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4章 季心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4章 季心月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只可惜,李月寒想要安居幕后,却有人不愿意让她过安生的日子。

  在李月寒搬入新府邸的当天下午,一个自称是曹老板的人强行闯府而入,说什么都要见多伊尔,嘴里不干不净的说着浪话,门房气得不行,却不敢把人打出去。

  毕竟他们初来乍到,根基不稳,也怕得罪人。

  李月寒听了下人来报之后,倒是没说什么,让灵犀自己在后院儿呆着,她则让人把曹老板带到会客厅去了。

  “多伊尔,小美人儿,好久不见你了,”曹老板远远的见到一袭蓝衣面上还遮着面纱的李月寒正坐在会客厅主位上,姿态妖娆,当即三魂丢了七魄,猥琐的笑着就扑了过来:“想死我了,快让我亲一口!”

  李月寒闪得快,曹老板扑了个空不说,还磕了满嘴的血。

  “曹老板,我现在可不能跟你一道了。我这肚子里,可是有贵人的骨血了。”李月寒模仿着多伊尔的声音说道:“本来是不打算见客的,但是曹老板在我家门口大闹,也实在是太难看了。”

  曹老板磕了一嘴的血,本来正恼怒想跟李月寒理论两句,实在不行占点儿便宜让他一度春宵也是可以轻轻揭过的,可李月寒却说自己的肚子里有了贵人的骨血,当即让曹老板恼火了起来。

  “你一个浪货,肚子里能有什么贵人的骨血!就算有,那贵人能让你这么个货色生下他的孩子吗!”曹老板一脸讽刺的看着李月寒:“你陪过的男人自己都数不过来了吧?”

  李月寒心里着实恼火温天磊给她安排的身份,但是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把戏演下去。

  虽然多伊尔交际花的身份给了李月寒不少麻烦,但是不得不承认,多伊尔如果不是交际花的话,李月寒想要在国都落脚,还是一件不小的麻烦事儿。毕竟一个交际花,怀了某个权贵的孩子,想要在东翰国最繁华的地方落脚,一切顺理又成章。

  “曹老板,我劝你还是少说少错,毕竟那位贵人就连我都不敢说出他的名字,能让我在国都落脚,已经是贵人格外开恩了,要是让贵人知道你在这里欺辱我,说不定明天曹氏家族就没了。”李月寒一双画了浓重眼影的大眼睛平静的看着曹老板,一手放在肚子上,倒是有几分孕态。

  曹老板被李月寒这么一提醒,当即反应过来,一骨碌爬起身,指着李月寒道:“多伊尔,你别以为你攀上了个贵人就不得了了!想在国都落脚做生意,你还得问过我们这些你以前的恩客同不同意!”

  说完,曹老板转身就走了。

  看着曹老板的背影,李月寒只觉得烦躁。

  这个多伊尔……以前到底陪了多少人啊……

  殊不知,李月寒这边正烦恼着怎么解决多伊尔身份的问题,那边一直躲在暗处的暗卫就把李月寒的情况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孟祁焕。

  翌日,一则桃色绯闻悄悄的在各个大小商户和权贵之间流转。

  之前的交际花多伊尔,就是那个不知道陪了多少男人的多伊尔,怀上了兵部尚书铁骑将军孟祁焕的孩子!

  这一道闷雷炸响在大家的心里,不少人都觉得此事滑稽,但是却有人有板有眼的说,多伊尔道国都那天,才到悦来客栈落脚,孟祁焕后脚就进了悦来客栈,一直到了快天黑的时间才有人看到他离开。

  掌柜的把这些事情都汇报给李月寒的时候,李月寒简直哭笑不得。

  不过也是好事,她既然放出风说自己怀了贵人的孩子,总不能始终不让人知道这位贵人到底是谁吧。

  如今孟祁焕如日中天,他肯出来承认孩子是他的,对李月寒来说终归不是一件坏事。那些人想再来像曹老板一样骚扰她,多少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分量承受铁骑将军的怒火。

  而不同于别人的忌惮,陈府就整个儿被低气压给笼罩了。

  季心月坐在打理得十分精致的花园里,远远的看去倒是花美人美十分养眼,但是靠近了才能感觉到,她周身都压抑着怒火,仿佛随时会爆炸一样。

  一个衣着精美的夫人怀里抱着一只小狗走了过来,见到季心月这幅模样,不由得叹了口气,缓缓走到季心月的身边,把小狗丢到了季心月的怀里,道:“做一脸死人相有什么用,现在你知道了,那个男人宁愿上一个万人骑的浪货都看不上你,昔日的第一大才女,你知道难受了?”

  季心月一把将怀里的小狗举起来,狠狠的掼到地上,小狗连尖叫都来不及就当场死了。

  只见季心月神态之间颇有几分疯癫之相,紧紧的盯着那衣着精美的夫人,恶狠狠道:“要不是当年你们逼着我嫁给陈鹤元,我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吗!我会变成一个年轻的寡妇吗!我会独守空房至今吗!说得好听你是我娘,还不是拿我做了交易!”

  见季心月发怒,季夫人神态之间也有几分不悦:“当年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再说也不是我出的主意,要恨你很你爹去,拿我的小狗出什么气。现在是孟祁焕他看不上你反而跟一个娼妇私相授受,你有这脾气你找他撒火啊!”

  “哼!”季心月转身继续坐在椅子上,眉目间的戾气倒是半分没有散去:“让人给我查,这个叫多伊尔的荡妇住在哪里,盯在她家门口,她一出门立刻告诉我!”

  “是,夫人!”

  各大家宅之中都多多少少养了几个暗卫,陈府也一样。尽管陈府如今已经只剩下季心月一个主子了,但是她还是为了身上的诰命封号,没有离开陈府,也没有改了陈府的匾额。

  她的做法在京都成贵妇的圈子里一直都是表率,大家都可怜她年纪轻轻守了寡,也佩服她对夫家的不离不弃。陈家多多少少有些旁支亲戚,季心月倒是没有跟他们断了来往,反而还能帮则帮。

  真正知道季心月面目的,只怕仅有季心月接到身边的季夫人了。

  可惜季家也没落了,否则季夫人哪里会受自己女儿这份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