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3章 李月寒的小想法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3章 李月寒的小想法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二人又温存了一会儿,孟祁焕还是成功的挤进了李月寒的被窝。

  之前两人虽然也同塌而眠,但是每一次孟祁焕都尊重李月寒的决定,只睡觉,不动手动脚。但是今天却不一样。

  李月寒跟他在被子里头打了半天的架,身上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装可怜:“你行行好饶了我吧,我一个柔弱的女子,不是你的对手!”

  听了这话,孟祁焕倒也十分温柔,轻轻的吻了吻她头顶的发,道:“天黑以后,我送你出城。”

  “这就走?”李月寒下意识的就把心里的话给问了出来,说完就后悔了。

  “不舍得走也可以,我让人去把孩子接回来。”孟祁焕应道。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李月寒赶紧阻止。

  虽然孟祁焕没有跟她说过具体他现在在做什么,但是既然孟祁焕说过了夏天才是能把他们仨接来的最好时候,那现在肯定是有危险的,所以她想都不想就阻止了。

  “那是夫人不舍得我了?”孟祁焕简直把“不要脸”这三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李月寒乖巧的躺在被窝里,只露出个脑袋,巴巴儿的看着孟祁焕,道:“能不能帮我在国都开一家红楼?”

  一听这话,孟祁焕险些从床上跌了下去:“你开红楼做什么?”

  “我知道,各大势力在国都盘根错节,水深得很。但是红楼是什么地方,是三教九流汇集之地,想要获得情报讯息,红楼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李月寒的事业心可不小:“有了红楼做傍,我也能给你探得一些消息。”

  听了这话,孟祁焕捏了捏李月寒的脸:“不行!”

  “为什么!”李月寒急了!

  “你也说了,红楼是三教九流汇集之地,我怕你被欺负。”孟祁焕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而且我的夫人貌美如花,要是让什么人看见了上了心,我岂不是给自己添不痛快。”

  “我可以扮丑的……”

  “月寒,你不知道,国都里有的人就喜欢丑的。”

  “那我扮成男人!”

  “也有喜欢小倌的。”

  “那我扮成老太婆总可以了吧!”

  “上了年纪的人未必就喜欢年轻貌美的小姑娘。”

  “我……我……我扮成丑不拉几的老太婆!”

  “我说了,国都有人恋丑,越丑越喜欢。”

  “……”

  李月寒彻底没词儿了。

  她原来还想好了,京剧昆曲等戏曲都是国粹,而她小时候因为爸妈常吵架打架,经常跑去爷爷奶奶家一住就是一个月。她的爷爷是个老票友,家里珍藏了不知道多少戏剧唱碟,李月寒跟着也没少听,跟没少跟着哼哼。有时候爷爷奶奶兴致来了,还会教李月寒来个什么鹞子翻身什么的身法步法。

  当年要不是她妈极力阻止,李月寒很可能都去学戏去了。

  而来到了东翰国之后,李月寒也曾去过红楼听过小曲儿。

  但是这时候的小曲儿尚未成气候,大家只听个声音唱功,至于什么流派类型之类的,是压根儿没有的。

  所以她才想建个与众不同的红楼,楼里的姑娘李月寒可以手把手的教她们唱戏,到时候不愁没有客。

  要说赚钱,李月寒之前虽然没少靠卤肉赚钱,现在的火锅也是很快的来钱手段,但是到底她一个人成不了大气候。

  所以,她早就想过,有机会的话,手里的钱够了,她一定要搞一个戏院,再不济也要组一个戏班子。虽然她不知道戏班子里的规规矩矩,但是东翰国还没有戏班子,她完全可以自己立规矩。

  可惜,她熊熊燃烧的创业之心就这么被孟祁焕无情的打压了……

  看到李月寒一脸的失落,孟祁焕也有些不忍心:“我手里倒是有个红楼,里面管事的是我的死士,对外称红三娘,如果夫人真的想要办个红楼的话,不如就把我手里的红楼接过去吧。”

  “真的?”李月寒顿时眼前一亮:“不反悔?”

  “真的,”孟祁焕无奈而又宠溺的点了点头:“只不过有一条,所有事情你都只能幕后去做,明面上的事情有红三娘就够了。”

  “好!”做幕后老板嘛,这种事情想想也不错。

  只不过……

  “等一下,红三娘是女的对吧?”李月寒瞪圆了杏眼:“还是对你忠心耿耿的属下?”

  “呃……”孟祁焕头一回体会到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是这样的,红三娘是我的死士,就是说,我让她去送死她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那种。”

  听了这话,李月寒更觉得不对味儿了。她虽然没少在电视剧里看过死士对主人的忠心,但是如今身处其中,却得知有一个女人愿意为了她的老公甘愿赴死,这心里怎么就有点酸溜溜的:“算了,我不开红楼了,你那个红楼也早点关了!”

  “那可不行。”孟祁焕见李月寒面上有气,不由得好笑:“你刚才都说了,红楼是三教九流汇集之极,情报来得快也多,我那个红楼经营已久,虽说只是一个小红楼,但是在那些恩客的心里也是有点儿地位的。”

  “……”李月寒瞪了孟祁焕一眼。

  “别生气了,来,笑一个。”孟祁焕说着就开始揉李月寒的脸蛋儿:“红三娘如今都三十好几了,你连这个醋也吃。”

  “谁说我吃醋了?!”李月寒立刻否认。

  “好好好,没吃没吃,是我吃了。”孟祁焕说着,又开始揉李月寒的脸蛋儿。

  犹记得刚把李月寒从黑土村抱回来的时候,她轻得仿佛没有重量一样,抱着都硌手。经过一年多快两年的将养,李月寒倒是长了不少肉,露出了少女明媚的五官不说,就这张嫩滑的小脸蛋儿,孟祁焕不知道多少次想直接上手揉一揉。

  之前他还克制自己,如今还克制个屁。

  “你吃什么醋?”李月寒当即不乐意了:“我可没有开小倌馆!”

  “嗯……”孟祁焕的脑子顿时冒出了个人来:“温天磊那个二世祖肯定对你图谋不顾,我吃醋。”

  远处,正在抱着已经喝空了的酒坛子的温天磊突然打了个喷嚏。

  “奇怪,谁念叨我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