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18章 李月寒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8章 李月寒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转眼这又是赶集的日子,李月寒最近做的篓子框子多了,卖给关爷的也多了。

  自从第一次得了关爷的赏钱之后,李月寒每次来卖框子,都会问一问关爷最近最缺的是什么物件儿,然后回去再做好了给关爷送过来。

  这一个月下来,倒是跟关爷话多了起来。

  “关爷,我听说您家酒鱼楼的酒特别好,我倒是有一个酿酒方子,就是没材料,不知道关爷能不能合作。”李月寒看今天关爷的脸色不错,心情也挺好,还有心思逗灵犀,便趁热打铁把准备了许久的话给说了出来。

  听了她的话,关爷脸色一沉:“你有酿酒方子?你不知道没有酒商令不能酿酒吗?”

  “我知道我肯定知道呀,”李月寒小心的陪着笑脸:“我这不是知道关爷您家有好酒,我就想着,不能让这方子白白失传,就想着,跟关爷做个买卖。”

  “做个买卖?”接触的次数多了,关爷也知道李月寒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听到她说要跟自己做个买卖,倒也没着急,一脸气定神闲:“我酒鱼楼的酒就是活招牌,不需要别的酒来陪衬,你这买卖我可不做。”

  “别呀关爷,”李月寒知道他这是要砍价,所以也没着急:“这样,关爷,您看这码头人来人往,每天不知道多少货进出,我只跟您要一样东西,您要答应,我就按价格给您银子,您要不答应,就当我今天啥也没说可成?”

  听了这话,关爷倒是有了几分兴致,瞥了一眼李月寒,道:“那你倒是说说,你要哪样东西。要是酒商令,我可不能给。”

  “我呢,想要五十斤酸果。”李月寒说着,笑眯眯的看着关爷:“酸果我得自己挑。”

  “口气倒是不小,难不成酸果还能成酒了?”关爷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实话告诉你,酸果酒我们酒鱼楼也酿过,可是没个十年二十年的,酸果酒成不了气候,还容易坏,所以这次你必定是要赔本了,你手头没多少银子,还得养两个孩子,我劝你还是别动这些心思,好好的给我编竹筐地龙,反正你有多少我买多少。”

  “关爷,我说啦,我是有方子的。这酸果不比别的果子,可不能随便,前面还有许多工序,差一道儿可都要全坏事儿。”李月寒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笑僵了。

  要不是这位关爷一直照顾她的小生意,她可不愿意跟人这么讲话。

  听了她的话,关爷上下打量了李月寒好几遍,后道:“那你酿这酸果酒,要多少时间?”

  “照这会儿的天气,我要个二十天左右就能酿出来。”李月寒自信道。

  家酿葡萄酒一般没有那些酒庄里的讲究,只要葡萄够好,气候合适,二十天左右足够发酵成酒了。

  听李月寒说二十天就能酿出酒,关爷不由得蹙起了眉头:“你开玩笑呢把?就是我酒鱼楼最好的酒,那至少也得封坛个一二年才能拿出来卖,要不酒客可不买账!”

  “我都说了我有方子,跟一般的酒不一样!”李月寒陪着笑脸:“我这不是知道酸果在市面上流通得少,而且没有酒商令不能卖酒,又想着关爷这段时间对我孤儿寡母的也十分照顾,所以才找您帮忙的嘛。”

  听了这话,关爷又把李月寒打量了一番,然后微微点了点头:“行,正好今儿有一客商往华希县运了两百斤酸果,说是准备拿到国都去孝敬那些个权贵大臣的,我帮你说道说道,匀你五十斤不是问题,只是这银子你可得准备好了,孝敬贵人的酸果,那品相都是极好的,价钱也不低。”

  “好嘞,那我就在这儿等着关爷消息了!”李月寒说着,拉着两个小的就要坐下。

  “诶诶诶,”关爷简直哭笑不得:“这大太阳的你就打算让你两个孩子跟你在这儿暴晒啊?”说着,他挥了挥手:“到我酒鱼楼来坐坐吧,正好你要酿酒,也让你尝尝我酒鱼楼的鱼酒。”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中一喜,面上却不动声色:“多谢关爷照顾!”

  说着,她赶紧拿上今天送来的五个框子,让沐川牵好灵犀,跟在关爷后面,来到了只听过没见过的酒鱼楼。

  要不怎么说华希县的繁华都比得上留清城了呢。

  就一个建在码头边上的酒楼,光看外面的牌面,都比得上留清城最好的醉仙楼了。

  跟着关爷进了酒鱼楼,关爷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包间里让她等着,然后就走了。

  随后,小二端进来两道菜一壶酒,说是关爷吩咐的,然后也走了。

  “阿娘,这里好气派!”没了外人,灵犀的小嘴就开始停不下来了。

  吃了一口菜后,灵犀当即点头:“阿娘阿娘,这鱼鱼好好吃!像以前阿娘做的味道呢!”

  其实李月寒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不就是酒糟鱼嘛。

  在白云村的时候,李月寒原以为这个时代的人还不懂用酒糟腌鱼,现在看来是她想错了。

  也是,华夏几年前的文明,古人的智慧令人惊叹,知道用酒糟腌鱼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好吃你就多吃点儿,小心刺。”李月寒摸了摸灵犀的脑袋。

  想起今年灵犀四岁了,过个年就五岁了,到时候就得进碧玉章的空间里头用灵泉洗精伐髓,不由得有些担忧。

  转眼已经是盛夏,她和孟祁焕失联也有五个多月了,如今又是三皇子成了太子,沐川和灵犀得藏得更仔细写,所以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小心翼翼的过生活,绝对不能暴露才是。

  正想着,那边沐川已经帮着灵犀把鱼刺挑干净,然后自己也吃了起来。不一会儿,两条鱼菜就被两个小家伙吃了一半,剩下的他们都推到了李月寒的面前:“阿娘吃!”

  听了这话,李月寒只觉得窝心:“好,你们最乖了。”说着,李月寒尝了一口鱼肉,确实好吃,又尝了一口酒,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新鲜的鱼酒比之前端午和中秋给她打的就是不一样,不管是口感还是回味,都十分让人着迷。

  正吃着,包厢进来两个人。

  一个是关爷,另一个人一走进来,李月寒差点儿连筷子都丢了出去。

  温……温天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