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95章 听皇后说当年的故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5章 听皇后说当年的故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也懵了。

  什么叫碧玉章认她为主了?难道碧玉章不是一直都认孟祁焕为主吗?她当初滴血道碧玉章上,也是通过孟祁焕才能成功和碧玉章建立联系的,怎么就成了碧玉章认她为主了?

  “既然碧玉章认主,那月寒怎么会不知道?”皇帝的脸上终于没了刚才的嬉笑神色:“而且她非我宗政氏人,碧玉章怎么会认她为主?”

  “陛下,碧玉章传国好几代人,难道曾有宗政氏人被碧玉章认主吗?”孟祁焕毫不留情道:“自有碧玉章以来,就从来没听说过碧玉章认主,所以臣认为,碧玉章认主这件事,和宗政氏没有关系。”

  “放肆!”皇帝怒了:“按你这话说的,岂不是我宗政氏不配为东翰皇室!”

  “这又是两码事了,自有东翰国以来,东翰皇室就一直是宗政氏,所以东翰国无疑就是宗政氏的东翰国,这一点不会变,但是这跟碧玉章也没关系,碧玉章难道还会管一国之君姓什么吗?”

  “……”皇帝一时语塞,竟然觉得孟祁焕的话有几分道理:“那按你说的,碧玉章也不该被奉为国宝了?”

  “这是国家大事,我不好议论。”孟祁焕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摘了出去:“但是也不能说碧玉章认谁做主,谁就当得我东翰国的皇族,国家大事,岂能如此草率。所以臣认为,碧玉章既然认了月寒为主,就暂时在将军府保管,况且两位皇孙还在碧玉章内生活,如此一来也能让他们兄妹得到更好的保护。”

  李月寒很想说把碧玉章还给老皇帝,兄妹俩也能照常在碧玉章里生活下去,因为她如今和碧玉章的联系已经不用拿着章子才能进入空间了。

  但是转念一想,这不就恰恰证明了她已经是碧玉章的主人了,所以才可以不用碧玉章在手就能自如进出碧玉章内空间了吗?

  皇室都是敏感多疑的政治体,她已经反应过来自己主动归还碧玉章的行为已经挑起了老皇帝的敏感神经,她现在心里七上八下忐忑得很,实在不敢再随便说话了。

  经过孟祁焕的一番劝说,老皇帝终于放弃了争执宗政氏该不该是东翰国皇室这个问题,并且大手一挥,让李月寒妥善收藏好碧玉章,不要想着归还的事情。

  李月寒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朕和孟卿还有政事要议,翰容夫人随宫人到后宫去见过皇后吧。到底你也是新封的诰命夫人,理应去后宫见过皇后的。”虽然老皇帝不再纠结碧玉章的事情了,但是态度也冷淡疏离了不少。

  李月寒有些担忧的看向孟祁焕,见他冲自己微微点了点头,便只好领命离开。

  在李月寒走出崇政殿的同时,那两个假的沐川和灵犀还有大白也在宫人的带领下,走进了崇政殿的密室里。

  跟着宫人的脚步,七拐八弯的,李月寒终于走进了后宫的地盘。

  “翰容夫人,这里就是凤栖宫了,皇后娘娘在里头等您呢。”带路的宫女走到凤栖宫门口就不往里进了,而是恭敬的站在一旁。

  李月寒见状,便知道这一关是要自己独自面对的,当即也不客气,谢过了宫女之后,就带着康柔,进了凤栖宫的大门。

  凤栖宫早已经有宫女在里面等着了,李月寒一出现,就立刻有人上前带路。

  好在凤栖宫虽然恢弘,但是不算特别大,很快李月寒就见到了雍容华贵的皇后。

  而此时,皇后正很没形象的往自己的嘴里塞糕点,或许是怕弄花了口脂的缘故,她的嘴张得老大,直到把手里撵着的那一小块糕点完全塞进了嘴里,这才合上,看得李月寒一脸懵。

  “娘娘,娘娘,翰容夫人来了!”一旁的嬷嬷连忙提醒皇后。

  皇后这才后知后觉,赶紧喝了口水,把嘴里的糕点咽下,这才恢复了一脸的雍容,示意殿外的李月寒近前说话。

  直到李月寒走近了,皇后看着她那张脸,这才“啧啧”出声:“你要是让兴国公府的老人见着了,肯定得出大事。”

  “娘娘是指我母亲的事情吗?”李月寒见了礼,皇后赐了座,她便顺从的坐了下来。

  “看来皇帝老儿已经告诉你了,”皇后点了点头:“想当年要不是太上皇听信了小人谗言,怀疑兴国公府意图谋反,也不会急召兴国公一家进京定居,那样的话,你娘也不会和家人走散了。”

  说着,皇后还有几分唏嘘:“本宫和你娘自小就认识,要不是当年她跟家人走散了,说不定今天这个中宫坐着的就是她了。”

  李月寒听了这话,赶紧接嘴:“皇后娘娘万不可这么说。”

  “你也别紧张,”皇后摆了摆手:“我们这一辈人的恩恩怨怨我自然是不会算到你这个后辈的头上了。再说了,你现在也有了文琢的孩子,说白了还是皇家中人。你还不知道吧,文琢虽然身上不是流的宗政家的血,但是他和前太子宗政贤是结拜兄弟,所以说白了,你还是宗政家的媳妇儿。”

  皇后娘娘虽然说得轻巧,但是李月寒却不敢接这个话茬。

  还好先跟孟祁焕一起见了皇帝,心里大概也琢磨出了一点分寸,不至于在面对皇后的时候行差踏错。

  陪着皇后说了一会儿话,大部分时间都是皇后在说,李月寒在听,可皇后也不在意,仿佛就是想说给李月寒听一样,一直拉着她说了好多李月寒不知道的,她娘和皇后当年的闺中趣事。

  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李月寒又陪着皇后用了午膳,还被允许在凤栖宫内午睡了一会儿。

  睡得晕乎乎的,然后被康柔喊醒,说是要去景舞殿准备参加晚宴了。

  “什么时间了?”李月寒打着哈欠问道。

  “已经申时了,夫人这一觉睡得够沉的,皇后娘娘来看过两回了,还吩咐不让人吵醒你,说夫人如今是双身子的人了,理应多睡一会儿。”康柔一边给李月寒梳头一边絮絮叨叨的说道。

  申时,也就是说下午三四点了。这个时间去赴宴是不是早了点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