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3章 孟祁焕的身世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3章 孟祁焕的身世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李月寒抬脚踹了孟祁焕一下:“把门关起来,冷!”

  孟祁焕这才回过神,赶紧起身去关门,也挡去了外面那些被安插进将军府的视线。

  这时候,沐川才从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冲孟祁焕和李月寒作了一揖,轻声道:“刚刚那个大夫……”

  “无妨,”孟祁焕摆了摆手:“谷大夫是国医堂的人,国医堂不会被任何势力渗透。”

  听了这话,李月寒瞪了孟祁焕一眼:“你之前不也说你将军府安全得很,不照样被太子给监控得严严实实!”

  “若非我愿意,他怎么也不能把人安插进来。”孟祁焕万般无奈:“月寒,你不信我。”

  “你觉得我该信你什么?”李月寒有些咄咄逼人了起来:“信你跟季心月毫无瓜葛却黏在一处说话?信你瞒着我悄悄回到京都的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没有跟季心月有任何来往?还是信你的心里已经没有季心月的半点影子了?”

  说完,李月寒冷着脸:“若是你要我信这些的话,你不如给我两个耳光,反正打死我都不信的!”

  “今天之所以我会跟季心月在一起说话,实在是误会。”孟祁焕拉过了李月寒的手:“右相跟我说里面太闷了,拉着我到外头说话,我想着你也出去透气了,我就跟着出来了。说了一会儿,右相肚子疼,我找了你一圈没见着人,正打算回去,就遇到季心月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巧,你就正好在一旁,恰恰好看到我跟季心月说话。既然你把她跟我说的话都听到了,那应该也知道我对季心月已经没有半分留恋,我的心都是你的,人也是你的,跟季心月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了。”

  听了这话,李月寒也有些疑惑。

  为什么会那么巧?

  她出来透气,孟祁焕也被人叫出来说话,然后那么赶巧的,她回去的时候就碰见了孟祁焕和季心月在说话?

  “那个跟在我身边的小婢女康柔呢?”李月寒突然皱起了眉头:“说起来今天这事儿有点奇怪,我在外面吹风,是她提醒我出来的时间够久了该回去了。我才走了没两步,就看到你跟季心月在一起说话,你让人把康柔接近府里的时候有没有仔细查问过背景?”

  听了李月寒的话,孟祁焕也蹙起了眉头:“背景肯定是干净的,跟在我身边的也就算了,但是要伺候你的人我不敢不谨慎。”

  “那就奇怪了,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李月寒也不是真的部分青红皂白的人,而且当时确实也听到孟祁焕一句句的怼季心月,是季心月一而再再而三的凑上来,孟祁焕对她的态度已经跟撕破脸没什么两样了。

  “今天的宫宴,你昏迷之后,我带你离开景舞殿时,听到皇上让人把康柔送到太医署去医脸了,”孟祁焕突然道:“看起来是全了你的脸面,但是我总觉得不对劲。眼下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点可能了。”

  “能把身份洗得这么干净还不让我看出破绽的,除了老皇帝,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孟祁焕说着,叹了口气:“都说伴君如伴虎,我算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你到底是哪一边的?”李月寒也觉得孟祁焕说的有道理,顾不上跟他生气,反而开始担心起了他来:“如果你是跟皇帝作对的,他会不会把你做掉?”

  听了这话,孟祁焕不由得捏了捏李月寒的脸蛋儿:“现在不生气了?知道关心我了?”

  “跟你说正经的!”李月寒不满的打开了孟祁焕的手:“老实交代!”

  “我是皇帝这边的。”孟祁焕立刻招了,指了指一直坐在李月寒床榻边上不说话却是一脸凝重的沐川,道:“不信你问沐川。”

  李月寒:“???”

  “婶婶,我可以为叔叔证明,叔叔确实是皇爷爷的人。”沐川缓缓开口。

  李月寒只觉得满脑袋的问号。

  “我晓得你一定很疑惑,为什么我明明是帮皇帝做事,却要躲到白云村那么远的地方去。”孟祁焕摸了摸李月寒的脸,叹了口气,道:“其实就连沐川的父君都不知道我是皇上这头的。”

  李月寒更疑惑了,难不成孟祁焕其实不是宗政贤的结拜兄弟吗?

  “沐川,你先回灵泉空间内,我跟你婶婶有话要说。”孟祁焕不着急跟李月寒解释,而是看向了沐川。

  尽管沐川不愿意,还是乖乖的回了灵泉空间。他之所以不放心出来,也是想看看李月寒是否安好。如今知道李月寒安好,他也不用再逗留了。

  “我是孤儿,”沐川走后,李月寒封住了碧玉章的气息,孟祁焕这才缓缓道:“很小的时候,从我记事开始,我就是一个街头行乞的孤儿。不知道是三岁还是四岁那年,我被一个长者相中,免了我流浪之苦,这个人,是太上皇。我是在一个名叫童生岛上生活的,当年那里还有上百个跟我一样的孤儿。”

  “在那里我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说起来,我应该是皇家培养给皇上的死士,所以我在童生岛的每天,除了夜晚有两个时辰读书认字的时间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提防着自己被别的孩子杀死,或者说,去尽可能的杀了别的孩子,获取更多的活下去的可能。”

  “我不知道我几岁的时候,现任皇上继位。”孟祁焕陷入了回忆之中,但是这段回忆对他来说显然有些痛苦:“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命令,让我伪装成落魄的书生,结识当时的太子宗政贤,取得他的信任。”

  “那一年我不过十四岁吧,那是我第一次离开童生岛,按照计划的一切,我认识了前太子,因为很投缘,我和前太子结拜成了兄弟,还当上了太子伴读。从那之后,我才真正的开始我的一生。”

  “坦白说,要不是做了太子伴读后没多久就接到了皇帝的密信,我会一直以太子伴读的身份跟在宗政贤的身边,而不是后来带着他的一双儿女远遁西北,躲在白云村,一躲就是好几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