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17章 朝廷逸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7章 朝廷逸闻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玉月布庄的掌柜说酒鱼楼最有名的是酒,其次就是全鱼宴。

  全鱼宴是什么李月寒不懂,但是酒她懂啊!

  她找端午和中秋打听了一下,酒鱼楼虽然鱼龙混杂,但是口碑极好。他们的酒是独家秘方酿造的,至此一户,别处没有。

  李月寒托他俩打了二两酒回来尝了尝,入口香醇,回味绵长,酒劲可比她在白云村时候喝过的水酒强多了。

  特别是酒里头还有一股子甜味儿,特别像葡萄酒!

  “你说娘这是干什么呢?”坐在田垄上,沐川看着李月寒在地里忙活,不由得低声问灵犀。

  “阿娘说要种果子,然后摘果子,然后吃果子!”灵犀满脑袋都是吃,自然不知道李月寒到底要做什么。

  “我怎么看这藤蔓,像是阿娘之前种的酸果?也就是葡萄?”沐川嘀咕道。

  “嗯……哥哥说得对!”灵犀说着,往嘴里塞了个山楂,酸得她大眼睛小鼻子都皱在了一起。

  春天的山楂又酸又涩,灵犀非是缠着沐川给她摘了一把,这会儿正硬着头皮吃呢。

  李月寒把葡萄树下的土又翻了一遍。

  这次虽然没有浇肥,但是好在这土壤经过一冬天的修养肥力也足够。葡萄藤刚移植下地的时候还蔫头耷脑的,可精心侍弄了几天之后,就开始爬藤了。

  李月寒累死累活把葡萄架搭好,转眼藤蔓就爬满了整个架子,眼看叶子就嫩嫩的抽了出来,可是好看。

  为了不让人怀疑他们家有钱没钱,李月寒除了地里头的活儿之外,每天固定编两个篓子框子,然后赶集的时候上县里头卖给关爷。

  有人眼红她的东西卖得好,也来跟她学手艺。李月寒倒是不含糊,学手艺可以,得交钱,交了钱,这手艺才肯教。

  一开始有人骂李月寒钻钱眼儿里了,让李月寒臭骂了一顿,后来倒是老老实实的送上了学手艺的钱,李月寒就一点儿也不藏私的教了,倒是让大家有几分刮目相看。

  这年头有手艺的人就算是收徒弟谁不留几手,要不怎么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呢。

  “还别说,看你这篓子编的好,大家都来跟你学,这下好了,章宁村在外头都被改名了。”这天从地里头收工回来,李月寒在院子里编篓子,周嫂子在一旁跟着学,两家孩子在周家帮忙做饭,周嫂子忍不住打趣儿了起来。

  “那可不怪我,大家愿意给我银子学手艺,我总不能这个不要那个不要吧。”李月寒一边笑着,手里的动作快得紧:“可我就奇怪了,这四邻八乡的,也不是没有人会编东西,为什么这些竹子编的就这么好卖?”

  “那还不是因为大家编的篓子框子全是柳条做的,一下了雨,柳条吸水死沉死沉的。”周嫂子一边学着李月寒的动作一边道:“而且啊,这柳条虽然比竹子结实,但是没有竹子轻便。说起来,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试过用竹子做框子,但是手艺不到家,一个框子下来,十个手指头都不能看了。”

  “那他们也没想过跟我一样,做之前先把竹子的倒刺打磨干净吗?”李月寒疑惑。白云村里竹篓子可是常见的东西,到了章宁村居然成了少有的。

  “那不费事儿吗。都说做一个竹筐子的时间赶上做三个柳条筐了。”周嫂子说着,叹了口气:“南边兵灾,大家伙儿虽然离国都近,可实际上都怕着呢。咱们这仗啊,从十年前就开始打了,你从南边来你应该更晓得,那边都成啥样儿了,大家都想着多赚钱,赚快钱,危险来了好有银子搬进国都避难。”

  “我在南边也没见着这么严重啊,山匪是真不少就是了。”李月寒嘟哝:“但是南边征兵是真的凶,家中有两个儿子的,必须得拿一个走。成亲的,要是生了儿子,那丈夫也得被拿走,不然就地砍杀,真真儿是吓人。”

  “我跟你说啊,我听说这征兵令还是现在的太子爷亲自下的呢!就在年前!”周嫂子捏着嗓子小声道:“虽然对外都宣称是那个昏聩的老皇帝的主意,但是我阿弟在国都当差,是他告诉我的。”

  “太子?”李月寒蹙眉:“太子不是几年前没了吗?”

  “年前老皇帝大病了一场,我阿弟说朝堂上要求老皇帝立皇储的声音越来越多,那三皇子在国都可是只手遮天的人物,老皇帝最后迫于压力,过年前就发了圣旨,立了三皇子做太子。”

  “新太子即位,当即免了我们当年的粮食税,不能有假!”

  听了这话,李月寒手里的动作慢了下来:“你说,这三皇子真这么贤明?”

  “那可不呢,要不怎么能一即位就请令免税啊!”周嫂子说着,赶紧挥了挥手:“就到这儿就到这儿,咱们老百姓议论国家事可以,要是说朝堂事儿,那传出去要被杀头的!”

  “嗨,我这不是南方来的,没听说这事儿嘛,”李月寒笑眯眯道:“再说了,我一个妇人家,年都过不成,光想着赶紧拉上我那死鬼丈夫北上避灾祸,哪里有心思打听这些事儿。”

  “可惜了,你男人最后没上战场,却在路上没了。这老天爷啊,真是捉弄人。”周嫂子叹了口气,就这一眨眼的功夫,李月寒手里的框子就开始收尾了,她急了:“等等你慢点儿,我还没看清咋收的呢!”

  李月寒好笑的放慢了手里的速度,然后开始指导周嫂子收边儿。

  在周家吃过晚饭,李月寒带着沐川和灵犀洗漱,又把他们俩的脚丫子洗干净了,看着他俩睡着,这才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院子里。

  看着天上的星光,李月寒的心情极为复杂。

  在白云村的时候,孟祁焕曾跟李月寒说过这朝堂事,她也知道这三皇子。

  当年太子府被灭,三皇子很可能就是幕后推手。现在三皇子当上了太子,皇帝身体又不好,李月寒想着,这东翰国,怕是没几年太平日子过了。

  “唉……”李月寒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身洗漱完毕,回房灭了灯,也睡去了。

  她一直没注意到的是,在墙头的阴影里,有一团黑影,一直看着李月寒房间里的灯灭了,这才轻巧的从墙头跃下,几步之间,就走进了浓深的黑暗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