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7章 爷看不上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7章 爷看不上你!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不……不可能……”曹氏打死也没想到今天会出这么大的乱子,坐在地上白着脸,双眼都涣散了。

  “什么不可能!方大夫行医多年,难不成还会冤枉你吗!”周嫂子第一个骂了起来:“咋的,刚才跟战斗的老母鸡一样,现在知道不能随便跟人动手了!要不是最开始韩悦妹子护着小铃铛,他们一家三口今天都得让你打死了!”

  “我看着也是这样,本来大家好端端的在牛车上坐着,曹氏你阴阳怪气乱放屁被骂了就闭嘴就是了,还想对人家四岁的女儿下手,这要换做是我,豁出去我这一条命我也要把你也打得半死不可!”

  “可怜韩悦妹子本来就一个女人家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本就不容易,还被曹氏这个恶妇这般欺负,这下他们家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余村长也没想到李月寒伤得这么重,一时间也有些难做了起来。

  这要是只受了点儿皮外伤,让曹氏赔点银子再赔点药钱就行了,可眼下大的昏迷不醒,小的重伤不起,最小的跪在自己面前恳求自己秉公处理。

  当村长这么多年,余村长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挑战。

  就在这个时候,“哒哒”的马蹄声传来。众人看了过去,见到一辆浮夸而又豪华的马车慢慢停了下来。赶车的是一个俊俏的小厮,见到这里围着许多人,便朗声问道:“请问一下,韩家怎么走?就是带着一双儿女的小婶子家!”

  众人沉默,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道,把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的李月寒和沐川让了出来。

  坐在马车里的温天磊没听到外面有人回答,好奇之下便掀开了马车帘,一看就吓白了脸。

  不等小厮说话,温天磊急吼吼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三步两步冲到李月寒跟前,探了探她还有鼻息,又见沐川神色清晰,然后才怒气冲冲的走到跪在村长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的灵犀身边,一把将小姑娘抱了起来,沉声冷色看着村长:“是谁对我嫂子动手的。”

  大家本来还在疑惑温天磊的来历,一听坐着这么豪华的马车来的人居然是李月寒的小叔子,便更加沉默了。

  女人打架村子里不是没有过,豁的出去的打成什么样的都有,所以最开始并没有人来拉架。

  就是没有打成今天这样的……

  眼前这个抱着小铃铛的公子哥儿浑身贵气,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主儿,赵家曹氏这次算是踢到了铁板了。

  “跪在那边呢,”余村长叹了口气,决定公事公办:“把韩悦妹子打成这样,还对孩子动手,我本来是准备把曹氏捆了送官的,不知这位公子您和韩悦妹子是什么关系?可是她的亲人?”

  “齐大力是我的救命恩人,临死前托付我关照他的妻儿。”温天磊知道不能轻易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便含混了过去:“本以为章宁村民风淳朴,没想到居然有这样黑心的玩意儿!”

  “大夫已经看过了,韩悦妹子的耳朵被曹氏打废了,磕着了头,还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木头的肋骨被曹氏一脚踹断了三根,伤得厉害。”余村长叹了口气:“这位公子,看您衣着华丽,必然不是个缺钱的主儿,虽然我说不合适,但是还是要请你出出钱,千万别让韩悦妹子有事儿!”

  听了这话,抱着灵犀的温天磊面色冷得很:“我出钱?凶手难道不需要负责?曹氏是吧,重阳,带上小的们,去这个曹氏的家里,把值钱的都搜出来,看看能换多少钱!”

  “是公子!”赶车的重阳远远应了一声。

  温天磊出门本来不爱带小厮的,但是今天还真巧了,就带了四五个小厮出来冲风头。在酒鱼楼等了半个上午都没见到李月寒人,便驾着马车来了章宁村。

  没想到一见到就是这样一幅景色,可气死他了!

  “您是村长对吧。”重阳带着小厮走了之后,温天磊就眯着眼睛看着余村长:“那就麻烦村长大哥把凶手送去衙门,带我一句口信,请县台务必重判,不然他温大爷第一个不同意!”

  说完,温天磊就抱着情绪已经平复不少的灵犀,盘腿坐在了昏迷的李月寒身边。

  章宁村的人不晓得“温大爷”这三个字代表什么,可做官的没有不知道一品皇商温家的。而温家三个少爷,分别是温大爷,温二爷和温三爷,其中,就属温大爷脾气最臭。

  曹氏很快被村民们自发捆了起来,闻讯赶来的赵大宝看着自个儿的媳妇儿被捆走,加上家里又被闯进来的几个会功夫的人翻了个底儿朝天,当即眼红了起来,仿佛是发怒的公牛一样冲到了村长面前:“你这个村长咋能胳膊肘往外拐!就算俺媳妇打了那个小寡妇又咋样!人又没死!凭啥抓俺媳妇儿!”

  村长被赵大宝吓了一跳,心里也是不高兴得要命:“是啊,人家韩悦妹子是没死,但是现在醒不醒的过来还两说,更别提你媳妇儿还踹断了木头三根肋骨,我是村长,我有权利拧她去见官!”

  “那有强盗进俺家翻箱倒柜的,你这个村长管不管!”赵大宝拦着牛车不让走。

  “哼,”一直没说话的温天磊冷哼了一声,手里依旧抱着哭唧唧的灵犀,站起了身,倨傲的看着赵大宝:“去你家的人是你爷爷我的手下,你媳妇儿把我嫂子伤成这样,我不过是去要点医药费罢了。那个,方大夫,你方才说,我嫂子和我侄子这样儿,大概需要多少钱来着?”

  方大夫叹了口气,没有夸大,实话实说:“韩悦妹子伤在头上,要是醒过来了还好说,要是没醒过来,光是用药吊着性命就得大几百两,木头的伤也重,接骨疗养的话,少说也得二三十两银子。”

  “听见了没,”温天磊冷冷的看着赵大宝:“把你全家卖了都不够的!”

  “公子,”一个清脆的声音略带焦急的穿过人群而来,赵欣儿一脸着急的走来,看了一眼自己的爹娘,然后一咬牙跪在了温天磊的跟前:“公子若是看得上我,就把我带走做丫鬟,还请放我爹娘一马!”

  “爷看不上你!”温天磊干干脆脆的翻了个白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