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08章 押送衙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8章 押送衙门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一听这话,大家顿时就来了兴致。

  这汪兰跟常家寡妇不是一起的吗,怎么这会儿好像闹起了窝里反了?

  “书杰,你不着急,慢慢说。”从汪兰出现开始,常寡妇的脸就白了。本来还想骂两句的,但是周大虎却恶狠狠的瞪着她,瞪得她心里直发虚,便不敢开口。

  有了周大虎的这句话,孔书杰也安了安心,点了点头,而后道:“是这样的,我今天带着我娘的绣样去县里头的玉月布庄换钱,是韩婶婶帮我去卖的。玉月布庄的掌柜很喜欢我娘的手艺,就约了下一次赶集还要做些绣样送过去,若是质量依旧上乘,就请我娘去他们布庄做绣娘。”

  “我晓得大家都看不起我娘,但是我娘之所以做那些事情,都是为了供我读书,实则是我不孝才对!”孔书杰说着,声音有些哽咽:“玉月布庄的活儿是韩婶婶帮我娘谈下来的,我娘开心极了,常大娘上门的时候正巧韩婶婶也在,常大娘说了些难听的话,还要我娘继续做那些事情。”

  “就在半个时辰钱,常大娘上门发现我娘还没梳洗打扮,就气得把我娘打晕了,还把我捆了起来。”孔书杰说着,恶狠狠的瞪着坐在地上的常寡妇:“她还说,她今天一定会把韩婶婶拉下水,说什么看韩婶婶早就不顺眼了,还说韩婶婶这种新鲜的小媳妇最讨人喜欢……还有很多,很多腌臜话,我说不出口!”

  大家听到这里,基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由得都开始对常寡妇指指点点。

  “好在我娘醒了过来,给我松了绑,我跟她说了韩婶婶可能有危险,我们俩就赶紧过来了!”

  孔书杰到底是读圣贤书的,这番话说得条理清晰,有理有据。他还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手腕上赫然是被绳索捆绑的痕迹。大家再一看汪兰,也见着她身上有不少脚印子,双颊通红,显然是被人给了耳刮子。

  “事情就是这样,请村长叔叔主持公道!”

  “你胡说!小娼妇养的小贱种!老娘才没有做这些事情!”常寡妇的声音有些慌张。毕竟有些事情暗地里做可以,但是一旦搬到台面上来说的话,那就等于是当众揭开了遮羞布,就算她今天能逃过这一劫,也难免在章宁村待不下去。

  孔书杰却是压根儿不理会常寡妇的谩骂,说完这些话后,他就跟他娘一起,并排跪在了余村长的面前。

  余村长当即一个头两个大。

  当初李月寒落户在章宁村的时候,端午和中秋那两个小子可没少给他好处,再加上李月寒又是个大气的人,平日里有什么好吃的也不忘记给他们家送一份。

  今天的事情大家都看得清楚,本来就是常寡妇起了歹心,余村长原本想着是让常寡妇吃点苦头,在祠堂门口吊上一夜当做惩罚。

  可是没想到这常寡妇来找李月寒之前居然还对孔家母子俩下了这样的毒手!

  这样一来……恐怕就得见官了……

  “孔家寡妇要做绣样赚钱?还是卖给玉月布庄?”人群里有人不由得疑问了起来:“人家玉月布庄哪里会要村寡妇的东西,还是个浪的,该不会是骗人的吧?”

  “我孔书杰以圣贤之名发誓,如果我刚才说的话有半个字是假,我这辈子都考不上功名!”

  孔书杰二话不说就发了个毒誓,那疑问的人不由得撇了撇嘴,把嘴闭上了。

  此时,李月寒也终于是缓过劲儿来了。在周嫂子的搀扶下,从躺椅上站起身,道:“书杰说的是真的,玉月布庄的掌柜很喜欢汪兰姐姐的绣样,还夸她绣工好,在他们绣庄做个二等绣娘都有余。再加上汪兰姐姐本身也不想做腌臜之人,毕竟她还要为书杰的将来考虑,所以今日常大娘到孔家的时候,汪兰姐就已经拒绝她了。”

  “这个我听见了!”住在汪兰隔壁的一个沈婆子开口大声道:“当时常寡妇还威胁汪兰呢,说啥,这一行入了就脱不了身了,还把人给侮辱了一顿,她走了之后,汪兰可哭了好久,拉着书杰跟书杰道歉,哭得人心都碎了。”

  沈婆子平日里是最讨厌自己隔壁的汪兰的,觉得她不知检点,不守妇道,还自甘下贱。可是那会儿听墙头的时候,听到汪兰说的话,又觉得这个女人着实也是有几分可怜的。

  “那事情就很清楚了。”余村长点了点头:“常家寡妇张玉梅逼良为娼,理应请祖宗家法教训,但是前不久知州大人颁布告示,各村各镇不得动私刑,所以扭送官府。”

  说完,余村长便招呼几个下手最狠的,平日里又是最看不惯张玉梅的婆子上前把她捆了,丢上荣叔的牛车,又带上两个年轻力壮,憨厚可靠的小伙子一起,朝着县里去了。

  据说常家寡妇张玉梅可是骂了一路,后来是有个小伙子听不下去了,脱了自己的臭袜子塞进了她的嘴里,这才作罢。

  等到院子里的人都散了,周嫂子又再三确定李月寒真的没事了也回去了之后,李月寒这才赶紧打开了厨房门。

  一眼就看到坐在墙角无声哭泣的灵犀,当即上前把她抱了起来:“不哭不哭,没事了没事了。”

  灵犀用力的抱着李月寒,抽抽搭搭的也说不上话来,好一会儿才平复了情绪,捧着李月寒的脸道:“婶婶,是不是灵犀拖累你了。如果我们还在白云村的话,叔叔一定不会让婶婶吃苦受委屈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里更是揪着疼:“灵犀怎么会拖累婶婶呢,婶婶还要感谢灵犀,是灵犀让婶婶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呢。”

  “呜呜呜……我想哥哥了……我想叔叔了……灵犀没用……灵犀不能保护婶婶……”灵犀搂着李月寒的脖子崩溃大哭了起来。

  李月寒去开大门的时候把厨房门外面挂上了,灵犀听到外面起了争执,想要出去保护李月寒,却怎么也打不开门,急得在厨房直哭。

  可惜那时候外头乱糟糟一团,谁也没听见她的动静。

  灵犀就一直被关在厨房里,只能听着外面事情的发展,什么忙也帮不上。

  此时终于扑进了李月寒的怀里,更是心里愧疚感倍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