏的一跺脚,转身走了。

  没了常寡妇搅和,坐车的人也多了,荣叔感激的冲李月寒和周嫂子道谢:“真是谢谢你们了,她一个女人,我又不敢凶又不敢骂的,每次都被搅和得没法子,让她白坐车。”

  听了这话,周嫂子大大方方一摆手:“这点儿小事儿用什么谢,我就见不惯她那副恶心人的模样。荣叔,下回你就直接骂就是了,她不要脸,不怕你骂她的。”

  荣叔听了周嫂子的话,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有人来付车钱,便转过头没再说话了。

  此时,李月寒见到一个跟沐川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背着书箱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礼貌的跟荣叔打了招呼后,交完车钱也上了牛车。

  “这就是孔家那孩子。”周嫂子见李月寒一直盯着孔书杰看,便主动抓了一把瓜子放到李月寒的手里:“听说课业特别好,只是有个丢人的娘。”

  听了这话,李月寒摸了摸灵犀的头,怕她看到孔书杰想沐川想到掉眼泪。却见灵犀只轻轻的瞟了孔书杰一眼,就去李月寒的手里拿刚刚周嫂子塞进来的瓜子儿了。

  “我听你说的,觉得汪兰也怪可怜的。”李月寒低声道:“要供孩子上学,可不是小钱。”

  “有什么可怜的,个人走个人的路,大家当初想帮她来着,她自己站出来跟常贱人走到了一起,谁也没办法。”周嫂子说着,却伸手拉了一把正费力爬上牛车的孔书杰,一脸笑容:“书杰又自己去学堂呢?”

  孔书杰上了车之后,先是向周嫂子道了谢,然后才抚了抚身上的褶皱,然后才规规矩矩的坐下:“嗯。”

  周嫂子好像是见惯了孔书杰这样子,也没打算再说话。

  谁知孔书杰却主动开口了:“阿娘说要绣点绣样送到布庄卖钱,昨儿熬了一晚上,所以没有起来送我去学堂。”

  说完,孔书杰打开书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叠绣样,递到了周嫂子面前,认真道:“我不懂女红,想问一下周婶婶我娘做的这种绣样,在布庄能卖多少钱?”

  听了这话,车上的人全都愣住了。

  啥?孔寡妇做绣样卖钱?还绣了一晚上?难不成要改邪归正了?

  周嫂子有些脑袋发懵,从孔书杰的手里接过那叠被细布包得好好儿的绣样,摊在腿上打开后,拿起了一个仔细的看了起来。

  “书杰,你娘真绣了一晚上?”有好事者不怀好意的揶揄起了孔书杰:“这该不是你从别人手里买来的吧?”

  “我没钱,”孔书杰冷冷的怼了回去:“有钱也不至于让我娘熬夜做绣样去卖了。”

  孔书杰这边刚说完,周嫂子就把绣样都看完了,然后用细布仔仔细细的包回了原样递给孔书杰,笑道:“你娘的绣工一直是厉害的,这些绣样少说能换一百个铜板,够你在学堂的生活费了!”

  “谢谢周婶婶,”孔书杰小心翼翼的把包回去的绣样放到了书箱里,然后站起身冲周嫂子作了一揖:“娘把绣样给我的时候也没说个价格,要不是周婶婶,只怕我去布庄要吃亏了。”

  见这孩子这么懂事,周嫂子也不好意思再说汪兰什么不好的话,直道“不用谢不用谢”,还把孔书杰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李月寒不由得想起了不久前汪兰跟自己说要站着赚钱时候的样子。

  看来,她还真不是说说而已。

  尽管大家看不起孔寡妇汪兰,但是当着孔书杰这半大小孩子的面儿上也不好意思说人家亲娘坏话,一路上倒也平和。

  临到了城门口,李月寒把地龙从牛车上卸下来后,正巧见到孔书杰一个人孤零零的朝着城门走去的样子,不由得喊住了他。

  “书杰,你能帮婶婶照看一下小铃铛吗?”李月寒道:“你可以带着小铃铛去布庄,等婶婶卖完了地龙就来找你们,到时候我给你十个铜板的照顾费,怎么样?”

  听了这话,孔书杰看着李月寒,半晌,微微点了点头,而后道:“不用照顾费,就当是我代替娘亲向韩婶婶道歉了。”

  说完,孔书杰就走了过来,牵起了小灵犀的手。

  而李月寒却愣在了原地。

  懂礼貌而且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活脱脱一个翻版宗政沐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