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09章 将军是真的心疼夫人呢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9章 将军是真的心疼夫人呢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婶婶,不是说好的我们不出来吗。”沐川则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紧张的看着李月寒,声音也压得低低的:“要是让人知道了怎么办!”

  听了这话,李月寒好笑的看向孟祁焕。

  孟祁焕连忙解释:“放心放心,不会让人知道的。你婶婶心疼你们兄妹俩在里面吃不好睡不好的,所以决定每天吃饭的时候都把你们从空间里接出来好好吃饭。”

  “可是……”沐川还想说什么,被李月寒摁在了椅子上。

  只见李月寒一边给沐川和灵犀摆放碗筷一边道:“没什么可是不可是的,你们俩是孩子,孩子就该听大人的话。而且你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在灵泉空间内总是有点风餐露宿的感觉,吃的也不好,这是要影响身体的。”

  说话间,李月寒已经给沐川和灵犀一人装了一碗鲜美的鱼片粥。灵犀赖在孟祁焕的身上不肯下来,李月寒也不管她,只让她闹,左右这院子里的眼睛耳朵已经被孟祁焕清理干净了,她也放心。

  吃过饭,李月寒又陪着兄妹二人玩了一会儿,只觉得困劲儿上来了,一个劲想睡觉。

  见她精神不好,沐川懂事的跟李月寒说要回空间,尽管不舍,李月寒还是让他们回去了,就连大白都没留下。

  刚关闭灵泉空间的入口,李月寒就昏睡了过去。

  孟祁焕这才想起,每一次打开灵泉空间的时候都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李月寒本来就是怀孕之人,怎么还能让她这么辛苦。

  抱着李月寒轻轻的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后,孟祁焕打开门,让守在门口的明珠去喊人撤了残羹剩饭,然后打开房间的窗户透气,直到屋子里的饭菜味全散了之后,孟祁焕这才把门重新关上。

  离开了房间,孟祁焕直奔书房。

  李月寒一觉醒来,却已经是下午了。

  “夫人可算是醒了,”明珠在一旁松了口气:“将军来看夫人好几次,夫人都没醒,将军又舍不得叫醒夫人,就守着夫人看了好一会儿的书,刚刚才走一会儿呢。”

  听了这话,李月寒道:“他刚走?去哪儿了?”

  “将军说,他昨天答应带夫人去灯会结果没去成,本来想今天带夫人去的,但是夫人一直在睡觉,将军不舍得叫醒夫人,就去给夫人买些灯挂在院子里。”

  明珠说着,一脸羡慕道:“将军是真的心疼夫人呢!”

  李月寒自是心中欢喜,可是却也知道自己还有事情要做。看看外面的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便翻身下床:“明珠,你让人去备车,我要出去一趟。”

  “夫人如今是双身子的人了,有什么事情让我们下人去做就行,可别累着自己才是啊。”明珠赶紧拦。

  “赶紧去。”李月寒知道明珠是为了自己好,但是心里还记挂着自己的事情,也不解释,只催促明珠赶紧去叫人备车。

  换好衣服,李月寒在明珠的陪同下回到了她前阵子住的院子里,然后把明珠留在那个小宅子,带着掌柜直奔梵天楼。

  当初拿下梵天楼背后的目的她可没有忘记,就是不知道这段时间纪炀有什么收获。

  在距离梵天楼有段距离的地方有一处珠宝店,李月寒就在珠宝店下了车,进了珠宝店后,从后门离开,身边只带着一个玉掌柜。

  “夫人,还有人跟着我们。”玉掌柜跟在李月寒身边低声道。

  “没关系,跟着吧。”李月寒心知是不可能甩掉所有跟踪的人的,所以也不再遮掩,从一处小路拐了出去之后,大大方方的走进了梵天楼的大门。

  “哟,这位夫人,我们梵天楼做的是男人的生意,可不做女人家的生意呢。”梵天楼的谷妈妈在门口就把李月寒拦了下来。

  跟在李月寒身边的玉掌柜很是时候的把手里的银元宝塞进了谷妈妈的手里,道:“行个方便,我们家夫人是翰容夫人,不会在梵天楼闹事的。”

  收了银子,谷妈妈看了一眼李月寒,道:“早就听说国都新多了个翰容夫人,那是一等一的尊贵,我们自然是信您不会在我们梵天楼闹事了,只不过翰容夫人还需小心,这楼里啊,来来往往都是男人,您可别在咱们楼里出了什么事儿,要不然,亏的还是我们楼!”

  “谷妈妈放心,本夫人自有分寸。”饶是李月寒不想跟这谷妈妈说什么,却也还是被她这阴阳怪气的调调给勾得动了几分火气。

  或许是见李月寒面色不善,谷妈妈“哼”了一声之后,不再阻拦,也不说话了。

  李月寒也不跟她多计较,带着玉掌柜,七拐八弯的,进梵天楼最大的包房。

  楼里的姑娘们见到这一幕都是懵的,怎么会有个女人进梵天楼花钱?她一会儿是要点姑娘作陪吗?难不成这位翰容夫人喜好特殊不成?

  “天字一号房点姑娘了吗?”这青天白日的,梵天楼的客人也不多,姑娘们大多都闲着。见跑堂从天字一号房出来,便都凑上去问了起来。

  跑堂的被姑娘们拦住了去路,不由得有些无奈:“你们都想的什么呢,平时伺候爷们儿还不够,还想去伺候娘们儿不成?”

  “你就说那翰容夫人来咱们梵天楼干嘛来了!”有姑娘语气不善的问道。

  “行行行,各位姑奶奶,行行好,我先去后厨把事情交代完了再跟你们说。”说完,跑堂的麻溜钻出了姑娘们的包围圈,一口气朝着后厨跑去了。

  看着跑堂的背影,有姑娘不由得疑惑:“这位翰容夫人该不会是来咱们梵天楼吃饭的吧?”

  听了这话,大家都沉默了。

  来往梵天楼的恩客大多都是贵人,所以梵天楼的饭菜酒水也是花了心思去做的。可是一般人哪里会去关注这个,更何况翰容夫人还是个女人。

  来烟花柳巷之地,只为了吃一口好吃的?

  国都好吃的酒楼那么多,这翰容夫人居然跑到红楼来吃饭,传出去肯定得惊呆一群人!

  姑娘们各怀心思,一时间也没人去关注天字一号房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