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2章 陈年旧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2章 陈年旧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却没想到孟祁焕先发作了,不由得有些哑然,一时半会儿没说话。

  却见孟祁焕焦躁的站起来,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而后才道:“我敬你爱你,你不想说的事情我从来不逼迫你,就算早就知道你的秘密也都从来不表现出来,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你总是追问我为什么留下你,为什么偏偏是你,你难道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吗?”

  “李月寒,你的心到底是铁疙瘩还是冰疙瘩,难道从来就没想过我留下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心悦你吗?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朝三暮四的男人吗?”

  孟祁焕说完,看着李月寒的脸,终于是心软低头:“我以为上一次见面,我们已经把这些矛盾都解开了,没想到今天你又提了起来,是不相信我吗?”

  听了这些话,李月寒回过神,有些不自然的撇开头,道:“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只是我自己太敏感了。”

  是的,她太敏感了。

  从小父母就没有给过她一个像样的家,在家暴的笼罩下长大的孩子,哪里会不渴望一份真挚的感情。可是妈妈的死让李月寒一夜之间成长,从那以后再也不敢轻易的付出自己的真心,就算是克制不住感情的外露,也会斤斤计较着自己的付出和对方的付出是否成正比。

  一旦发现不是,她敏感的神经立刻就会占据她所有的理智,让她不断的怀疑,不断的质问,直到把身边最亲近的人折磨得受不了了,离开了,她或许才会停下来,然后自嘲,看,他果然不是真的爱我。

  可是孟祁焕却用他的包容和耐心,在每一次李月寒敏感爆发的时候都耐心的解释,这是第一次,孟祁焕问她,问她到底有没有心。

  李月寒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真的……太过于敏感了。

  这些日子的奔波碾碎了李月寒的理智,尽管李月寒很想维持自己的理性,可是到底还是敏感占了上风。

  “对不起。”孟祁焕将她拢进怀里:“我知道你遭受过的所有磨难,我无法抚平你心里的伤痕,但是我可以承诺于你,终我一生,我都会对你不离不弃,爱你呵护你,不给你任何伤害。”

  李月寒以前喜欢看言情小说,看过许多腻人的情话,也在很多作者笔下的绝美爱情之中掉过眼泪。

  但是这一次轮到她自己的时候,她却有些无措。

  心里的大石头仿佛被搬开了,一直笼罩的乌云仿佛也裂开了一道缝,有一道明媚的阳光,正透过那道缝隙,投入了她的世界里……

  “叔叔和婶婶好肉麻啊。”就在李月寒感动于孟祁焕的告白的时候,灵犀突然嫌弃无比的开口:“明明就是两口子,还非得当着我一个小姑娘的面表露心迹,是在教我以后如何择婿吗?”

  听了这话,李月寒当即满脸通红:“你才四岁,择什么婿!”

  “四岁怎么啦,四岁还不是被你们摁在这里强行被秀恩爱。”灵犀鼓着小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叔叔的话也太肉麻了,婶婶你就别再矫情了,你对别人的时候可不像跟对叔叔一样,敏感多疑又小气。”

  孟祁焕被灵犀逗笑了,捏了捏她鼓鼓的小脸蛋儿,看着李月寒道:“看见没,就连灵犀都觉得你敏感多疑又小气了。”

  “哼……”李月寒自觉灵犀说得对,故而也没有反驳。

  见李月寒没说话,孟祁焕也就把话题拐了回来:“这几日你先在客栈里住着,三天后我会给你安排好落脚之处,到时候你就以多伊尔的身份在国都生活,暗中我会让人牵桥搭线,让你加入国都商会,到时候一切都会更加便利。”

  “我多问一句,”李月寒心里还是发痒:“我来国都,作为多伊尔加入国都商会,对你来说是不是一件利好的事情?”

  孟祁焕哑然失笑:“你要这么说,好像也对。不过商会里的全是我的人,你加入之后唯一对我有一点利好,就是我会更放心你。”

  听了这话,李月寒羞愧的撇开了头。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孟祁焕做的任何事情,她都忍不住怀疑有没有别的意思。

  “你既然在国都这么嚣张,为什么要躲到白云村那么远的地方?”李月寒嘟哝:“而且你为什么会在三皇子手下做事。这些问题我想问很久了,不是我敏感,是我真的疑惑。”

  听了这话,孟祁焕叹了口气,耐心道:“你先答应我,我说了缘故之后你不要太生气。”

  “好,你不瞒我的话我自然不会生气。”李月寒点了头。

  孟祁焕正了正坐姿,道:“当初宗政兄出事之前,其实我就已经离开了国都。唔……那个……我当初在国都有个心悦的女子,叫季心月。因为我当年被誉为国都第一才子,她又有个才女的名头,一来二去的,就有点看上了……”

  孟祁焕几乎是自斟自酌,生怕李月寒生气。仔细观察李月寒,见她还算平静之后,这才继续道:“也就是五六年前吧,我们俩认识的。因为欣赏对方的才华,所以略有交往,大家也都起哄我们是一对,我见她没有反对的样子也就没有站出来说明。”

  “但是我们俩之间绝对清白,”孟祁焕一本正经道:“她家后来出了一点事情,本来是想通过我求宗政兄帮忙的,但是被人抢先了一步,作为保下季家的代价,她嫁了过去。”

  “当年我年轻气盛,自负有才名,虽然不屑出将入相,但是却也是个心气高傲的。季心月嫁人之后,三不五时的就有人到我面前说三道四的同情我,索性我就离开了国都。直到后来收到消息说宗政兄出事了,才赶忙回来,却也没赶得上,沐川和灵犀还是太子妃身边的老嬷嬷交给我的。”

  “我一方面不愿意再踏入国都,让大家想起我和季心月的事情,一方面当时我还不知道宗政兄出事的幕后黑手是谁,不敢在国都留下,所以连夜就带着兄妹俩走山路去了白云村,那边有宗政兄多年的部署,尚算安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