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97章 年纪最小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7章 年纪最小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眼看着皇后沉了脸,一时间,席间众人噤若寒蝉,没人敢帮季心月说话,也没人敢在这个档口说话。

  倒是李月寒先打破了沉默:“得皇后娘娘一言,臣妇心里有数多了。刚刚还以为是我夫君诓我呢,怪害怕的。如今皇后娘娘也说了臣妇这有封号的一品诰命比较值钱,臣妇就放心了。”

  “哦,你刚刚在担心什么?”皇后见一直端着的李月寒终于开始露出小狐狸尾巴,不由得来了兴致。

  “臣妇只是粗鄙的村妇,自然不懂国都的礼仪,只知道见到尊贵的人要行礼,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问的不要问,万勿行差踏错才好,故而才受封的时候,也不知道有封号的一品诰命是什么身份,所以昨天陈夫人叫上门的时候,臣妇夫君的好友斥责她,臣妇还是有些害怕踢了铁板的。”

  皇后一直注意着李月寒的脸色,可以肯定她是在睁着眼说瞎话,但是这瞎话却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让皇后都有些怀疑,李月寒到底是真的懂礼仪还是假的懂礼仪了。

  按说她一个村姑,的确是很有可能礼数不周全的啊。

  但是今天一路看过来,李月寒的礼仪甚至比有些诰命夫人还到位,更别提季心月了。

  常年的寡妇生活让她已经有些心理不正常了,就连皇后都时常听说她在家里对下人动辄打骂,连她亲娘有时候都会被波及。

  本来皇后还念着她当年也是为了季家才嫁到的陈家,多多少少对季心月有几分同情。

  但是一听说季心月昨天居然还端着一品诰命夫人的架子去找李月寒的麻烦,顿时就对这个女人有些反感了起来。

  虽然说后宫不干政,前朝那些事儿皇后不了解。

  但是架不住她宫斗这么多年,还是个常胜将军啊!

  女人那些心思,皇后一眼就看得明白,就算李月寒不说这番话,皇后都寻思着今天的宫宴要让季心月吃点儿苦头的。

  “陈夫人,”皇后看向季心月,皮笑肉不笑:“好大的架子啊。月寒初入国都不知道这些很正常,你一个已经受封这么多年的夫人,难道不知道封号意味着什么吗?”

  季心月打死也没料到皇后会被李月寒三言两语就说动了,当即跪在地上认错:“臣妇知错,臣妇也是一时冲动,还请皇后娘娘不要动怒,凤体要紧!”

  “咦?”皇后娘娘皱眉:“本宫何时动怒了?”

  季心月一听这话,便知道皇后是要帮李月寒找场子。心里虽然恨极了,但是却不敢说话,只跪在地上不抬头,希望能得皇后放她一马。

  “起来吧,”皇后见季心月跪也跪了,便挥了挥手:“本宫不是那么不平易近人的皇后,平日里你们在宫外打打闹闹也就算了,但是月寒才入国都,很多事情不懂,你们这些做前辈的得耐心跟她说,而不是上来就端个架子拿她做威风,怎么,你们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月寒是你们这些有诰命加身的夫人里最年轻的不成?”

  一听这话,李月寒差一点就笑出声来了。

  孟祁焕和季心月年岁相差不大,孟祁焕今年二十有三,季心月也有个二十岁了。但是李月寒今年才十七啊!在场的诰命夫人里多多少少都是上了年纪的,可不就李月寒最小呢!

  至于季心月为什么昨天火急火燎的就去找李月寒的麻烦,在场的人有几个不知道。

  李月寒知道皇后娘娘这是在帮她说话,不由得心里暖了暖。

  有了皇后娘娘的话在前,大家多少也明白了皇后的心思,接下来找李月寒说话的人也就多了起来。

  虽然李月寒不会读心术,但是跟她说话套近乎的人里有几个是揣着一脸虚伪的笑的,还是能分辨一二的。

  很快,前朝大臣们在皇帝的带领下都来到了景舞殿,入座之后,皇帝宣布晚宴开始。

  李月寒看孟祁焕一坐下就喝了一大口酒,不由得压低声音道:“是不是挨骂了?”

  “不是,是嗓子都说干了。”孟祁焕也小声的回答她。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抿唇笑了起来。

  此时,歌舞起,李月寒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了愣。

  哟呵,季心月居然上场跳舞了,难道她还想勾引皇帝不成?

  再一看在座众人的脸色,李月寒便晓得,季心月这一手,居然是没几个人知道。大家看着台上舞姿动人的季心月,面色不由得都有些复杂。

  女人们可都防着季心月这个美貌的寡妇呢,可谁知道这美貌年轻的寡妇居然主动冒了尖儿,这下大家的心里真的是想什么的都有了。

  李月寒瞥了孟祁焕一眼,见这男人专心致志的播着瓜子,竟是没怎么看场上的舞蹈,不由得心里又欢喜了几分。

  一舞罢,众舞姬都退了下去,唯独季心月留了下来,道:“臣妇知道臣妇如今只有一身诰命,却没有办法为国分忧,所以才想以一曲惊鸿舞来给诸位大臣还有陛下助兴,还请诸位不要嫌弃臣妇舞姿粗鄙。”

  “陈夫人有此心意,大家怎么会说你的不是,快退下换衣服入席吧。”老皇帝也很是不解季心月的举动,赶紧挥了挥手,示意季心月别留下来丢人现眼了。

  谁知道季心月却不放弃,目光瞟到李月寒处,一脸笑意道:“翰容夫人才入京不久,大家也都不是很相熟,不知翰容夫人有什么拿手的绝技,不如趁着乞巧节宴席的机会,给我们大家展露一二?”

  得,李月寒就知道宫斗戏里最少不了的就是斗才艺。

  李月寒要是会也就算了,可关键是李月寒啥才艺也没有,总不能比比谁更会种菜吧。

  “翰容夫人怎么不说话?”季心月见李月寒端坐位置一动不动的时候,不由得笑得更欢了:“莫不是翰容夫人真如坊间传言所说,大字不识一个吧?”

  不等李月寒说话,一旁的孟祁焕就皱起了眉头:“我夫人懂礼仪,既然已经嫁人了,自然恪守本分,不会在不恰当的场合做哗众取宠之姿。倒是陈夫人有些奇怪,今日明明是乞巧宴会,皇后娘娘也安排了舞姬,陈夫人堂堂一品诰命夫人,怎么亲自下场跳舞,做这等供人取乐之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