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48章 渣男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8章 渣男论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见李月寒不说话,温天磊又一脸得意的摇起了扇子:“所以,你这酒,还是小爷我全部收购了,然后再转手卖出去,得利跟坛脍一样,如何?”

  听了这话,李月寒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道:“行,就这么说定了,也别写什么契子了,怪麻烦的,我信你。”

  解决了葡萄酒的销路,李月寒便没什么事情要跟温天磊说了,倒是温天磊来兴致:“你这几天不在家,是不是去国都了?”

  “嗯。”李月寒倒是丝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巧得很,我刚到国都那天,孟祁焕正在代替金科状元迎亲游街,把我当成了捣乱的丢到了牢里。”

  一听这话,温天磊立刻合上了扇子,一脸惊讶:“原来传闻是真的,你还真去大闹了一通!难怪兵部尚书已经迎亲,娶的还是一个粗鄙的村妇的消息都传到了华希县了!”

  “???”李月寒一脸问号:“我没闹啊,我当时就……别人都跪着,我不明真相很是生气就站了起来,就小声说了一句‘渣男’,转头我就被抓了,都没来得及闹。”

  “这就对了!”温天磊一脸恨铁不成钢:“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孟祁焕是个渣男!”

  “啥?”李月寒是一脸的迷糊:“为什么要让大家都知道孟祁焕是个渣男?他不是啊,他后来跟我解释了,是代替金科状元迎亲游街,是我误会了啊。”

  “你听他放屁呢!”温天磊激动得直拍桌子:“你知道那揽月公主第一次见到孟祁焕这厮的时候就已经芳心暗许了吗!”

  “我知道。”孟祁焕当初为了不让她误会,把两个人认识的经过一一跟李月寒说过了。

  温天磊:“……”

  “所以他怎么渣男了,他又没有撩拨揽月公主,而且在把我抓起来的当天就直言了我是他夫人,这事儿做得没错呀。”李月寒一脸茫然。

  温天磊不知道,温天磊心很乱,温天磊想静静,别问温天磊静静是谁……

  见温天磊神色不平,李月寒玩心大起,笑道:“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想得美吧你!”温天磊毫不犹豫的反驳:“也就孟祁焕那个半瞎子会看上你,小爷我府上有的是貌美的丫鬟,你一个山野村妇,才入不了小爷的眼!”

  “那你说孟祁焕是渣男就更不对了,”李月寒神色认真:“我在将军府住了两日,整个将军府上下那么大,基本都是小厮,有丫鬟也是做粗活儿的丫鬟。或许是在白云村住习惯的缘故,孟祁焕连个照顾饮食起居的人都没有,凡是都是亲力亲为,身边也只有两个随从,出行也不铺张浪费,还有……”

  “停停停!”听见李月寒滔滔不绝的夸奖着孟祁焕,温天磊的心里更不舒服了:“你都回来了还念叨什么国都,你看,孟祁焕自己住着豪华奢侈的将军府,倒是把你和两个孩子扔在乡下不管不顾,这难道不够渣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停下了自己的“孟吹”行为,神色之间难得见到了严肃。

  温天磊却以为自己说对了,正打算补刀,却听到李月寒低声道:“温天磊,你和我夫君相交好,为的是什么?”

  冷不丁见到李月寒这么严肃的样子,温天磊不由得一愣:“君子之交,还能为了什么?”

  “你对我夫君,还有先太子,是什么看法?”李月寒又问。

  “你别一口一个你夫君你夫君的……”

  “你就告诉我就行了,不用纠结我怎么说的。”

  “……”温天磊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道:“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时候接你和孩子去国都?”

  “……”李月寒没回答,直看着温天磊。

  半晌后,温天磊又叹了口气:“看来他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看来你还真是有不少事情瞒着我。”李月寒道。

  “不是要瞒着你,而是你知道也无济于事。”温天磊一脸认真:“实不相瞒,我和老孟都觉得,当年先太子出事,是三皇子动的手。为的不仅是太子之位,还有别的东西。”

  “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但是老孟好像知道。他说是国宝,可我从未听说我东翰国有什么国宝。”

  听了这话,李月寒点了点头:“孟祁焕说,这个夏天过去之后,就把我和孩子接到国都去。”

  似乎是预料之中的答案一般,温天磊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反而十分平静的建议:“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的好,虽然到那个时候国都的风波必然已经平息,可你的性格天生不适合拘束在后宅,寄情山水反而更是你的性子。”

  “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李月寒歪头笑了笑:“但是他也承诺我说,我到了国都之后,还是可以跟在村子里一样生活,不用被后宅规矩约束。”

  “他简直就是放屁,难不成将军夫人还可以跟村妇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打人就打人啊!”温天磊气不过骂了一句。

  “我也这么说的,但是他跟我说,我可以的。”李月寒认真的看着温天磊:“我说你该不会真的看上我了吧?”后半句李月寒是开玩笑的。

  “不自恋能死不?”温天磊气呼呼的扇着扇子,瞥了李月寒一眼:“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就是一干瘪瘪的四季豆,就孟祁焕看得上你。”

  李月寒自然是不会恼温天磊这话的,反而还后怕一样的拍了拍胸口,故作松了口气一样道:“还好还好,我刚刚还想着,你要是看上我了我拒绝了你,你一伤心,不卖我的葡萄酒了我要怎么办呢。”

  一听这话,温天磊气的要死:“李月寒!你眼里只有钱吗!”

  “嗯!”李月寒坚定无比的点了点头:“除了两个孩子和我夫君之外,真的只有钱了。”

  温天磊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跟女人一般计较,不要跟女人一般见识,好生自我安慰了一会儿,这才把那口气给生生摁了下去,而后才缓缓开口:“打算等天黑再回去?”

  “嗯,总不能这个时候大摇大摆的进村,那还不得让人围起来看热闹。”李月寒点了点头。

  “晚点我送你吧,一个女人家走夜路可不安全。”温天磊说着,拿眼睛瞥了一眼李月寒,见她没反对,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他可真怕李月寒冒出一句“男女授受不亲,我毕竟是有夫君的人”。那温天磊觉得自己估计会当场暴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