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5章 臭不要脸的老娘们儿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5章 臭不要脸的老娘们儿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熬了一晚上的大骨汤,整个章宁村上下都闻见了这股子香味。不少人想知道李月寒在做什么,李月寒只说是嗷猪筒骨,给沐川补身子。

  本来想讨两口汤喝的听说是给她家儿子补身子的,也都不好意思要了。

  只不过这消息风一样的就传遍了整个村子,大家都夸这小寡妇在孩子上可真舍得花钱。

  李月寒倒也没管那么多,中午只用瓦罐蒸了饭,舀了熬得浓稠的汤拌了饭,就算对付过去了。

  随着时间越久,熬的汤色也就越是浓稠,呈现出一种乳白色。

  下午时候李月寒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把汤盛出来,放进赶紧的瓦罐里,然后起了猛火,挖了一大勺牛油,把香料丢进去爆炒,香得呛人的时候,又把牛骨棒的汤尽数倒回了锅里,加了一瓢烧开的山泉水,煮至沸腾,然后撤掉了一半的灶火。

  羊蝎子汤也差不多,只不过香料加倍,没放辣椒。

  另外李月寒又找了一个干净的瓦罐,把牛油扔进去,烧至沸腾之后,把剁碎的辣椒等香料丢进去爆香。

  直到香料都爆成黑炭了,李月寒这才仔细的把香料一个一个的剃了出来,将爆过香料的牛油放到凉水里等待冷却。

  他们家这一顿操作,村子里又有大半人吃不下饭了……

  两种火锅底料李月寒做了三天,章宁村的人也香了三天。当李月寒封坛冷凝的时候,大家终于不用每天就着香味下饭,馋得口水直流了……

  转眼又是赶集日,李月寒把两个大瓦罐放进特质的篮子里,然后带着这两天编的篓子和两个孩子,一起坐上了荣叔去华希县的马车。

  “啧啧,韩悦妹子,你这几天都在捣鼓什么,每天都香死人了。”周嫂子虽然跟李月寒住隔壁,但是李月寒平日里是不爱迎客的,再加上她这几天做火锅底料更是要背着人,所以就连周嫂子都不知道李月寒在做什么。

  “嗨,还不是木头这孩子,奔波了好几个月回到我身边,这一路上风餐露宿的,没少吃苦,我就想着给他连顿几天的筒骨汤喝,长长个子。”

  听了这话,大家不由得对李月寒都侧目了起来,自然,多数都是不信李月寒的。

  但是扭头看一下瘦瘦的,在同龄人里个子也不算高的,做娘的心疼孩子,咬咬牙两个猪筒骨还是买得起的。

  再一想沐川刚到章宁村的时候,脸色很差,看起来没什么精气神儿,今天一看,孩子脸上都红润了不少,自然也多信了李月寒几分。

  “韩寡妇你还真是舍得给孩子花钱。”不知道谁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顿时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哪有人当着寡妇面喊人家是寡妇的……再说,李月寒来村子这几个月没给村子里闹妖不说,还帮着把常家那位弄走了,帮汪兰找到活计。大家以前是讨厌常家的和孔家的两个寡妇做腌臜事儿才直接“寡妇寡妇”的喊她们的。

  可李月寒哪里一样了。

  “呵呵,”李月寒干笑了一声,心里默默为不存在的齐大力点了根蜡,而后脸色一沉:“有爹生没娘养的东西,狗嘴净放狗臭屁,感情那嘴不是用来好好说话是用来屙屎的。”

  李月寒骂人可是不留情面的,怎么恶心人怎么来。所以从绣样一事之后,已经很少有人敢来触李月寒的霉头了,今儿说话的那个就是赵家媳妇儿,赵欣儿的娘曹氏。

  赵欣儿的事儿之后,李月寒可是被曹氏记了仇,而且那天聂地宝上赶着帮赵欣儿,村子里早就有了两人早已私相授受的流言了。赵欣儿不得已,只能公开说自己要在家孝顺爹娘,到十八岁才会嫁人。

  好好一姑娘家,正是议亲的好年纪。在曹氏的心里,要不是李月寒不给面子,赵欣儿也不会被聂地宝污了名声。现在好了,大好年华留在家里,没有媒婆敢上门提亲,再想嫁,也只能是个老姑娘了。

  所以曹氏暗地里是恨极了李月寒的,她可不觉得赵欣儿那天把聂地宝当枪使有什么不对的,在她看来,聂地宝就是坨屎,她女儿能让聂地宝帮忙那是聂地宝的福气,也是李月寒的福气。

  “寡妇就是寡妇,屁股不干净不说,嘴也脏得厉害。”曹氏阴阳怪气的接了一嘴。

  李月寒当即认出了她是赵欣儿的娘,联想这段时间村子里的大事小事,心里便了然了,面上也不恼,轻声笑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赵欣儿的娘啊。听说之前不少媒婆上赵家给欣儿姑娘提亲,可欣儿姑娘的娘亲都拒绝了,现在是生生要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留在身边当老姑娘了,啧啧啧,真是可惜。”

  吵架这种事情,不在于你骂得有多狠多脏,而是你有多能戳人痛点。

  对于曹氏来说,赵欣儿现在就是她最大的痛点。

  果然,李月寒一说完,曹氏就“嚯”地站了起来:“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不愿意帮我们家欣儿卖绣样,那聂地宝会趁机占我们家欣儿的便宜,侮了我们家欣儿的名声吗!”

  “你也知道赵欣儿是你的女儿,那你为什么不帮她去卖绣样?”李月寒看着曹氏:“我还以为赵欣儿娘死了呢,原来您活着呢?敢情你一直活着啊?”

  “你个浪蹄子,看我今天不撕烂你这张嘴!”曹氏气得七窍生烟,这会儿牛车没到出发的时间,车上人也不多,曹氏气得上来就抓李月寒,被李月寒轻巧的避开了之后,曹氏居然伸手朝着灵犀的发包抓去。

  李月寒面上一冷,站起身对着曹氏就是一脚,曹氏“哐当”一下直接从牛车上跌了下去。

  李月寒站在牛车上,面色冷肃的看着从车上跌下去,正在地上哀嚎不断的曹氏,道:“臭不要脸的老娘们儿,你跟我斗嘴动手都无所谓,你敢动老子的儿子女儿,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说完,李月寒轻巧的从牛车上跳了下去,一脚准确无误的踢在曹氏的下巴上,本来要爬起来战斗的曹氏重新躺到了地上,紧接着,李月寒骑在曹氏的肚子上,双手左右开弓,每一巴掌都结结实实的落在曹氏的脸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