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4章 你是有家人的人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4章 你是有家人的人了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到孟祁焕说这些,李月寒说不出来心里是什么感觉。

  心疼是肯定的,但是更多的是为他感到不值得。

  他明明一身的本事,能报效国家,能为国争光,但是却因为小小年纪就被接入了童生岛,度过了一个灰暗的童年不说,终其一生,都在为皇家做事,成为皇家的傀儡,甚至是死士。

  “说来好笑,宗政贤要出事之前,我就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了。当时我借由季心月出嫁,我伤心欲绝的借口,躲出了国都,但是在接到宗政贤府上真的出了大事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伸出了援手。”

  “我想逃脱的不是追着宗政贤的三皇子,我想逃脱的是皇上,是陛下,是这片土地的君王。”

  孟祁焕说着,脸上露出了凄恍之色:“月寒,你肯定觉得匪夷所思吧。我其实一开始是想挟持沐川和灵犀的,我想以他们俩的命来换我的自由,所以我没有掩盖踪迹,甚至我连他们兄妹的名字都没有改。我就是想让当今皇上知道,我挟持了他的孙子孙女,除非还我自由,否则我不会把他们还给皇家,我甚至还拿走了宗政贤临危托付的碧玉章,以国宝和皇孙要挟,换一个自由。”

  “只不过我没想到,跟两个孩子相处久了,我心里的戾气也逐渐平息了下来。三皇子的人其实很早就找到了他们兄妹,但是皇上比他更早找到我们。所以三皇子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他不知道我的身份,也不知道陛下的安排,只知道我手里有宗政贤临死前给我的碧玉章。他一直以为,皇帝派在我身边的人,都是保护皇孙来的。”

  “他们两股势力暗中制衡,给了我好几年平稳的生活。三皇子不敢明着抢碧玉章,怕暴露碧玉章的踪迹会引起皇帝的手下的警觉。皇帝的人不知道三皇子的人是为抢夺碧玉章而来,所以也不敢轻举妄动,怕引起三皇子那伙人的注意,放出的消息是暗中保护皇孙,实际上是保护碧玉章。”

  “但是时间久了,多少也会露出破绽。后来金雪儿来了,双方的平衡被打破,幸好你当时选择了死遁离开,否则不仅是碧玉章被抢,沐川和灵犀都很有可能遭到毒手。”

  “很匪夷所思吧,我也觉得匪夷所思。”孟祁焕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回到国都,答应皇帝把碧玉章和皇孙归还皇家,前提就是帮助皇帝铲除二皇子。”

  听了这话,李月寒疑惑的看向孟祁焕:“为什么是二皇子?你不是说一直以来都是三皇子的人在觊觎碧玉章吗?还有你不是说,当年宗政贤的惨案是三皇子下的手吗?”

  “嗯,但是三皇子如今是太子,而二皇子这些年来不争不抢,看似不显山露水,实则早已经把势力遍布朝野。”孟祁焕点了点头:“二皇子的心狠手辣,是十个三皇子都比不上的。宗政贤的惨案看似是三皇子做的,但是背地里推波助澜可全是二皇子的功劳。”

  “那现在皇帝的意思是让你为三皇子保驾护航?直到他坐稳皇位吗?”李月寒不解。

  “皇帝没多少日子了,”孟祁焕敛去了浑身的哀戚之情,拉住了李月寒的手:“我答应他,在他死之前,帮他稳定边疆,铲除二皇子,扶三皇子即位。到时候碧玉章和沐川兄妹俩都会回到皇家,我们则去过我们的小日子。”

  听了这话,李月寒的心里百般滋味。

  “当然,若是你不愿意的话,咱们也可以不把碧玉章还给皇帝。左右他到时候都要死了,三皇子也没有得到碧玉章的认可,拿个假的给他他也不知道。”见李月寒不回应,孟祁焕以为她不愿意归还碧玉章,连忙又补了一句。

  李月寒回过神来,反握住了孟祁焕的手,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道:“听着,孟祁焕,我不知道你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但是你如今是我的夫君,是我孩子的父亲,更是兵部尚书,是铁骑将军,所以我不允许你再走别人让你走的路。”

  “你意思是……要反?”孟祁焕愣住了。

  见孟祁焕这个反应,李月寒又好气又好笑:“反什么反,你想当皇上我还不想当皇后呢。到时候你三宫六院的,后宫得多少女人来跟我玩儿宫心计,我没那么多心眼,我不想被女人算计,也不想和别的女人分享我的男人。我的意思是,虽然你跟皇帝已经达成了交易内容,但是你未必就一定要按照他的计划走。”

  “嗯?”孟祁焕倒是没把别的话听进去,因为李月寒一句“不想和别的女人分享我的男人”,此时他不由自主的心花怒放了起来,李月寒说什么都只顾着点头:“我听你的!”

  见状,李月寒是又好气又好笑的推了孟祁焕一把:“我说什么了你就都听我的了。”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孟祁焕看着李月寒,露出笑容,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反正我对天下也不感兴趣,我只想要个自由。”

  听了他的话,李月寒也不由得有些心酸了起来。

  不久的曾经,她知道孟祁焕在国都之后,她也想过应该如何跟孟祁焕的家人相处。甚至在第一次来到将军府的时候,李月寒都有意无意的试探过孟祁焕,家里有没有长辈,但是全被孟祁焕不动声色的装傻给蒙混了过去。

  现在想想,当时孟祁焕一定很难过吧。

  因为,他没有家人……

  想到这里,李月寒便抬起手抚上了孟祁焕的背,道:“你也是有家的人了,我是你的妻子,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你做事不能像以前一样任性,遇事多想想我和孩子,不管做什么,都要以自身的安全为前提。”

  一想到孟祁焕曾经为了自由,掳走了皇孙还拿走了国宝,李月寒都一阵后怕。

  要不是孟祁焕是那个什么童生岛出来的,又有三皇子在一旁搅混水的话,只怕皇室早早的就会对他下了死手吧。毕竟孟祁焕就算再厉害,在永安县当起了土皇帝九爷,可到底也比不上皇家的雷霆手段。

  “你放心,如今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会贸然以身犯险的。”孟祁焕只觉得心头暖融融的:“我把这些统统都告诉你,就是希望你不要再误会我了,我和那个季心月真的什么都没有,连当年的情投意合都是假象,我的心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