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3章 戏太多的人赚钱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 戏太多的人赚钱少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灵犀倒也没有拒绝,跟李月寒道别之后,还叮嘱李月寒要注意安全,然后就牵着孔书杰的手走了。

  看着两个孩子走远的背影,李月寒微微弯起了嘴角。

  她刚刚在牛车上就发现了,孔书杰拿出来的那些绣样虽然精致,但是看起来可不像是刚做的。估计是孔书杰也想帮他娘把名声挣回来,所以才会把她以前做的绣样找了出来,就是为了当众跟所有人宣布,他娘以后会靠着做绣样养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大家嘴里的“娼妇”了!

  小小年纪,看起来老成,可心思却跟沐川一样细腻,李月寒倒是对这个孩子高看了几眼。

  毕竟都是在人嫌狗烦的年纪,村子里别的男孩子不管上不上学,整日里就没个让人省心的,见到跟沐川有几分相似的孔书杰,李月寒心里也有几分亲切。

  灵犀也是如此,所以才会乖乖听话跟着孔书杰走。

  进了城,李月寒这次是好好的把这个繁华的县城打量了一遍。

  比起永安县,华希县大了不少,繁华程度堪比留清城。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赶集的缘故,路上人特别。李月寒的地龙才找个空一点摆开,就有个人上前问价。

  只不过因为李月寒是个女人,他对东西的质量都有些质疑。

  “这位大哥,别看我是个寡妇,但是我是跟我男人从南方躲兵祸过来的,我男人半路上得了痨病没了,我还带着孩子,所以我一路上没少做这些东西卖钱,手艺好着呢!”李月寒周围都是男人在做生意,所以她刚把地龙摆开的时候就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所以她干脆摆明了自己寡妇的身份。

  这年头,欺负寡妇可是要遭人唾弃的。

  当然,欺负常寡妇那样的寡妇就两说了。

  “你是寡妇?”问价的男人挑了挑眉:“哪个村的?”

  “章宁村,”李月寒说着,然后赶紧补了一句:“上个月刚搬过来的!”

  “你在华希县没亲戚?”那男人又问。

  “有两个兄弟,”李月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男人问这么多,但是还是老实的回答。毕竟她以后还得上县里头卖东西,少不得要被问来问去,还不如一开始就说:“只不过我毕竟新寡,我那两个兄弟还没成家,如今还在悦来客栈做工,我不好给家人添麻烦,就带着女儿求章宁村余村长给我们落了户。”

  听了这话,那男人点了点头,蹲下身仔细检查起了李月寒的地龙。

  地龙这玩意儿编起来费劲,所以李月寒就做了两个。但是因为编得密的缘故,她开价二十五文钱一个。那男人检查完质量以后,倒是没有什么异议,给了五十个铜板就走了。

  “以后还有这种东西你就直接卖给我吧,我姓关,你叫我关大哥就行。我在码头上做生意,你到码头上随便拉个人就能找到我。”

  “好嘞好嘞!”李月寒连连点头:“谢谢关大哥照顾,我以后再做地龙,一定都卖给你!”

  得了李月寒的话,姓关的点了点头,一手一个,拿着地龙走了。

  他走远后,李月寒边上一个卖烧饼的就凑了过来:“小娘子真是运气好,这位关爷可是码头上的地头蛇,听说上面关系可硬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愣:“啥意思?”

  “嗨,你不是寡妇么,要是能得关爷青睐一眼,还愁以后没好日子过吗?”小贩说着,揶揄的笑了起来。

  李月寒一听就生气了:“我正经卖个地龙你都能想那么多,你咋不去说书唱戏?”说着,李月寒看了一眼他的炊饼摊,冷笑:“你戏这么多,难怪赚这么少!我刚来就赚了五十个钱,你呢,你都摆一上午了,看上去也就十几个钱,所以说,赚的少不是没有原因的。”

  说完,李月寒转身就走了。

  虽然得了这位关大哥的照顾,最开始李月寒还挺开心的。但是被炊饼小贩这么一说,李月寒就不高兴了。骂完炊饼小贩后,李月寒想想自己赚了五十文,够灵犀买两套成衣,还够扯半匹布的时候,心里就又高兴了。

  整个华希县收绣样的布庄就那么几个,李月寒花了一文钱问了问路,就朝着最大的玉月布庄走去了。

  留清城就有玉月布庄,是温家的产业,想着华希县的玉月布庄应当规模也不小。

  正想着,李月寒就看到坐在玉月布庄台阶上的两个孩子,赶紧上前。

  “辛苦书杰了。”李月寒说着,从怀里掏出两个油酥饼递给两个孩子一人一个。

  但是孔书杰却不拿:“无功不受禄,谢谢婶婶。”

  “怎么就无功了,你帮我照顾了小铃铛这么久,你又不肯要钱,这油酥饼一个才三文钱,我都觉得亏待你了呢!”李月寒说着,顺手在孔书杰的头上揉了一把:“你娘的绣样卖出去了吗?”

  听了这话,孔书杰垂下脑袋:“没有。他们说娘的绣样过时了。”

  “要是信得过婶婶的话,你就把绣样给婶婶,保准给你卖出去。”李月寒说着,冲孔书杰伸出了手。

  听了李月寒的话,孔书杰不敢相信的看着李月寒:“韩婶婶,我娘……我娘那么对你,你还愿意帮我们?”

  “嗨,举手之劳,你不要上纲上线!”李月寒最怕的就是孔书杰跟沐川一样张口之乎者也,下意识的就要把他将说出口的感谢扼杀在孔书杰的肚子里。

  见李月寒这么说,孔书杰也不扭捏,掏出了绣样就递给了李月寒:“只要能卖出去就行,钱少一点没关系!”

  “你这样一说,我还非得给你卖个好价钱了。”说着,李月寒让孔书杰照顾好灵犀,抬腿进了布庄。

  华希县的玉月布庄比留清城的规模大,客人也多,李月寒在里头兜了半天,这才找到掌柜。

  掌柜听说她是来卖绣样的,便把人请到了一旁的包厢里。

  看完李月寒的绣样,掌柜便摇头拒绝了:“你应当跟不久前来的那个小书童是一起的,我已经跟他说过了,这绣样已经过时了,我们不收的。”

  “你仔细看看这针脚,”李月寒笑眯眯道:“你们玉月布庄这么大规模,应该要养不少绣娘。我今天来,不仅是想把这绣样卖给你,还想给你介绍一个手艺好的绣娘的。”

  听了这话,掌柜倒是仔细的把绣样上的针脚看了一遍,而后点头称赞:“这位绣娘的绣工确实了得,比我们的二等绣娘都有余,可是你绣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