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30章 温天磊倾情演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30章 温天磊倾情演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快进去吧,公子还在里面守着,嫂夫人还没醒。”重阳没空听赵大宝父女俩窝里反,便赶紧领着大夫进了房门。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里头,都在好奇,李月寒是不是真的伤得那么重。

  大夫进了屋,先是处理好了沐川身上,被李月寒用碧玉章的力量伪造出来的“伤势”,然后才来到李月寒面前。

  仔细的号了脉后,这位大夫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温公子,嫂夫人的情况很不好,请容我施针救治,否则将有性命之虞。”

  听了这话,温天磊愣了愣,李月寒该不会是弄巧成拙了吧?

  “温公子?”大夫见温天磊晃神,又喊了他一声。

  “好好!只要你救活我嫂子,诊金不是问题!”温天磊连忙抱着灵犀让出了位置。

  床上的李月寒仿佛没了生机一般,静静的躺在那里,嘴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温天磊看着大夫往李月寒的头上扎针,下意识的捂住了灵犀的眼睛。

  “阿娘会没事的,对吗?”灵犀年纪小不经吓,说话的声音里都带着浓浓的哭腔。

  “放心吧,叔叔让人把最好的大夫请来了,你阿娘一定不会有事的。”温天磊轻声安慰着灵犀。

  外头好奇心重的村民已经跑到院子里来了,尾随着大夫来看屋里的情况,刚才大夫说的那番话也传了出去,赵大宝面无血色,当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嘴里喊着“完了”,双眼竟是失焦了。

  而赵欣儿则不同。

  她在李月寒的门口站着,扬着脖子一脸的倨傲。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刚刚及时和赵家断绝关系的决定真是机智的一批。

  就算大家背地里骂她又怎样,眼下温天磊在这里,只要能跟温天磊走,这些泥腿子的看法她赵欣儿又何必放在眼里。

  大夫在李月寒的脑袋上扎了针之后不久,李月寒的双耳流出了不少血迹,嘴角也有血迹涌出。本该是骇人的状态,但大夫见到鲜血流出,倒是松了口气,拔掉了李月寒头上的银针后,转身对温天磊道:“这位夫人已经没事了,只需好生调养,不要做重活,养个一年半载,身体便可复原。”

  “养个一年半载?”温天磊歪了歪头:“怎么个养法?”

  “这……”大夫正打算说只需要好生休息便可的时候,就接到了温天磊的眼神示意。

  活到了他这个岁数,自然是人精儿一样,当即反应了过来:“如果有条件的话,自然是少不得名贵药材调理的,而且夫人伤在头上,耳朵也受了重伤,若是能得燕窝滋养,后期辅以鹿茸入药,便可活血化瘀,保全耳朵。”

  听了这话,温天磊点了点头,又问道:“一定要鹿茸吗?别的不行吗?”

  “自然可以,只不过夫人伤在头上,若不是用鹿茸这种顶好的药材调理气血的话,那么脑袋里的淤血会一直散不掉,严重的,会让夫人神志不清,往轻了看,也会让夫人生活不能自理。”

  被小厮拖到门口听话的赵大宝听了这些话,已经心如死灰了。

  “赵大宝,你可全听到了?”温天磊转头看向坐在门口的赵大宝,厉声问道。

  “这位爷,小人都听到了,但是小人全部家当加起来卖掉都买不起一钱鹿茸,那玩意儿比黄金还贵,小人真的没有办法!”赵大宝此时倒也老实了下来:“本来把俺闺女卖了或许还能换个十几两赔给韩悦妹子,可是俺闺女嚷着要跟俺断绝关系,而且……就算卖了俺闺女,加上俺赵家全部家当,也买不起鹿茸啊!”

  赵大宝说的是实话,温天磊见他此时算是老实,倒是没再为难:“那行,你既然没有银子赔,那就让县台重判曹氏吧。至于你的闺女,她说要跟你断绝关系就是能断的吗?没想到你这个当爹的这么窝囊,换做是小爷我,这样的闺女早就打死埋后山喂野狗了。”

  说着,众目睽睽之下,温天磊掏出了一颗小金元宝放在大夫的手里:“大夫,屋里躺着的是我的嫂子,她夫君为了救我而死,所以不管花多少银子,都请您务必治好我嫂子,她还有一双儿女要照顾。”

  听了这话,原本觉得自己的做法有违医德的大夫顿了顿。

  原本大夫以为温天磊要趁机大肆敲诈一番,可是却没想到温天磊居然不敲诈,只说让县台重判,还拿了金子出来,让自己好好治疗李月寒。

  感觉好像自己的做法也没有违背医德哈?

  这么想着,大夫连连点头:“公子放心,老夫一定会尽全力救治嫂夫人。”说着,他后退半步,冲温天磊作了一揖。

  此时此刻,在这上了年纪的大夫的眼中,温天磊简直就是大义之人,不得不敬!

  “重阳,你找两个人,一个送大夫回县里抓药送回来,一个陪着大夫去县衙做个证,等曹氏判了再回来。”温天磊大手一挥,重阳就领命下去了。

  看热闹的人都不由得唏嘘了起来。

  竟然有人在默默议论,说李月寒有这么大一个靠山早不说,在他们面前装穷装弱小,害得曹氏踢到了铁板,真是过分。

  听到这样的话,温天磊把灵犀放在房间里,让人守好房门口,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赵欣儿等了许久,终于见到温天磊出门,当即欣喜的迎上前:“公子……”

  “滚开,”温天磊毫不留情的瞥了赵欣儿一眼:“小爷的不想看见你的丑脸,恶心!”

  赵欣儿不由得愣住了。

  她丑?她可是这十里八乡最俊俏的姑娘啊!

  “诸位,”温天磊才不管赵欣儿什么反应,他朗声向外面议论纷纷的村民们,道:“齐家嫂子韩悦是我恩人的夫人,当初他们夫妻二人为了躲避兵祸从南方一路北上,路上遇到被山匪打劫后重伤的我。因为当时伤得太重,我已经感染了痨病。是齐家夫妻二人不嫌弃的日夜照顾我,我才得以活命。”

  “后来山匪卷土重来,齐大哥以一己之力拖了山匪片刻时间,也就是那个时候,齐大哥受了重伤,被我传染了痨病。”

  “我们兄弟二人为了不连累嫂子和孩子,逼着嫂子带着孩子先走。嫂子离开以后,齐大哥尽心尽力的照顾我,最后我被家丁找到了,但是齐大哥因日夜照顾我,没撑下来。”

  说着说着,温天磊居然抹起了眼泪。

  情真意切之至,让屋里的一家三口酸倒了牙……

  他们以前怎么没发现温天磊这么会演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