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7章 腌臜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7章 腌臜货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常寡妇也没想到李月寒这么机敏,当下就想跑。

  周嫂子的男人是跟周嫂子一起出来的,当即二话不说就上前揪住了常寡妇的胳膊,一把将常寡妇的手帕从她手中夺了过来:“搁这儿呆着!”

  周嫂子的那人周大虎生得虎背熊腰,很是健硕,而且特别顾家,是村子里少有的几个没跟常寡妇有首尾的男人之一。

  常寡妇被周大虎吼了一声,当即跟个软脚虾一样吓得坐在了地上,不敢说话了。

  见李月寒飞跑出来的时候,就有热心的村民去请了余村长和郎中过来。

  郎中瞧过了李月寒,说她确实是吸入了迷药,而且是一种叫听话粉的东西。

  “这听话粉是啥玩意儿?”周嫂子焦急的问黄郎中:“会不会伤到脑子啊?”她是真心的在担心李月寒。

  “不会,听话粉,顾名思义就是中药者会短暂失去意识,像个提线木偶一样任人摆布,却不会昏死过去。”黄郎中说着,收拾好了药箱:“我已经给这位小娘子用了药,一会儿就能醒了。”

  听了这话,周嫂子这才松了口气,帮着李月寒结了药钱和出诊费。

  此时,李月寒已经被她抱进了院子里。还好李月寒刚搬过来的时候喜欢晒太阳,在院子里有一把躺椅,否则还得进屋里,那就有诸多不方便了。

  黄郎中诊治完了就走了,余村长这才狠瞪着被村民们押下的常寡妇,道:“你平日里在村子里胡来也就算了,居然又用这么下作的手段!这次人赃俱获,你还想怎么狡辩!”

  “是那韩悦自个儿让我有了生意来找她的,怎的还是我的错了!”常寡妇理直气壮道。

  左右李月寒这会儿醒不过来,她倒不怕跟李月寒此时对上。

  “放你娘的屁!”周大虎啐了一口:“韩悦妹子要真跟你说过这样的话,你为什么还要用迷药!”

  “韩悦这个小贱人出尔反尔!我为什么不能用药了!她可是塞了银子给我,要做我这一行当的!咋的!我照顾一下同样是寡妇的小娘们儿你周大虎就不乐意了啊?”

  说着,常寡妇面色不善的打量着周大虎:“周大虎,韩悦该不会是你养的外室吧!”

  “你娘骨灰是让人扬了两遍,还是你得了疯狗病见谁都要咬上一口?”李月寒悠悠转醒,居然听到常寡妇说自己是隔壁周嫂子的男人养的外室,当下就下意识的骂了出来。

  一时间,全场寂静。

  大家平日里见李月寒都是温温和和的一个女儿家,谁知道一开口居然这么毒……

  “韩悦妹子,你可算是醒了,担心死我了!”周嫂子自然是不会管常寡妇的攀咬,赶紧扶着李月寒坐了起来。

  李月寒只觉得脑子还有点晕,但是意识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

  晃了晃脑袋,她便死死的瞪着常寡妇:“常大娘,天都还没黑呢,你就迫不及待的上我家给我下药,难不成你不怕进衙门?”

  常寡妇没料到李月寒醒的这么快,一时间有些说不上话来。

  “大家伙儿都见着你跟要拆了我家门板儿一样的拍我家的大门,还高声说什么要给我说喜,然后又说让我去帮你伺候恩客,十两银子分我三两,怎么,你拉皮条的业务已经熟练到可以见个姑娘就上手了吗?”

  “你算什么姑娘!你孩子都生了!你就是个寡妇!”常寡妇忍不住骂了起来:“装什么清高!背地里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了!”

  听了这话,周嫂子正打算掐腰骂架,却被李月寒拦住了。

  “你咋知道我背地里被旁的男人睡过了?难不成我睡男人的时候让你瞧见了?还是你从谁的口中听说我去睡男人了?”李月寒唇角挂着一丝讥讽:“左右我来咱们章宁村也不过两个月多的时间,我人都还没认全乎呢,你空口白牙想毁我清白,莫不是要我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大家一听这话,当即都有些震惊。

  虽说李月寒平日里没有跟村子里的男人有过来往,但是端午和中秋兄弟俩隔三差五就会来她家一趟。故而已经有不少人在背地里说李月寒估计也是个不检点的了。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但是李月寒自认行的端做得正,这些流言蜚语往常也都听个笑话而已。

  今天常寡妇在众目睽睽之下都敢欺负上门,更可气的是当时那么多人在自家门口吃饭,最后赶出来救她的只有周嫂子夫妻俩,便是让李月寒意识到,是时候给自己洗洗白了。

  “你说你没有你就没有了?”常寡妇摆出一脸破罐烂摔的模样:“也不知道是谁家小寡妇门口三天两头有俩愣头青来给她送这送那的,要是没点什么关系,谁信啊!别在这儿摆清高了,你这样的浪蹄子我见得多了!”

  听了周寡妇的话,李月寒倒是没有着急开口,而是把目光落到了一直看热闹的余村长身上。

  “那个,大家是真的误会了,端午和中秋两个小伙子是人家亲弟弟,本来韩悦跟她丈夫齐大壮带着儿子女儿从南方避兵祸来的,可是路上齐大壮感染了天花,他们的儿子齐木头也走丢了。”

  “端午和中秋兄弟俩都没成亲,木头又是他们的亲外甥,自然是多上心着找。再加上他们姐姐没了丈夫,肯定得多照顾一点儿。”

  听了余村长这么一解释,大家便都了解一样的点了点头。

  人家是亲姐弟!哪里像是常寡妇说的那么腌臜了!

  顿时,看向常寡妇的众人,眼神里都溢满了浓浓的不屑。

  “韩悦妹妹!韩悦妹妹!”一个着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即,满头虚汗脸色苍白的汪兰就跑了进来,见到李月寒好好的,当即松了口气。

  一转头,又见到余村长也在,二话不说就跪在了余村长的面前,大声道:“村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你又咋了?”余村长是一头雾水,这汪兰是怎么回事?

  “我娘说话没条理,还是我来说吧。”汪兰一跪下,孔书杰就气喘吁吁的出现了:“是……是常大娘要做坏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