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29章 赵家父女内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9章 赵家父女内讧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你想什么呢,”李月寒瞥了温天磊一眼:“我只见过方大夫两次,怎么会跟他串通好。而且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曹氏突然发难,我哪里又能未卜先知。”

  “那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温天磊急吼吼的问道。

  李月寒不知道温天磊知不知道碧玉章的秘密,所以不好明着说出来,只能哼哼唧唧道:“我会一种秘法,可以掩盖真实的脉象,除非是行医多年的百岁老人,否则任凭你医术再高超也发现不了。”

  听了这话,温天磊狐疑的看着李月寒:“有这么厉害的东西?”

  一般来说他当然是不信的,但是转而一想,李月寒当初既然能带着灵犀死遁离开白云村,一定也是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的。

  虽然温天磊好奇心强,但是却很懂得分寸,不会去探听别人的秘密,故而也强行摁下了自己的好奇心,没有继续追问。

  “一会儿到了我家以后,我把这新方子做给你试吃。”李月寒的心思都铺在火锅上,虽然家里没有合适的铜火锅,但是家里有铁盆和炉子,勉勉强强能做个火锅吃。

  “在你心里除了赚钱就没别的了吗?”温天磊忍不住问道。

  “还有两个孩子呀。”李月寒说着,笑眯眯的悄悄掀开了一角车帘,眼看着自家在不远处了,赶紧把灵犀塞到了温天磊的怀里,示意沐川跟自己躺下,后看着温天磊道:“做戏做全套,你不要穿帮啊!”

  说完,不等温天磊回答,李月寒就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血色也在一瞬间褪去,倒是比刚刚还苍白上几分。

  见状,温天磊是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但是温天磊猜测,应该和孟祁焕脱不了关系。

  正想着,马车停了下来,正好是李月寒家门口。

  温天磊抱着灵犀从车上跳了下来,小灵犀从怀里掏出了家门钥匙打开了大门,然后温天磊指挥着小厮把李月寒和沐川轻手轻脚的从马车上抬了下来,送到了房间里。

  他们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没有去赶集的村民,大家见李月寒被人半死不活的抬下马车,不由得都议论了起来。

  “刚刚听说在村口,赵家曹氏那个泼妇把韩悦妹子给打了,我还以为是假的,以前韩悦妹子不管是手上还是嘴上可都没吃过亏啊!”

  “呸,你也不看曹氏那个泼妇多大块头,韩悦妹子多大块头。就一个屁股蹲儿坐在韩悦妹子的腿上,韩悦妹子的腿都能被曹氏坐折了,动起手来哪里能讨得了好。”

  “她们好端端干啥动手啊?韩悦妹子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也不是会主动惹事的主儿啊。”

  “嗨,你们还不知道啊,还不是因为赵家那个女儿,曹氏平日里金贵着自己的闺女,韩悦妹子不肯帮赵欣儿卖绣样,人家就记恨上了呗。”

  ……

  正好说到这里,赵欣儿也气喘吁吁的来到了李月寒家门口,听到大家都在说自己害了自己的娘,不由得深色一凛,看着窃窃私语的众人,道:“我已经和赵大宝断绝父女关系了,请你们以后议论他们家的事情的时候不要再带上我!”

  说完,她一头闯进了李月寒的家里。

  “哦哟真是作死,她娘为了她都被绑了送官了,这天杀的赵欣儿居然这个时候要跟爹娘断绝关系!啧啧啧,真是无情无义,喂不熟的白眼儿狼!”

  “可不是嘛,亏得曹氏那么金贵她,现在……啧啧啧……”

  ……

  赵欣儿现在心里眼里都是温天磊,才不管别人是怎么议论自己的。

  一进了李月寒家的大门,赵欣儿就看到两个小厮守在一个房间门外,凑上前去,正好看到温天磊坐在李月寒的床前,灵犀被他抱在怀里,屋内的躺椅上躺着沐川。

  “温公子!”赵欣儿被拦在门外进不去,便大声喊了起来:“男女有别,还是让我来照顾韩嫂子吧!”

  “……”温天磊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一脸殷切的赵欣儿,有点苦恼。

  为什么女孩子家的脸皮可以厚到这个程度?

  温天磊是没有听到赵欣儿扬言和赵家断绝关系的那番话,要是听到的话,必然会对赵欣儿竖起大拇指。

  能把自己作到这个地步的人,也是个蠢到极致的东西。

  “温公子?”见温天磊看着自己不说话,赵欣儿不由得红了脸,站在门口的姿态也有些扭捏了起来:“这么看着奴家作甚?”

  “想吐。”温天磊面无表情的吐出这两个字之后,扭头继续盯着“昏迷不醒”的李月寒了。

  赵欣儿全然没想到温天磊会这么说,就算她脸皮再厚,此时也是臊红了脸,不好意思再凑上前去了。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温天磊的小厮重阳就带着大包小包进了李月寒家的院子。见赵欣儿在一旁的屋檐下坐着,也不着急,让人放下东西,冲着屋内大喊:“公子,赵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搬过来了,属下粗略算了一下,除了搜出了现银二十五两之外,零零碎碎能卖得上价钱的,也就十两左右。”

  此时,赵大宝也来到了李月寒的院子外头,只不过没进去。

  此时看到重阳把东西丢了一地,脸色更是灰了几分,看向院子里的赵欣儿,眼神也愈发狠毒了起来。

  “转告曹氏的夫君,让他尽快筹钱。等会儿大夫到了,还有的是他花钱的时候。”温天磊人不露面,声音倒是从里面传了出来。

  “是!”重阳领命后,走到大门口,看着面色漆黑如锅底的赵大宝,道:“我家公子的话你听到了吧,要是凑不齐嫂夫人的医药费和损失费,我不介意去县里亲自禀告县台,抓了你们全家去充军。”

  听了这话,赵大宝还没反应,在院子里的赵欣儿就连忙道:“这位小哥,我已经不是赵家人了,不要把我算在内。”

  “你个赔钱货!”赵大宝原本面对重阳就有巨大的心理压力,听到重阳说不凑齐银子就要把他们全家抓去充军,本就已经气狠了,又听到自己捧在手心里呵护着长大的闺女当众如此说,赵大宝当即气得要吐血。

  “大夫来了!”去县里请大夫的小厮终于回来了,不等赵家父女闹开,就赶紧拨开开热闹的人群,领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和一个扎着两个发包的小童穿过了人群,来到了重阳面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