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6章 神不知鬼不觉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6章 神不知鬼不觉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是她。”孟祁焕心里一合计,陈府派人盯梢在门口的事情李月寒一直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没问过。如今既然把话挑明了,孟祁焕觉着还不如直接承认了告诉她。

  “啧……”李月寒有些头痛。

  孟祁焕和季心月是初恋组吧,如今这个初恋派人来盯她这个“绯闻对象”,乍一听好像不合适,可实际上还挺那么回事儿的。

  毕竟就连李月寒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主儿都听过外面传来的闲话,不少人都觉得孟祁焕和季心月有机会复合。左右陈家也没有能做季心月的主的人了,季心月这个寡妇想二嫁,最多就是跟皇上请命,卸了诰命夫人的身份。

  可是只要季心月嫁给了孟祁焕,一个诰命夫人的身份,皇上肯定还会再赐下,所以对于事儿主来说,委实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只不过外面疯传孟祁焕是有夫人的,前几个月还在将军府住了一段时间,而现在又有一个怀了孟祁焕孩子的“多伊尔”在,大家都觉得,孟祁焕和季心月之所以没有在一起,全是因为夹在其中的将军夫人和“多伊尔”。

  谁也不知,其实二者就是同一个人。

  想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有些头痛。

  她当初要是没有一个冲动来国都找孟祁焕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儿了?

  见李月寒皱眉,孟祁焕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道:“你别管外面人怎么说,左右是我跟你的事情,陈府的人要是你觉得膈应,我就让人把他们打回去。之前不动手,是怕你觉得我心虚。”

  听了这话,一旁的温天磊突然道:“哦,你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心虚,所以让季心月的人一直在月寒的府门外鬼鬼祟祟恶心人啊?”

  “不是这个意思!”孟祁焕赶紧解释:“温天磊你别在这儿捣乱!”

  “我怎么是捣乱呢,我这是作为月寒的娘家人给月寒撑腰好吧。”温天磊一旦不要脸起来,那是连孟祁焕都头疼的。

  听他自称是娘家人,李月寒不由得有些好笑:“你是我哪门子的娘家人?”

  “咱们一起做生意,就是合作伙伴。你那爹娘是别指望的,我既然和你是伙伴,那就情同兄妹,我喊你一声妹子我不吃亏,你也不吃亏,不正是娘家人么。”温天磊倒是越说越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了起来。

  “……”这下不仅是温天磊,就连李月寒都有些咋舌。

  这个温天磊还真有两把刷子,认起亲来一点儿也不手软啊。

  “文琢,来,叫声大舅哥听听。”这是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孟祁焕气笑了:“你信不信我今天这句大舅哥叫出去了,月寒转头就能把跟你的生意断了?”

  说完,孟祁焕看向李月寒。

  李月寒只觉得男人之间的争吵比女人还麻烦,当即撇开眼神,神游太虚去了。

  见状,温天磊来了底气:“文琢,这说到底月寒终究是你的夫人,早晚你都是要接入将军府的。要是让人知道月寒出身贫寒,那你让她以后怎么在各大贵族妇人之间抬起头来。”

  “诶,这话我不同意。”虽然李月寒知道温天磊是在逼着孟祁焕表明态度,但是她也并不想做一个完全依附于男人的女人:“我抬不抬得起头来,跟我的出身没有关系。假若我带着万贯家财成为了将军夫人的话,我觉得就算我出生贫寒,也没有人敢对我说什么。”

  听了这话,温天磊点了点头:“诶你现在不就已经有了万贯家财了吗!”

  “还没呢。”李月寒浅笑:“夏天已经过去了,秋天也就是几场雨的事情。我打算趁着入冬前盘一座酒楼下来,冬天专卖火锅,等过完第一个冬天,我才能真正的称得上万贯家财的名声。”

  “啧啧啧,”温天磊看向李月寒的眼神里充满了欣赏:“作为一个女人,你这么会做生意,还当什么将军夫人啊。进了文琢这个层次的贵妇圈子,到时候走路说话还得拿腔拿调的,累得慌,听我的,和文琢和离,咱自己赚钱养活自己,逍遥快活,自在舒坦。”

  眼看着两个人说着说着温天磊开始撺掇李月寒跟自己和离了,孟祁焕当即坐不住了:“月寒,你可别听温天磊这个混蛋的话,你等着,我保证今天晚膳之前整个国都都会知道你是我的人!”

  说完,孟祁焕转头就匆匆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李月寒叹了口气,幽幽道:“你又是何必。”

  “哼,我就是看不惯。”温天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饮茶:“文琢心软,也可怜季心月年纪轻轻守了寡,所以不愿跟她正面起冲突,也就由着陈家人在你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但是我不心软,我素来讨厌季心月,哪怕当初文琢跟她交好的时候我也对这个女人避之不及,我对她可没有半点同情心。”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心也不由自主的沉了沉:“你知道孟祁焕一旦挑破我的身份,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

  “以你现在的本事,想自保不难,又何必躲在一个假身份后面憋屈自己。”温天磊说着,瞟向李月寒:“你放心,我跟我家老爷子说了你的事情,明天开始,你就是我温家的五小姐,不是什么黑土村出身的李月寒。”

  “不用。”李月寒摇头谢绝了温天磊的好意:“既然我要在国都站稳脚跟,要撑得起将军夫人的名头,那我就不能借助外力。还是那句话,我会带着万贯家财理直气壮的走进将军府。”

  “那这么说,文琢把你的身份公布出去之后你并不打算迁居将军府?”温天磊愣了愣:“那你住在这里不是平添危险?”

  “我自有我的打算。”李月寒并不是信不过温天磊,只不过她这一个月暗中做的事情实在惊人,不便直说而已。

  谁也料想不到,只不过短短一个月过去,国都城最大的花楼梵天楼已经成了李月寒的囊中之物。

  就连孟祁焕都不知道,李月寒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事情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