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90章 她为尊,你为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0章 她为尊,你为卑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陈府的夫人?

  哦,季心月啊。

  李月寒挑了挑眉:“你说什么?她让我去迎她?”

  “是。”门房想哭:“她说夫人到底是山野村妇,国都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她是一品诰命您也是,但是夫人是后封的,所以得尊她为前辈,让您去门口听她教训。”

  听了这话,李月寒险些笑出声来。

  “你回去告诉季心月,”孟祁焕很清楚季心月来的目的,故而一丝犹豫都没有:“让她打哪儿来回哪儿去。”

  “诶,别啊。”李月寒赶紧阻止:“她今天要是不来我都忘记了,虽然同是一品诰命夫人,但是我有封号啊,而且我封号里还用了国名为尊,一品诰命和一品诰命的确不同,有封号还是比较值钱的。”

  说完,李月寒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孟祁焕和温天磊赶紧跟上。

  “你媳妇儿这是要干嘛?我看她这架势好像要把季心月撕了?”跟在李月寒身后,温天磊小声的问孟祁焕。

  “我也不知道,总觉得月寒变了好多!”孟祁焕低声回答:“不过就算她要把季心月撕了,我也不会反对的。”

  “……”得,又是一嘴狗粮。

  门口。

  季心月趾高气昂的站在马车上,周围已经围起了不少的围观百姓。

  陈府凋零,但是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财富足够让季心月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再加上季心月自从夫君死后,借着寡妇的名头,在国都里开了好几家铺子,所以她的日子过得很是滋润,故而出行的马车也豪华非常,更别提她今天为了打压李月寒,还特意穿了一品诰命夫人服,配上金光闪闪的冠子,倒是有几分夺人的气势的。

  李月寒穿着一身简单的素色衣裙,长发也只用一根玉簪简单的绾了一半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温柔无害,十分平易近人。

  “哼。”见到李月寒出来,身后还跟着她心心念念的孟祁焕,还有一品皇商的大公子之后,季心月冷冷道:“妹妹好兴致,青天白日的在家里拘着两个男人,也不怕朝臣们知道了,上奏陛下弹劾与你。”

  听了这话,李月寒笑眯眯的看向季心月:“本夫人才来京都,和各大家族里的夫人小姐没有来往,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陈夫人竟然熟悉到可以以姐姐妹妹相称了。”

  “你自然不知道,”季心月见李月寒刻意回避了男人的话题,便当做是李月寒怕了,不由得心里更傲气了几分:“毕竟你出身贫寒,要不是借着你夫君孟将军的名头,你也受不了一品诰命的封赏。”

  只见李月寒点了点头:“原来陈夫人知道本夫人是有夫君的啊。那为何空口白牙的指责我青天白日的在家里拘着两个男人?难不成我夫君在家里与好友会面,竟是本夫人的过错?”

  说着,李月寒看向一旁的孟祁焕,伸手轻轻的拉住了他的袖子,一脸的委屈,看得跟真的似的。

  季心月眼看着两个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卿卿我我,当即妒火中烧,冷声呵斥:“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你倒真是不害臊!”

  “陈夫人,本将军和夫人感情好,为何要害臊?”孟祁焕将李月寒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倒是陈夫人,你在国都这么久,居然尊卑都分不清楚了。”

  “你……”季心月没想到孟祁焕居然会为了李月寒指责自己,一时间雾气弥漫了大大的眼睛,委屈得想掉眼泪。好在她还是有几分功力,没有当众落泪,而是强行把眼泪逼了回去,撑着一丝丝理智,反问道:“你说本夫人尊卑不分,难道忘了本夫人也同是一品诰命了吗?”

  “可你没封号啊!”温天磊大嚷了出来:“月寒不仅有一品诰命加身,更是陛下亲封的翰容夫人,你说谁是尊,谁是卑?”

  被温天磊这么直白的呛了一脸,季心月也愣住了。

  她不是没想过李月寒有封号这件事,她出门的时候她娘还特意提醒了这一点。

  但是她完全没想到一个初来国都,又是一夜受封的村妇会知道其中的弯弯道道,更别提把封号亮出来压她一头了。

  “怎么不说话了?”温天磊最见不得季心月端着的样子,这下也跳得欢快:“是不是被吓到了?装不出来了?既然知道月寒为尊你为卑,怎地还站在马车上,不赶紧下来跟翰容夫人行礼吗?”

  听了这话,季心月回过神来,眼神却落在了孟祁焕的脸上,带着几分不确定,道:“文琢,我需得下来同她行礼吗?”

  这下,不仅是李月寒了,就连温天磊和周围看热闹的百姓都看向了孟祁焕。

  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当年才子和才女的故事,又听到季心月喊孟祁焕做“文琢”,便都打从心底为这对曾经大家眼中的璧人感到唏嘘。甚至不少人都开始嚷嚷着翰容夫人配不上孟祁焕了……

  “你自然是要向我家夫人行礼的。”孟祁焕面不改色道:“虽然同为一品诰命,你受封的时间比月寒早,但是月寒有陛下亲授封号,更以国字翰为尊,就算是所有一品诰命夫人再此,也是月寒为尊。”

  听了这话,周围的喧闹声淡去了,季心月只觉得脸上挂不住,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她快受不了了!

  “陈夫人要走了吗?”就在季心月心神慌乱想要回到马车里的时候,李月寒突然开口:“希望陈夫人今日一行不要生我的气才好。我并没有想与你论个尊卑,实在是我夫君见不得我受人欺负。”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李月寒。

  季心月转身回马车的动作才做了个转身就听了这样一番话,心里更是火烧火燎的难受,当即顾不上风度,一头钻进了马车里。

  很快,陈府的马车就走远了。

  “唉,可怜当年一对金童玉女啊,真真儿是造化弄人。”不等周围的百姓们发出感慨,温天磊率先感慨了起来。

  大家一听,顿时把八卦的目光又都集中了过来。

  李月寒也不说话,半垂着眼眸,看起来倒是楚楚可怜。

  “温大少你胡说什么呢,”孟祁焕连忙表态,不仅是给李月寒看的,还是给那些百姓们看的:“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再说了,关造化什么事儿,都是自己的选择,赖不得别人。”

  这话一说,原本还打算唏嘘的百姓们当即清明了过来。

  是啊!当初可是季家主动和陈家联的姻亲,可不是人家孟祁焕抛弃的季心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