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87章 将军夫人啊!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7章 将军夫人啊!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梵天楼是整个国都城最大的花楼,不仅规模庞大,就连背后的势力也都错综复杂。李月寒手头上要是没有从华希县跟着她来国都的玉掌柜这样玲珑的人的话,只怕一个月的时间也不够李月寒把梵天楼弄到手。

  虽然梵天楼背靠着各种错综复杂的势力,但是其真正的主子却是一个病恹恹的公子,名叫纪炀。因为缠绵病榻多年,始终没有足够的精力去打点梵天楼。所以索性任由着梵天楼自己发展,成了现在一个楼里好几股势力。

  要不是梵天楼的进账始终红火,纪炀也靠着这些银子拿药养身体的话,只怕纪炀早早的就要把梵天楼脱手,不掺和这些势力的内斗了。

  而李月寒正是拿准了纪炀身体不好的弱点,辅以灵泉,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让纪炀的身体恢复如常,这才不动声色的把梵天楼拿到手。

  只是她并没有让纪炀离开梵天楼,而是把梵天楼的经营权依旧交给纪炀,一边帮他调养身体,一边让他逐渐整合梵天楼里的势力和眼线。

  梵天楼里的姑娘虽然跟一些势力扯上了关系,但是她们的卖身契还是握在纪炀的手里,所以纪炀来做这些事情易如反掌。至于背后那些权贵们会不会知道,只要出面的人是纪炀,对于他们来说,无非就是纪炀想要当家做主了而已,并不影响他们做事。

  也正因如此,在梵天楼也横插一脚的孟祁焕压根儿没想到梵天楼已经是李月寒的梵天楼了。

  送走了温天磊,李月寒在大门口站了一会儿,敏锐的五感六识让她很快就辨认出了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几个人。心里略一思忖,抬脚上前,走到其中一个伪装成面摊小贩的陈家人面前,道:“给我来碗面吧。”

  支着面摊的人微微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李月寒挑眉:“不是做生意的?”

  “啊……啊……是是是,这位小姐请坐!”面摊小贩赶紧招呼着李月寒坐下,然后转身下面去了。

  李月寒倒也没有说什么,只身在小桌子边上坐了下来。四下打量了一番,虽然简单,倒也干净。

  “面来喽!”随着小贩一声长长的吆喝,一碗阳春面摆在了李月寒面前:“客官您慢用!”

  李月寒点了点头,摸了十个铜板丢到了小贩的怀里,道:“用我是不敢用的,毕竟下了落子药的面,我要是吃了,我的孩子可就保不住了。回去告诉季心月,别再费心思钻营了,她什么都得不到。”

  说完,李月寒起身就往自己家门口走。

  那小贩手里揣着十文钱,愣在了原地。跟周围的同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这女人是怎么知道他们的来路的,但是盯了这么久,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李月寒的面容。

  本以为番邦女人都长得妖艳,却没想到这个“多伊尔”却长着一副中原面孔,想来应该是中原人。

  这么想着,他们互相招呼了一声,便全部撤走了。

  也就是他们撤走后不久,“多伊尔”是将军夫人的消息,悄悄的在国都流传开来,大家都晓得了,将军夫人大名李月寒,借用“多伊尔”的身份进京,就是想给铁骑将军孟祁焕一个惊喜。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都过去一个多月了,这个消息才传了出来。而且看样子,这位将军夫人居然并不想去将军府。

  华灯初上,陈府里的季心月自然也收到了消息。

  她气得砸了一屋的摆设,整个人狰狞又可怕。

  本以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这个跟孟祁焕有桃色绯闻的“多伊尔”,所以她让人仔细盯了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以来,不知道派了多少暗哨出去想要杀了“多伊尔”,可每次都无功而返,带回来的消息都是“多伊尔”身边有个武功极高的暗卫,他们下不了手。

  而今天,“多伊尔”更是直接走到了她的人面前,人转告她不要费心思钻营,这简直是在打她的脸!

  “心月,你就听我的,不要再去想那个孟祁焕了。”季心月的亲娘看着被砸得一片狼藉的房间,不由得叹气:“孟祁焕到底是已经成婚了,据说这个多伊尔其实就是孟祁焕的夫人,偷偷来国都是为了给孟祁焕一个惊喜。”

  “我不信!”季心月声嘶力竭:“我和文琢当年感情那么深厚!他怎么可能会娶别的女人!”

  “你都嫁给了别的男人,他为什么不会娶别的女人。”季夫人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女儿是个什么性子,今天要是不帮她把心结解开了,指不定转头她会做出什么荒唐事来。

  “我不一样!”季心月红着眼睛瞪着自己的亲娘:“我是被你们逼的!文琢当年是知道的!我是被你们逼着嫁到陈家的!”

  “就算他知道又能怎样?”季夫人耐心道:“他不照样什么都没做,眼睁睁看着你嫁入陈家,然后果断的离开了国都。你以为他那是伤心所致吗?他根本就是借着你嫁人的借口,假装伤心离开罢了。要知道,他可是前太子的结义兄弟,难道你觉得你足够了解孟文琢吗?”

  “你闭嘴!”季心月不肯再听季夫人说下去,这些年来她自欺欺人的过着日子,她哪里是不懂,她分明是不想懂。孟祁焕是什么人,以季心月的聪慧压根儿不可能不知道一二,她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这一夜,国都很不安分,黑夜里仿佛蛰伏着不知多少毒蛇猛兽,夜色下,毫无顾忌的露出了獠牙。不为其他,只因为他们知道了孟祁焕的夫人居然在一个月前就来了国都。

  并且,瞒过了所有人。

  乍一听这个消息似乎并不让人惊讶,但是仔细一想却是足矣让人惊出一身冷汗。

  能在国都扎根的都是钻营颇深的人物,夺嫡大战之中也早就站好了队伍。而对于自己对手麾下的一个重量级人物居然能疏忽至此,可以说明对方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达到了自己不能到达的高度。

  比如说,情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