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77章 曹氏吓尿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7章 曹氏吓尿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看到曹氏在这里就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当即冷了脸,伸手就把吓得不敢说话的曹氏提了起来,拎进了院子里,颜紫湘很是时候的关上了院儿门。

  “都听到了?”李月寒吊着眉毛看着瑟瑟发抖的曹氏,一脸的地痞流氓模样。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曹氏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我刚来!我刚来就被你家的狼崽子吓瘫了,我什么都没听到!”

  “那你跑什么,我家狼崽子奶牙都没换,咬人也咬不死,你跑什么?”李月寒又问,不知道从哪里还拿出了一根竹篾子,放在手里一下一下的弹着。

  “我……我……”曹氏哪里想得到自己会被抓了个现行。

  李月寒打架有多厉害,她是领略过的,更别说现在院子里还有一个同样能动手就不吵吵的颜紫湘了。曹氏本来是想着来颜紫湘跟前讨个好脸,至少能让颜家继续收她女儿的绣样,却没想到听到李月寒怀孕的消息。

  本来就没安好心,她想着的就是转身马上就把这个消息散播到整个村子里,让全村的人都知道李月寒不守妇道。却没想到慢了一脚,被抓了个正着。

  “你什么你!”李月寒不耐烦的往曹氏的腿上甩了一下,当即,曹氏就觉得自己的腿简直疼麻了:“你来我家干什么,我们刚刚的谈话都听到了多少!”

  李月寒此时心里也是恼的。

  最开始她只是想着该吃午饭了,所以没把大门关上。

  后来犯了恶心,大家都着急忙慌,直到颜紫湘摸了脉搏说李月寒怀孕两个月了,所有人都懵了,更没想到去把门关起来说话了。

  这才让曹氏钻了空子!

  “我什么都没听到!”曹氏快哭了,此时李月寒在她的眼里跟恶鬼没什么两样:“姑奶奶,我知道我之前总跟你作对你肯定不高兴了,但是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就算听到了我也什么都不往外说啊!”

  “这么说来你还真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李月寒挑起了眉毛,却没有再对曹氏动手,只是站直了身子看向颜紫湘:“紫湘,帮个忙。”

  一听这话,颜紫湘的眼睛就亮了:“要帮什么忙!毁尸灭迹吗?这种事儿我没干过,但是我可以去县里头找人来干!”

  颜紫湘只是随口一说,曹氏却是快吓尿了:“姑奶奶饶命!我真的什么都没听到!我一会儿回去就喝哑药,保证不会从我嘴里泄露半个字!”

  李月寒有些哭笑不得:“我是让你帮忙收拾一下,我打算今天就带着孩子们从章宁村迁出去,在华希县落脚。”

  听了这话,颜紫湘有些扫兴的“哦”了一声,就领着兄妹俩回屋收拾去了。

  他们来的时候东西就没多少,而在章宁村也没住多久,所以东西也不算多。颜紫湘出门找了个往县里去的牛车,让他给颜氏布庄还有酒鱼楼递个话,让他们找两辆马车来章宁村。

  这边,曹氏已经被堵上了嘴巴捆了起来,丢在了厨房里。

  李月寒则蹲在一旁唉声叹气。

  “婶婶,你是在舍不得美人瓜和葡萄吗?”灵犀也蹲在李月寒身边,小声问道。

  “是啊,我真想知道是招惹了哪路神仙,我刚在那边好不容易种了那么多好东西,被迫搬到了章宁村。这边才种出一点眉目,又因为有了肚子不得不再次搬走。我这心里真的是……怄得慌!”

  曹氏越听越心惊,现在她已经明白过来李月寒这一家子肯定不是普通人,如今她们娘儿俩又蹲在自己跟前说这些事情,曹氏不由得想起了流传甚广的一句话。

  知道的越多,命就越短……

  曹氏现在满脑子想的不是怎么整李月寒了,而是李月寒怎么整她了!奈何她的嘴被破布堵上了,想求饶也没有办法,只能一边徒劳无功的看着李月寒一边流眼泪,希望李月寒能给她一条活路。

  而李月寒也在发愁怎么处置曹氏。

  杀了是肯定不可能的,且不说曹氏没有犯什么滔天大错,就说李月寒她一个医学生,让她下手杀人,她也是做不到的。

  这样一个人,杀不得,放不得,李月寒很是头疼。

  “婶婶打算怎么处置她呀?”灵犀仿佛看出了李月寒为什么烦心,便直接问了出来。

  曹氏一听,也瞪大了眼睛等李月寒的回答。

  李月寒蹙眉想了一会儿,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曹氏虽然跟她有诸多过节,但是她也做不到把人灭口这么狠。但是她完全可以确定,只要曹氏完好无损的离开她的院子,她就算是去了县里,也会被人知道寡妇怀孕这件事。

  毕竟曹氏的大嘴巴可从来没把门的。

  “那不如把人埋了吧!”灵犀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不仅吓得曹氏魂飞魄散,就连李月寒都愣了愣。

  “埋了?”

  “嗯!”灵犀用力的点了点头:“叔叔以前说过,只要是犯了忌讳的人就拿去埋了,免得祸从口出。”

  听了这话,李月寒一阵扶额。

  孟祁焕到底给这俩兄妹教成了什么样子,灵犀一个四岁的小姑娘,居然能说出把人“埋了”这样的话来,看来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以后,是一定不能让孟祁焕来教育了。

  “月姐姐,”已经到下午了,颜紫湘托人去颜氏布庄和酒鱼楼送的话也已经来人了,三辆马车停在门外,很是惹眼:“马车已经来了,就在大门口,我们现在走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这才站起身,叹了口气,道:“走是肯定要走了,只不过我地里好不容易种出来的东西就要可惜了。”

  “不怕,”一个男声传来,李月寒看到了摇扇而入的温天磊:“你地里的东西我给你看着,你去哪里我也着手安排,至于这个老婆子,正好郭义这段时间在华希县,把人交给郭义,他能保证这个老婆子嘴里说不出任何跟你有关的事情。”

  听了这话,李月寒顿了顿,曹氏已经吓尿了。

  老天爷啊,早知道她今天就不来这个寡妇家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