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0章 你摘了我的葡萄!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0章 你摘了我的葡萄!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虚礼就不要了,入乡随俗。”温天磊架子端得高,自然一下子也不会就放下。所以拿扇子止住了李月寒的揖手,道:“既然我都来你章宁村了,好歹请我进去喝杯粗茶吧。”

  听了这话,李月寒连忙应声,开了门,把温天磊和关爷请了进来。

  不知道是不是李月寒的错觉,总觉得关爷的脸色怪怪的。

  “啧,你这地方小,收拾得倒是挺整齐。”温天磊端着架子进了门,一眼就把李月寒的小院子给打量完了。

  虽然院墙高,可是比起白云村孟家,这个院子简直小的可怜……

  “我一个妇道人家,平日没什么事儿就是收拾屋子下地干活儿,贵人说这话倒是折煞我了。”李月寒尽心尽力的让自己看起来狗腿一点,毕竟一般的乡下人面对这么个不知来路只知贵气的公子哥儿,那都是这个样子的。

  如今她身边没有孟祁焕,平时跟村子彪悍一点也就算了,大家就当她脾气臭也不会说什么。但是阶级差距在这里,她要真当着众人的面儿跟温天磊吆五喝六的,反而会让人觉得奇怪。

  更何况,还有个不知底细的关爷在一旁,李月寒就是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温天磊,也不能说。

  “来人,把酸果搬进来。”温天磊倒是没有纠缠什么,挥了挥手,让人把一大箱的葡萄搬进了李月寒的院子里:“我听关老板说你是要拿这些果子酿酒,我喜欢新鲜,所以这箱子酸果你就不用给我钱了,等酒酿好了,让关老板通知我一声,我去喝就成。”

  “好说,好说!”李月寒极力笑成一个狗腿子,连灵犀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行了,东西送到了,门儿我也认清了,我看你也没有给我泡茶的意思,我这就走了。”说着,温天磊转身,摇着扇子就走了。

  关老板想跟李月寒说什么,却听到门外温天磊传来了声音:“关老板,一起走吧,人家这是寡妇家里,回头传出什么不好听的,岂不是让人家在村子里难做人了。”

  温天磊都说话了,关爷也不好再留,应了一声后,轻声对李月寒道:“这是一品皇商家的大公子,要是你的酒得了他的赏识,说不定酒商令他还能给你一张,这酸果你可仔细着,稀罕物!”

  说完,也不等李月寒说话,关爷就走了。

  人都走完了,李月寒揉了揉已经笑僵了的脸,叹了口气:“这温天磊好端端的留清城不呆,跑到华希县来干嘛。”

  “应该是冲着阿娘的坛脍来的。”沐川一语中的:“阿娘和妹妹走后没多久,他就来咱们家,把阿娘留下的坛脍全带走了,银子倒是没少给。我当时还问叔……问阿爹,阿娘走了,他还怎么做坛脍生意,阿爹说他肯定是有自己办法的,眼下在华希县见着他,应该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吧。”

  听了沐川的话,李月寒点了点头:“也对,温天磊是商人,无利不起早。”

  说着,她的视线就落在了那五十斤葡萄上面,后知后觉道:“木头,我走之后,地里的东西都有仔细打理吗?”

  “有的,我走的时候都挂果了。”沐川老实的点头。

  “……”李月寒想骂人!

  她要是没猜错的话,温天磊送来的这五十斤葡萄,就是她自己种的!不然温天磊后院那一丁点儿葡萄哪里有两百斤!有个五十斤就顶天了!

  “哥哥,阿娘好像生气了。”灵犀小小声拉了拉沐川的袖子。

  “换我我也生气,”沐川忍着笑:“温叔叔送来的这酸果,应该就是白云村咱们地里阿娘去年种下的。”

  “那这么说,小铃铛也生气。”灵犀说着,鼓起了脸。

  听着他们俩的对话,再一看灵犀鼓鼓的小脸儿,李月寒不由得笑了起来:“你们俩还真是……”

  葡萄到位了,李月寒也不耽搁。

  把家里的大瓦罐洗了出来,然后用小剪刀,把葡萄一个一个从枝上剪下来,用清水简单的冲了两遍后,放在阴处晾干。

  然后趁着天还没黑,到村头杂货店买了两斤糖,扯了几尺蒸布,回到家的时候,正好葡萄也晾干了,瓦罐也晒干了。

  李月寒没着急去捯饬葡萄,而是一头扎进了厨房里,做了一碗红烧肉,一盘炒菠菜,一碗蔬菜鸡蛋汤,蒸了热腾腾的二米饭,招呼兄妹俩吃饭。

  饭后,天色开始黑了起来。

  李月寒这才开始处理晾干的,一院子的葡萄。

  沐川和灵犀兄妹俩负责给葡萄去蒂,李月寒则坐在瓦罐前,薅起袖子,把兄妹俩啊去了蒂的葡萄捏碎丢进瓦罐里,铺满一层后,就抓一把白糖洒在上面。

  两斤糖不多,但是一把一把的撒的话,倒也恰恰好把五十斤葡萄用完。

  然后李月寒就拿过蒸布,盖在三个大瓦罐上,三人一起小心翼翼的抬进了最背阴的那间屋子里。

  忙完这些事儿,灵犀已经困得不行了。

  李月寒又马不停蹄的给两小只洗漱完,送他们回房睡觉。然后搬了把躺椅在院子里等着。

  不一会儿,李月寒耳尖,听到有人跃上了墙头,当即翻身起来,看着正准备往下跳的,一脸尴尬的温天磊,冷哼了一声。

  “温大少居然多了个夜翻寡妇墙头的爱好,可真是稀奇呢。”

  “我的姑奶奶,我知道错了。”温天磊笑嘻嘻的凑了过来:“我实在没法子了,你都不知道,留清城那些人爱死了坛脍,你不在,我没货了,你说我是不是得来找你来。”

  “少胡说,”李月寒瞪着温天磊:“你这次是不是把我的葡萄全摘了?”李月寒双手抱在胸前,定定的看着温天磊:“你知不知道现在还不是葡萄成熟的最好季节啊!”

  “我知道错了,”温天磊讨好的笑道:“我这不是,算是亲自给你送货上门嘛。而且我也是实在担心你,所以也想看看你现在过得怎么样。说实话,没了你,我对那些胡商梵商都没了办法,生意都丢了好几大桩呢!”

  李月寒看着温天磊态度这么好,便也露出了笑脸:“那你应该也明白,原来的李月寒是死了的,那些权贵只要打听打听就知道你的坛脍是我做的,我死了还给你供货,我不是白死了?”

  “我就是跟你打个商量来的,”温天磊笑着扶着李月寒坐下,道:“这样,我是打算跑一趟,然后对外宣称我找到了个贼,这个贼呢,偷了你的坛脍秘方准备拿到国都去换钱,正好让我买下了,是不是很周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