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299章 捉奸归来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9章 捉奸归来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康柔不知道李月寒看到了什么,但是她也不问,只跟着李月寒躲在柱子后面,学着李月寒的样子屏住了呼吸。

  “一别数年,却没想到你我再见回事这番景象,文琢,我只想问你一句真心话,你的心里当真没有我了吗?”季心月的声音传了过来,康柔吓了一跳,这女人竟然亲亲热热的喊她家将军的字!也太不要脸了!

  但康柔一看李月寒的脸色,看她不动神色的样子,便沉下了心。既然她家夫人都暂时不说什么,那她也先保持沉默。等会儿要是她家夫人要动手,她就先冲上去把那个叫季心月的浪荡女挠花了!

  虽然康柔以前没和李月寒相处过,但是却是听说过自家夫人有多彪悍的。据说在乡下的时候,她可是村中一霸来着……

  “陈夫人这话说得让本将军有些不明所以,”不等康柔心里的弯拐过来,孟祁焕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还有,陈大人活着的时候本将军与他没有来往,如今陈大人不在了,也请陈夫人不要轻易的唤本将军的字,于礼不合。”

  听了孟祁焕的话,季心月只觉得心里委屈极了:“我知道你怨我,可是身为季家嫡长女,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不是不想跟父亲拖一拖,拖到你能在前太子面前帮我们季家想到办法,可是父亲等不了,他做的那些事随随便便拿出来都是要杀头的大罪,要不是当年我及时嫁到了陈家,只怕你现在也见不着我了。”

  季心月的话虽然听得李月寒心里很不痛快,但是却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当年季家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居然随随便便拿出来一件都是杀头的大罪?

  “陈夫人还记得季家当年做过什么事就好。”孟祁焕冷声说道:“若当年不是你们季家大少爷临阵脱逃,我东翰也不会白白丢失一个兴建府。虽说陛下看在季家和陈家结了姻亲,又念在季家大少爷虽然临阵脱逃,却也没逃得一条活命的份上放过了你们季家,但是不代表兴建府之仇就没人记得了,你季家当年可是通敌之罪。”

  “更不用提季老夫人当年帮着康嫔娘娘毒杀容妃娘娘,还有季老夫人借着自己身份的便利帮着康嫔娘娘后宫出禁,以及你嫁到陈家之后,陈家是如何一点点败落的这些事了。”

  “季心月,我心里是有过你,但是那时候的你干干净净,也不会想着去害人。现在的你与我而言,只是陈府一条蛇蝎罢了,早晚都是要死在我的手里的。”

  孟祁焕的话讲得直白并且不留颜面,季心月被孟祁焕的话逼得步步后退,当孟祁焕说季心月迟早要死在他的手里的时候,季心月突然变了脸。

  “孟文琢!”季心月的眼泪流了一脸:“我是爱你的,我不信你不知道,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一个人!你只看到我匆匆忙忙嫁入了陈家,却没看到我为了你守节至今!我嫁给陈家那个老头子之后,我没有让他碰我一根手指头!”

  “为人妇却不尽人事,你这话说给我听,是想让我给你立个贞节牌坊?”孟祁焕讽刺道。

  “自我认识你开始,我的心就是你的,我从来没想过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你明知我心意为何却还这般言语辱我!”季心月哭得伤心,显然没想到孟祁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与我夫人感情甚好,不需要你来我面前表明心意。”孟祁焕继续讽刺:“陈夫人若是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大可上奏朝廷,让陛下和皇后娘娘为你做主便是。”

  “孟文琢!”季心月咬牙切齿。

  “请称我孟将军,或者孟先生。”孟祁焕依旧冷言冷语。

  这时候,李月寒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带着康柔走了出来。

  “孟文琢,我是爱你的,我不是自愿嫁入陈家的,我现在都还是完璧之身,只要你一句话,我随时都可以把自己全部给你……”季心月哭得可怜。

  李月寒却没有可怜她。

  在孟祁焕惊讶慌乱的目光注视下,李月寒抬手拍了拍季心月的肩膀。

  季心月下意识的回头,对上李月寒冷冷的双眸的那一瞬间,她被李月寒狠狠一耳光摔到了地上。

  “你敢打我!”季心月捂着脸狠狠的瞪着李月寒,“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居然敢打我!你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乡野村姑居然敢打我!”

  “原来我不能打你啊?”李月寒一脸故作惊讶,而后伸手抓住了季心月的一步后脖子:“那咱们就到皇后娘娘面前分说分说,别怕,我打你这事儿我不会赖账的。”

  一边说着,李月寒一边拖着季心月往景舞殿内走去。

  别看李月寒有孕在身,生的还瘦弱,但是经过碧玉章这段时间的滋养,她的身子骨比一般人不知道好多少,手上的力道更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月寒,”李月寒拖着狼狈的季心月往殿内走去的时候,孟祁焕喊了她一声。

  李月寒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脸上一片平静,没有表情。倒是季心月欢欣的起来,她就知道,她的文琢心里还是有她的!

  “我是想提醒你一声,你如今有孕在身,这种重活还是为夫来。”孟祁焕说着,指了指被李月寒拖着走的季心月。

  “不用,人家不是说了,她还是清白之身,要是你拖着她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清白,那将军府岂不是要热闹起来了?”

  说话间,李月寒已经拖着季心月进了景舞殿。临进殿前,李月寒听到有人喊了孟祁焕一声,但是气头上,李月寒停都没停一下。

  高高的门槛自然不是季心月自己迈过去的,而是李月寒像是拖麻袋一样将她拖过去的。

  季心月被李月寒一巴掌打散了发鬓,李月寒此时虽然是抓着她的衣领,但是同样也抓了不少她的头发在内。再加上她步子快,季心月好几次想翻身站起来都没能成,只能被李月寒拖着走进了殿内。

  原本热闹和谐的景舞殿突然静了下来。

  老皇帝大概是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李月寒揪着季心月进来的时候,他都起身要走了,却一眼看到李月寒冷着脸走过来,手里还拖着一个狼狈的、披头散发的女人。

  看样子,好像是捉奸归来的模样,倒是让老皇帝来了几分兴趣,屁股也坐回了位置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