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96章 李月寒的礼数周不周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6章 李月寒的礼数周不周全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或许是看出了李月寒的疑惑,康柔连忙解释:“宫中的晚宴一般都会早一些开始,一般有宴的时候,诰命夫人和后宫嫔妃会先到场,等宴会差不多开始的时候,前朝的老爷们才会入场。也是为了避免破坏氛围,说到底,宴会这种事情还是女人的主场。”

  听了这话,李月寒打了个哈欠,道:“也不知道今天的宫宴会来一些什么牛鬼蛇神。”

  “夫人莫要说笑,隔墙有耳。”康柔赶紧打住了李月寒的话头。

  李月寒到底是穿过来的人,宫斗小说和电视剧也不是没看过,知道康柔是为了她好,便也没说什么。等康柔帮她把睡散了的头发梳好后,穿上了睡前脱下的诰命服,戴上头冠,李月寒终于是收拾整齐了。

  来到凤栖宫的前殿,皇后正在嗑瓜子儿,见到李月寒出来,当即开心的冲李月寒招了招手:“睡得好不好?”

  “谢娘娘关心,臣妇睡得很好。”李月寒俯身行礼。

  “你这孩子怪拘谨的,”皇后叹了口气:“本宫同你说了那么多和你娘的事情,难道你就不能把本宫当做自家长辈对待吗?”

  李月寒不知道皇后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当即又是俯身行礼:“能得皇后娘娘看重,是臣妇的福气,臣妇是万万不敢攀附皇亲的。”

  “罢了罢了。”皇后有些泄气一样的摆了摆手:“你这性子跟你娘一样一样的,我不同你计较!”

  “多谢皇后娘娘。”李月寒心里怪别扭的。

  她吃不准皇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要是真顺杆子往上爬了,等着她的万一是斩首刀怎么办!

  所以她只好小心再小心,不要行差踏错,不要出任何纰漏才好。

  跟着皇后来到了景舞殿,不少朝廷命妇已经先到了,正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说着话。

  李月寒如今耳力过人,远远的就能听清她们在说什么。仔细一听,居然大部分都是在好奇她这个刚刚受封的翰容夫人的。

  “哼,什么翰容夫人,我倒是见过一面,不过是不知礼数的粗鄙村妇而已,”这是季心月的声音:“想我受封怎么也有个五六年了,在一众命妇里也算是前辈。想着她刚刚入京,对京中的礼仪不了解,好心好意主动的想给她说道说道,谁知道这位翰容夫人居然跟我说,她有封号,我没封号,要我向她行礼,以她为尊!”

  一听这话,大家不由得都有几分咋舌。一方面是没想到季心月居然在李月寒这里碰了钉子,一方面也是惊讶李月寒居然有这份胆识。

  毕竟她们这些朝廷命妇也是知道季心月和孟祁焕当年事情的,难不成李月寒这位新封的翰容夫人一点儿都不怕自家夫君生气吗?

  不过也有人持不同意见的:“陈夫人,翰容夫人的话好像也没错儿。虽然你受封的时间比较久,也同为一品诰命夫人,但是你没有封号,的确不如她尊贵呀。”

  “你懂什么!”季心月被人说得有些没脸:“再怎么说我上门去教她礼仪也是看得起她,否则她一个粗鄙村妇,我又怎会主动去招惹!”

  “……”

  这边正说着话,李月寒已经跟着皇后入了场。

  一众夫人小姐们都对皇后行了礼之后,皇后倒是没说什么,安排李月寒坐在离自己最近的位置坐下后,便走到了首位坐下。

  “方才大家在议论什么?我怎么好像听到了翰容夫人的名字?”皇后坐下后,微微一笑,眼神落在了季心月的身上:“听说昨日陈夫人主动去见了翰容夫人,怎么?两人是闹了不愉快吗?”

  见皇后点名,季心月有些忐忑的站起身,福了福身子,道:“倒也没有不愉快,只不过翰容夫人初入国都,很多礼仪不懂罢了,臣妇并未放在心上。”

  “是吗。”皇后淡淡笑道:“今日翰容夫人一直陪着本宫说话,本宫倒是觉得翰容夫人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却是个知书达理,心灵聪慧之人,礼仪方面也周全,陈夫人怕是搞错了吧。”

  季心月没想到皇后居然会向着李月寒说话,一时间倒是落了个没脸,半晌没说话。

  “陈夫人怎么一直站着,坐呀!”皇后晾了人好一会儿,然后才一脸惊讶的让季心月入座,季心月恨得心里咬牙切齿,却没办法在此时表露出来。

  “皇后娘娘,”李月寒脸上挂着假笑,起身冲皇后俯身行礼,后道:“昨日陈夫人的确和臣妇有些不愉快,起因是臣妇也不知道为何,陈夫人昨日主动上门。臣妇和夫君还有夫君的好友出门迎她,可见到陈夫人的时候,陈夫人却斥责臣妇青天白日在家里拘着两个男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月寒顿了顿,又道:“昨日臣妇的夫君在家里会见好友,听闻陈夫人光临寒舍,所以跟臣妇一并出门迎接,却被陈夫人平白斥责了一顿,委实有些冤枉。女人的名声比命还重要,更何况昨日陈夫人是在臣妇家门口斥责臣妇的,臣妇夫君的好友便有几分看不下去,主动撇清了关系,还斥责了陈夫人几句,想必陈夫人是心里头有气的。”

  说着,李月寒转过身,冲着季心月的方向屈膝道:“臣妇在这里给陈夫人道个歉,昨日之事是我礼数不周,还请陈夫人不要往心里去。”

  原本不少人打算看李月寒笑话的,却没想到李月寒不仅礼数周全,而且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在李月寒来之前,季心月可没少说李月寒的坏话,这下倒是被打脸了,还不得不起身,端着笑脸假装大度道:“翰容夫人哪里话,你的礼我可受不起,毕竟你为尊我为卑,我没有封号。”

  这番阴阳怪气的话要是不当着皇后的面说的话,说了也就说了。

  但是当着皇后的面说李月寒为尊她为卑,这其中的用意就很耐人寻味了。

  “什么谁为尊谁为卑的,”皇后冷下了脸:“陈夫人,虽然你和翰容夫人同为一品诰命臣妇,但是她有陛下亲授的封号在身这是事实,你别在这儿阴阳怪气的上眼药,本宫不吃这一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