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5章 温天磊进京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5章 温天磊进京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有了桃色绯闻之后,李月寒在国都的事情办得异常顺利。

  掌柜的说,只要说是帮多伊尔办事,对方或多或少都会行个方便。很快,掌柜的就把铺面盘了下来,李月寒本来想去看看的,但是掌柜的说铺面刚盘下来,还得装修,让李月寒在家好生休养。

  掌柜的做事十分周全,不仅顾着府邸这边,还能把生意顾得十分周全。李月寒虽然顶着个多伊尔的身份,但是却什么都不用做,每天就是吃饱了散步,教灵犀读书,无聊到抠脚。

  这样的日子整整过去了一个月之后,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出现,终于让李月寒有些兴奋了起来。

  温天磊带着沐川还有大白上门来了!

  此时的李月寒已经显怀了,肚子微微隆起,早期的孕吐反应也好了不少,甚至还圆润了一些。

  “哥哥哥哥,大白一下长得好大了!”就在温天磊把葡萄酒和火锅的账本给李月寒看的时候,灵犀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李月寒瞟了一眼,发现这狼崽子长得还真的挺快的,不由得有些纳闷:“我怎么记得大白刚被沐川抱回来的时候还不满月,现在也就两个月吧,一下长这么多了吗。”

  都快赶上普通小狗的大小了……

  “我也觉得这狼崽子长得挺快的。”温天磊干笑了两声:“这次火锅加上葡萄酒一共赚了十五万两,对半分你是七万五千两。”

  听了这话,李月寒微微一愣:“这么多啊。”

  “你把葡萄酒的酿制法交给我之后我又去摘了一轮葡萄,这一次酿得更多,所以卖得更多。但是葡萄酒的生意还能再做一轮,剩下的葡萄酒至少要窖藏到明年的葡萄季了。”温天磊解释道。

  李月寒点了点头:“葡萄季马上过去了,把最后一轮葡萄酿成酒之后,窖藏一定要选在阴凉的地方,用软木塞封死,否则很容易生霉。”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打算在国都做什么生意呢。”温天磊问道。

  “香料。”李月寒耸了耸肩:“我早知道你给我安排的多伊尔是个交际花的话,我大概会易容成男人进国都。但是现在来都来了,孟祁焕还主动给自己按了个桃色绯闻,我也就由着他去了。”

  听了这话,温天磊有些心虚:“当时也是事急从权,你应该会理解的吧?”

  说着,温天磊又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封信递给李月寒:“颜家小姐给你的。”

  听说是颜紫湘的信,李月寒也没跟温天磊追究了。左右她这一个多月都习惯了这个身份,也没什么理解不理解。

  颜紫湘的信里问了她在国都里过得习不习惯,说她在李月寒走后还坚持她留下的锻炼法子,现在身材已经跟普通人家的小姐差不多匀称了,家里也开始给她说亲,但是她不想嫁人,想来国都找李月寒,希望李月寒看到信以后早点给她回信,好让她来投奔。

  李月寒看完信又好气又好笑,一旁的温天磊却是看得心惊肉跳:“怎么了,颜小姐信里说什么了?”

  “她说家里在给她议亲,问我要地址,打算投奔我。”李月寒简单答道,突然跟想起了什么一样,眼珠子一转,视线落在温天磊的身上:“要不我给你和紫湘说媒吧?”

  “可别可别,”温天磊连忙摆手拒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事情,我可不想耽误人家小姑娘。”

  “我逗你的,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李月寒道:“多伊尔到底陪过多少男人?要不是孟祁焕的名号压着的话,这段时间指不定多少人上门。虽然现在外面都说我是怀了孟祁焕的孩子,多少有些顾忌了,可孟祁焕却从来没站出来承认过,我想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觉得是谣言了。”

  听了这话,温天磊点了点头:“说的也是,是时候让文琢把你接入府中了。”

  “噗——”李月寒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什么意思?让多伊尔嫁给孟祁焕?”

  “当然不是,”温天磊认真道:“公布一下你的身份又不是什么难事,最多是给文琢找点麻烦罢了。”

  “怎么讲?”李月寒蹙眉。

  “你在国都呆了一段时间多少应该能察觉得到国都的势力分布如何。文琢的势力虽然不算大,但是异军突起势头很猛,再加上上面有个太子做保护伞,不少人都跟文琢有来往。届时,文琢只需要宣布你是他夫人,只不过是伪装成多伊尔来到的京都,想给他一个惊喜,这样是不会有人怀疑的。顶多要应付一下三皇子的调查。”

  听了这话,李月寒摆了摆手:“算了,我可怕被人调查来调查去了,就这样吧,也挺好。反正孟祁焕都不介意他的孩子被人喊野种,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孩子生下来是什么都不懂的,要懂事至少也得两三岁了,到时候我就不信孟祁焕还愿意让我名不正言不顺的住在这里。”

  温天磊看着李月寒一脸不在乎的模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却又什么都没说。

  “你要说什么就说,别跟个缺水的鱼一样嘴巴一张一合的。”李月寒说着,低头喝了一口茶。

  “你知道季心月吗?”温天磊小心翼翼的问道。

  还没等李月寒回答,一道低沉的男声就传来了:“温天磊,你刚到国都就跑到月寒这里来嚼舌根,是太闲了吗?”

  是孟祁焕!

  见到孟祁焕,温天磊十分意外,但是李月寒却一脸淡定。

  这个男人每天晚上都悄无声息的翻墙进来睡在她这里,天还没亮的时候又起床翻墙离开,连续一个月,天天都来,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白天倒是没有上门过,今天估计是听到温天磊来了的消息,所以坐不住了把。

  “怎么能是嚼舌根呢!”温天磊不乐意了:“你从正门进来的,难不成没看到那几个陈府派过来盯梢的?”

  “他们都盯一个月了,继续盯下去又能怎样。”孟祁焕一脸无所谓,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李月寒的身边:“倒是你,一到国都就跑来跟月寒说季心月的事情,是不是别有用心。”

  听了这话,温天磊一脸冤枉:“谁别有用心了!陈府的人都盯梢到大门口了,难道我还不能跟她说说季心月的事情吗?”

  李月寒被两个人的对话彻底绕晕了,当即一拍桌子,两个人都闭上了嘴。

  “孟祁焕,你来说,在门外盯梢的陈府的人,是不是季心月派来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