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51章 听赵有钱讲故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1章 听赵有钱讲故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似乎能感觉到,眼前的泉眼,比她之前碰到的那几汪灵泉都更加沁人心脾,不由得疑惑的伸出手,捞了一捧灵泉到手中,凑近一看,灵泉内流光四溢,仿佛充斥着无数能量一般,令李月寒忍不住称奇。

  “嗷吼——”一声震慑山林的吼叫声传来,李月寒吓了一跳,手里的灵泉也撒了。

  回头一看,一只似虎非虎,大如山丘般的野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此时正静静的蹲在原地看着她,眼中闪着凶戾的光芒,李月寒只觉得头皮发麻,连忙标记了一下灵泉眼的地点,而后闪身离开了灵泉空间。

  睁开眼,李月寒长长的舒了口气。低头看,小灵犀正在自己的怀里睡得香甜,李月寒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以前一直听沐川和孟祁焕说灵泉空间内多野兽,但是李月寒去灵泉空间几次,都只遇到普通的山林野兽,比起外面的,不过是体型大一些,躲还是躲得开的。

  但是刚刚她遇见的那只野兽却让李月寒看不明白是哪种兽类,并且那双凶戾的眼睛看着她的时候,李月寒甚至有一种压迫感,仿佛四面八方的气息已经被完全锁定,她无法突破一般。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以前就觉得这灵泉空间颇为诡异,而且身为21世纪的人,在东翰国,李月寒有自己的骄傲。所以她除了催肥的时候,几乎从来不动灵泉空间的一草一木。

  原本今天只是想看看灵泉空间是否发生了变化,却没想到遇到了那样可怕的野兽,李月寒几乎是下定了决心,若非必要,就算是去灵泉空间里也不会再去那个地方了。

  翌日,李月寒起得早,做好了早饭,兄妹俩也正好洗漱完毕。

  许是好几天没吃李月寒做的饭菜了,不过是简单的二米饭和酸菜炒肉也让兄妹俩吃得十分起劲。

  吃过早饭,李月寒也没打算出门。这次去国都,她带回来不少东西,得好好规划一下,比如给兄妹俩做衣服的事情。

  沐川如今开始窜个头儿了,汪兰搬走之前李月寒曾托她给两个孩子做了衣裳,如今穿在沐川的身上,彼时恰好的尺寸,现在却开始有些窘迫了,所以李月寒在国都一口气给孩子们一人买了三身衣裳回来。

  而灵犀一个小姑娘家家,从小就喜欢花啊草啊的。这次李月寒在将军府里专门跟一个婆子学了挽发髻,所以还带了不少好看的绢花回来,打算每天都给灵犀拾掇得漂漂亮亮的。

  等李月寒把东西全都收拾好,再将这几天都没有打扫得彻底的院子收拾好之后,也快到晌午了。

  “阿娘,饿饿!”灵犀和沐川一上午都在帮着李月寒做事,虽然早晨吃得多,但是小孩子消耗起来也快。眼看日上中天,灵犀就摸着肚子开始喊饿了。

  “活儿也干完了,走,吃饭去。”李月寒说着,打来了干净的水,给兄妹俩洗了手洗了脸,然后把早就炖在锅里的蹄髈盛了出来,又炒了一盘菠菜,凉拌了一道酸辣藕片,一家三口便准备开始吃饭。

  这时候,大门口传来一阵骚动。李月寒正疑惑,却见沐川放下了筷子,脸色也沉了下来:“是赵家人来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心中了然,便道:“好好吃饭,他们乐意说故事,咱们就听着。但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听完就算了,当看个热闹,记住了吗。”

  见兄妹俩都点头,李月寒满意的给两人一人夹了一块蹄膀肉,然后竖起耳朵开始听外面的动静。

  且说这门外头。

  赵大宝的大儿子赵有钱吃好了饭就优哉游哉的来到了李月寒家门口蹲着,大家都知道他来干啥的,便也有人端着饭碗凑了上来。

  “有钱,今儿讲啥故事?赶紧开嗓子让我听着下饭啊。”

  “你们兄弟俩可真闲,天天蹲寡妇家门口,难不成还指望着那寡妇跟你们有什么首尾不成?人家那清高劲儿,你又不是没瞧见。”

  “嗨,话不能这么说,清高的表子脱了衣服不是也一样浪嘛。”

  ……

  污言秽语,十分聒噪。

  “行了行了,你们可别胡乱编排,我是有媳妇儿的。我媳妇生得好看又贤惠,我怎么可能跟一个寡妇怎么样。今儿啊,不给你们讲故事,这些天故事都讲腻了,你们还听得真起劲儿!”赵有钱说着,从脏乎乎的衣兜儿里掏出一把瓜子儿磕了起来。

  “你们听没听过华希县酒鱼楼关爷?”

  一听这名号,围观的人当即就有人举起了筷子:“就是那个,码头地匪关爷?”

  “诶,就是这号人物!”赵有钱说着,一脸神秘的看着围过来的老少爷们儿,道:“我有个兄弟在码头上做事儿,听他说啊,这关爷,非常照顾一个小寡妇。那小寡妇卖什么,他就买什么,那家伙,听说关爷堆积在自家院子里的框子篓子,都好一堆了!”

  听了这话,大家都有些懵。

  平时赵有钱和赵有福两兄弟虽然紧挨着饭点儿蹲到人家李月寒门口讲一些山野粗鄙的故事,但是矛头指向这么明确,还是地第一次。

  毕竟整个章宁村都知道,小寡妇韩悦每次赶集可不都是拿一些自个儿做的框子篓子去集市上卖吗!

  “赵有钱,你说这话可就没意思了,你还不如直接点名说关爷照顾韩悦妹子呢,阴阳怪气的,膈应谁啊。”当中有人憨直,立马点破了窗户纸:“再说了,人家韩悦妹子靠自己手艺吃饭,关爷买不买她的东西,那是她一个女人能决定的吗?”

  听了这话,赵有钱一拍大腿,斩钉截铁道:“她还真就能决定!你们想想看,这韩悦一个寡妇,拉扯着两个孩子,是多不容易的事情。但是呢,你们注意过木头和铃铛俩小的身上穿的衣服是什么布料不?那可是细棉布,细棉布可多贵啊!就是常寡妇在的时候,她可都不一定有钱拿细棉布做好几身衣裳。”

  “是啊,平日里见韩悦妹子也是闷声不响的人,除了侍弄她那块地,编编竹筐篮子什么的,也没啥收入了不是。”

  “难不成是跟关爷好上了,一家大小全靠关爷养活,竹筐篮子什么的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