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0章 验个清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0章 验个清白?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所有人都屏息静气的看着李月寒揪着季心月,大家也都在猜测这位新晋的翰容夫人是从哪里捉奸归来。有心人倒是多看了几眼,发现孟祁焕不在座位上,不由得更加八卦了起来。

  直到李月寒把季心月丢到宴会正中间,把舞女都赶下台后,季心月这才开始回神,赶紧翻身跪下,立刻反咬一口:“请陛下和娘娘为臣妇做主!臣妇只是在殿外透气时与孟大人多说了两句话,翰容夫人上前来二话不说就对臣妇又打又骂,臣妇实在不是她的对手……”

  说话间,季心月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立刻眼眶就红了,眼泪也一串串的往下掉。

  “哦,”李月寒笑了笑:“跟我夫君说你虽然当初嫁给了陈大人,但是婚后却还保持着自己的清白,难不成是想让我夫君看在你如今成了寡妇的份上,给你立贞洁牌坊吗?”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翰容夫人这话说得有点过了,这是什么地方,当着皇上皇后的面儿,怎么能将这种事情拿出来说!简直有辱天颜!”

  李月寒也不知道说话的人是谁,只冲那人俯身行礼,而后理直气壮道:“抱歉,臣妇打小长在乡野民间,自然是不比各位夫人懂得礼仪。虽然我不知你们的礼仪,但是却也知道,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道理。陈夫人既然膝下无子,那就该听从夫家长辈或者旁支长辈的话,而不是把这些事情拿到旁人的夫君面前说。”

  说着,李月寒干脆跪了下来:“臣妇知道陈夫人未出阁之前和臣妇的夫君是好友,但是既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臣妇的夫君也和臣妇感情甚好,那陈夫人今日所为就是在勾引有妇之夫,而且陈夫人还有诰命在身,有辱天颜的是陈夫人,而非臣妇!”

  李月寒说话一套一套的,在场的众人都有点懵。

  说她不讲道理吧,她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说她讲道理吧,她把季心月搞成这副模样实在也是很不讲理的……

  但是季心月居然跑到孟祁焕面前说自己还是清白之身这种事,倒是真的很不要脸了……

  “李月寒!我到底哪里招惹你了!你要这样毁我名声!”季心月疯了,她完全没想到李月寒会把这些话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刚刚她也是看到李月寒出去了,然后她才会想把孟祁焕叫出去,让李月寒看到自己跟孟祁焕在说话,不求能让他们夫妻反目,至少也能让他们夫妻离心吧!

  况且她说的话那么出格露骨,换做一般的夫人是根本不可能把这些话讲出来的,所以季心月都想好了,就算李月寒闹起来,她在帝后面前也是有分说的余地的。

  但是她没想到李月寒居然这么豁的出去……

  “你没招惹我,但是你一直在招惹我的夫君,这件事你总没得抵赖。”李月寒说着,看向季心月:“我虽然不懂得国都贵族的礼仪,但是也晓得你跟我夫君说的话绝对不是一个丧夫之妇该说的。”

  “你胡说八道!我没说过那些话!”季心月已经没有心力去想孟祁焕了,现在想的完全是如何保全自己的名声。

  如果按照她一开始设想的话,李月寒只会拉着她到帝后面前说她勾引孟祁焕。到时候她只需要哭一哭,说自己只是跟故人多说了几句话,没想到李月寒会介意至此。

  那样的话,她不仅能全了自己一直以来极力维护的名声,还会拉踩李月寒落下一个善妒粗鄙的名声。

  可是她就是怎么算都算不到,李月寒居然会把她说的话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

  “陛下,娘娘,”李月寒十分平静,和身边状若疯癫的季心月判若两人:“陈夫人说的是真是假,请个储秀宫的验身嬷嬷来一验便知。”

  听了这话,大家都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更有和季心月交好的夫人在暗戳戳的说李月寒行为大胆出格,季心月的亲娘更是气得发抖,指着李月寒骂道:“没有教养的粗鄙之人!没有教养的野丫头!是谁指使你在景舞殿,在陛下和娘娘面前来败坏我女儿的名声的!女儿家的身子是能随便说验就验的吗!你真是不要脸!”

  “这位夫人,不要脸的是勾引有妇之夫的女人,而不是我。”李月寒一板一眼道:“陛下,娘娘,恳请陛下和娘娘还陈夫人清白。”

  清白?什么清白?验季心月的清白之身?发现她已经不是大姑娘了,就可以反咬李月寒是污蔑吗?

  还有这种验法?

  “翰容夫人这话说得让人很是费解,”有个人絮叨着就骂了起来:“陈夫人数年如一日的给陈大人守寡,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就招惹到你的头上了。你果真是泥腿子上位,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身份?”李月寒冷声:“本夫人的身份是铁骑将军明媒正娶的夫人,是陛下亲封的翰容夫人,难道有错吗?出身乡野又如何,就算我出身乡野,不知道你们这些所谓贵族之间的规矩,但是我也明白作为一个女人,甚至是一个失去了夫君的女人应该怎么端正自己的态度。”

  “至少有一天我夫君为国捐躯了,我不会跑到别的男人面前推销自己!”

  里面闹起来了才进门的孟祁焕恰恰好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有些无奈,当即道:“夫人说的什么话,你有孕在身,怎么还跪在地上。”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把李月寒从地上搀了起来。

  “我还以为你要在外面呆到地老天荒呢。”李月寒冷着脸,倒是也没给孟祁焕好脸色。

  “刚刚要跟你一起进来的,但是被人喊住了,耽搁了一会儿。”孟祁焕赶紧解释。

  “孟大人,你夫人刚才好大的威风!”季心月的娘一见孟祁焕就嚷嚷开了:“居然说我女儿主动勾引你!哼,笑话,我女儿如今什么身份!犯得着去勾引你吗!”

  听了这话,大家都屏息静气看着孟祁焕,想听听孟祁焕怎么说这事儿,就连一直不说话的帝后二人都看着孟祁焕。

  唯独李月寒一人没有看向孟祁焕。

  孟祁焕的视线还偏生只落在李月寒的身上。

  “方才陈夫人的确对在下有出格之举,具体有多出格,事关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