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6章 常寡妇这是疯了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6章 常寡妇这是疯了吧!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回到家后,李月寒烧了热水给小灵犀和自己洗了澡,然后开始做晚饭。

  因为家里没有男人,加上今日在集市上灵犀也吃了不少小零嘴儿,所以晚饭也没有做得很丰盛。

  蒸了两根玉米棒子,炖了个土豆红烧肉,再加上一碗玉米粥,一碟小青菜,娘儿俩倒是吃得十分开心。

  虽然离开了白云村,但是灵犀还是和从前那样,李月寒做饭她看火,只不过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她现在是捧着书坐在灶膛前看着火。

  李月寒一边做饭一边小心观察灵犀,发现她是真心喜欢看书,看的也是自己拖端午和中秋带回来的开蒙书,心里便觉得多了几分安慰。

  多读书,读好书,有利于给灵犀这个年纪的孩子树立良好的三观,不至于长大以后一念之差走上歧路。

  吃完了饭,李月寒收拾厨房,灵犀给她打下手。

  这时候,她家大门被人拍响了。

  没错儿,外面的人不说话,也不扣门铛,只用力的拍着她的大门。

  此时天都快黑了,李月寒本来和灵犀在厨房里有说有笑的,冷不丁听到这么大的动静,着实吓了一跳。

  “你在厨房呆着,我去看看。”李月寒不知道外面是谁,断然不敢轻易让灵犀出来。

  “外面是谁啊!这么敲门是要把我家大门卸了吗!”李月寒把灵犀安放在厨房里,嘱咐她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之后,自己则摆出了一副泼妇的架子骂骂咧咧的嚷了起来。

  这时候也是吃饭时间,许多人都喜欢端着饭碗在自家门口蹲着一边吃一边唠家常,像李月寒这样一到酉时半刻就把门关上的人实在是少数。

  但是大家也都晓得李月寒一个女人带着女儿生活难免警惕些,所以倒也没有什么议论。

  李月寒没听到外面的人说话,但是拍门声却依旧不止,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些打怵的。

  但是抬头看看天色,此时时间尚早,李月寒倒也定了定心,上前就拉开了门栓,冷不丁就把门给拉开了。

  好家伙,门一开,一个温香软玉的女人就一个落空栽到了李月寒的怀里。

  李月寒赶紧把人推开,定睛一看,呵,这不是常寡妇吗!

  “你干什么?”李月寒对汪兰或许没有怨恨,但是对常寡妇却是没好脸子的,一看到是她,李月寒的脸拉得老长,不欢迎三个字就差写在脸上了。

  “嗨,我敲了半天门了,你咋才开!”常寡妇说着,就要推开李月寒细瘦的胳膊往院子里走。

  李月寒哪里能让她如意。如今灵犀越长越大,分量也沉了不少,但是又爱撒娇,动不动就要李月寒抱抱,所以李月寒的臂力倒是比普通的女人家要大上几分,故而常寡妇推了两下,压根儿纹丝不动。

  “我说韩妹子,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喊我一声姐姐不过分吧,怎么的,连门儿都不让我进吗?”常寡妇脸上有些挂不住,当下就拿腔拿调起来了:“我可是可怜你一个女人还要带孩子,给你送喜来了。”

  “对不住,我没什么教养,不喜欢的人我就不让进门。”李月寒牢牢把着大门,倒是半分不退让:“而我韩悦无父无母无亲人,当不起你妹妹,也不敢要你的喜。”

  村子里的小媳妇小婶子讲话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哪怕各家有个什么口角,那也是缓着说,所以章宁村一直十分太平,没有过什么大动静。

  此时听到李月寒呛声常寡妇,大家不由得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瞧你说的什么话,”虽然李月寒讲话不客气,但是挡不住常寡妇脸皮厚啊:“姐姐今天真的是给你送喜庆来的,你说你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讨生活多不容易,这不,姐姐是来给你说门亲事的!”

  李月寒信她个鬼!

  早晨她还在村口呛了常寡妇一脸,转脸儿常寡妇大傍晚的上门来说亲事?

  怕不是想拉皮条吧!

  “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没觉得带着小铃铛讨生活有多不容易,你要是有好亲事要说,还不如把你自己说过去,我消受不起你的好意。”说着,李月寒就要关门。

  见状,常寡妇赶紧伸手挡住了李月寒的大门,脸上也浮了几丝愠怒起来:“你这小媳妇怎么这么不懂事,就算你不想要再嫁,我人都到你门口了,请我进去喝杯茶水总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吧,你怎么还上赶着撵人呢!”

  “你都知道我上赶着撵你了你还赖在我家门口不走,怎么,狗皮膏药成精了啊?”李月寒心里实在是讨厌常寡妇,她脸上的不欢迎和排斥难道不够明显吗?难不成还要她找个扫帚赶人才算是明显吗?

  “你怎么说话的!”常寡妇就算是再厚的脸皮这会儿也挂不住了,压低了声音道:“你以为我愿意来找你不成!要不是汪兰那小浪蹄子今儿说什么都不去伺候恩客了,你以为我能看上你这身无四两肉的贱皮子不成!赶紧跟我走,这趟活儿你把恩客伺候好了可是有十两银子,我能给你三两!”

  听了这话,李月寒冷笑,然后冲着伸长脖子看热闹的村里人大声道:“有没有人帮我一把!常寡妇拉皮条拉到我头上来了!我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啊!”

  “你闭嘴!”常寡妇虽然真的是来拉皮条的,但是也没想到李月寒会这么大声的嚷嚷出来,当下就去捂李月寒的嘴。

  可李月寒哪里是那么容易被常寡妇抓住的,当下就下意识的要去捂李月寒的嘴,李月寒当即感觉不对劲。

  她几乎是想都不想,立刻用力挣脱开了常寡妇,慌慌乱乱的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救命啊!”

  刚跑过去,隔壁周嫂子就冲了出来,一把将李月寒捞在了怀里:“韩妹子,这是咋了!”

  “她……她要迷我!”李月寒瘫在周嫂子的怀里,用力的指着傻愣在自己家门口的常寡妇:“她的手帕有迷药,她要迷我!还说要让我去伺候恩客,给我三两银子!”

  说着,李月寒就有些上不来气了,眼前一大片一大片的黑了起来。

  常寡妇是疯了吧!这时候天都没黑,居然找上门来迷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