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0章 为什么……是孟祁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0章 为什么……是孟祁焕?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就在李月寒以为温天磊突然清醒了的时候,这人又憨笑了起来:“考我是不是,小嫂子在这儿考我对不对!”

  说着,他撑了撑桌子想站起来,但是却还是被酒劲儿给打败了:“呼……我告诉你啊李月寒,你不能去国都,你去了要危险了可就麻烦了。华希县……华希县现在对你来说,可是最安全的啦!”

  “我知道,我不去国都,我问问还不行吗。”李月寒哄着他,声音依旧轻柔。

  “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温天磊又是冲天豪迈一挥手。

  “那你告诉我,国都在哪个方向?要怎么走?”李月寒又问。

  “国都啊,嗨,那还不简单。”温天磊端着自己通红的脸,笑眯眯道:“华希县……唔……往北,马车走两天,就到国都啦!”温天磊说着,戳了戳自己的脸:“但是国都好难进去,你……嗝~你要有行脚令才能去!”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声音又温柔了一个度:“那我再考考你,行脚令怎么弄,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了!”温天磊一脸“你是不是在逗我”的表情看着李月寒:“小爷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就没有不知道的!那行脚令,你只要跟村长要一张就行啦!然后出华希县的时候,再跟华希县的守城换一张就行啦!然后到了国都,再跟国都的守城将换一张就行啦!”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温天磊说着,压低了嗓子,一脸神秘道:“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张一张换的!换回了最后一张行脚令,还要还给你们村长!”

  说完,温天磊吐了口热气:“这屋顶怎么在转啊,谁在推着我转,小爷我太晕了,不行了不行了,先睡了……”

  话音刚落,温天磊就一头扑在桌子上,竟是醉倒了。

  见状,李月寒满意的笑了。

  “婶婶,你要去国都做什么?”沐川见温天磊醉过去了,便神色严肃的开口问道:“叔叔说了,我们不能去国都,会有危险的。”

  “我知道,”李月寒摸了摸沐川的头:“但是你叔叔现在在国都,我不放心,就像去看看,你们放心,不会有事,我只看他一眼就回来。”

  听了这话,沐川沉默了一会儿后,道:“正好春闱放榜的时间才过去过久,婶婶如果想去国都看看叔叔的话,眼下倒是最好的时机。”

  “你不阻止我?”李月寒惊讶。

  “我知道拦不住你的,”沐川说着,小脸严肃:“婶婶要做的事情,连叔叔都拦不住,更何况是我呢。”

  听了这话,不知道为什么,李月寒的心里竟然有些心酸:“你放心,这一次去,婶婶一定小心再小心,不会出什么事情。况且那些躲在暗地里的人现在都以为你们兄妹俩死了,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的。”

  “但是还是要多留几个心眼,”灵犀也奶声奶气的开口了:“婶婶走的时候,记得把章子带上,要是有危险可以保命!”

  见两个小豆丁都这么关心自己,李月寒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暖,将他们兄妹俩拢到自己身边,一手一个的搂着,道:“婶婶这么聪明,已经会逢凶化吉,一帆风顺的。待会儿把这个醉成一摊泥的温天磊送上离开的马车,婶婶就准备启程了。”

  “到时候我们就对外说婶婶近日病情恶化,需要卧床静养,也可以闭门不出了。”沐川很是时候的接了一嘴:“但是婶婶要答应我们,只能去十天,十天之后你要是不会来,我们就去找这条醉汉。”说着,沐川指了指已经昏睡过去的温天磊。

  听了这话,李月寒抿唇一笑,点头应了。

  把醉死过去的温天磊交给重阳送上马车后,李月寒又打了一壶葡萄酒让重阳带回去给温天磊尝尝。看着马车离开了章宁村的地界,李月寒回家拎起了那十斤肉,去了余村长家。

  余村长本来就觉得委屈了李月寒,再加上余嫂子又跟李月寒很合得来,所以余村长压根儿没问李月寒要行脚令干什么,就立刻翻出来给了她,只是那十斤肉却是说什么都不肯收下。

  回到家里,李月寒嘱咐沐川照顾好灵犀,又留下了一小坛灵泉水,以防灵犀发病之后,第二天,趁着天色还没亮,村子里大家伙儿还没出门的时候,就易了容,背上行囊去了华希县。

  李月寒怕被认出来,所以把自己打扮成了面色有些发黄的半老徐娘,再加上行脚令上写了她是寡妇,李月寒几乎是没收到什么盘问就顺利换了行脚令,出了华希县往北去的城门。

  搭了一辆马车,李月寒又在路上颠簸了两日,除了有些累之外,一路上倒是没遇到什么危险。第三日,她终于来到了国都城外。

  因为马车是不进城的,所以李月寒在城外就下了车,跟在一群人身后,在守城将处换了行脚令后,李月寒穿越两年,第一次来到了这个国家的经济文化中心。

  看着不同华希县和留清城的繁华街道,李月寒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即便繁华如华希县,也不能做到每一条街道上都铺上青石板。而且还有类似于环卫工人一样的人,在沿途打扫,把地上的垃圾归拢进手上的袋子里。

  走了好一段路,李月寒觉得有些累,正打算跟人打听一下将军府在哪里,客栈在哪里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喜乐声,伴随着整齐的脚步和零星可闻的马蹄声,周围热热闹闹的群众非常迅速的闪到街道两侧,纷纷跪下。

  有人见李月寒没跪下,还强行把她扯到了地上:“你不要命了!今天可是公主出嫁的大日子,要是让人看到你直愣愣的站在这里,等会儿就拉去砍杀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连忙道谢。跪是不可能跪的,她只是借着裙摆的掩饰,蹲在地上而已。

  很快,亲喜队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繁华热闹的街道两侧也响起了议论声。无非就是夸新郎真俊之类的。

  李月寒悄悄抬头看去,见到一个英伟的男子坐在扎了红绸布的高头大马上,正神气的领着身后的大红喜队走来。

  “看,这新郎可真俊!听说公主也美极了,只是从未有人见过,但她的文章可出名了,是咱们国都第一才女呢!”周围有人与有荣焉般喜气洋洋的议论着。

  可李月寒却如遭雷劈一般,缓缓的站了起来。

  马上坐着的新郎,为什么……是孟祁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