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0章 听八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0章 听八卦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此时,天字一号房内,纪炀正在把自己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一桩桩一件件的讲给李月寒听。

  他不知道李月寒要的是哪方面的消息,所以说起来也十分杂乱。可李月寒却十分耐心,一直在听着纪炀的讲述,倒是玉掌柜,站在窗前,透过窗缝,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大概一个月前,中书令家的大公子王川宇跟尚书令家的毛常公子因为岑恩姑娘大打出手,期间,我听见王川宇公子骂毛公子,大概意思就是,毛公子连自己娘是谁都不知道。”

  “半个多月前,兵部侍郎丘海丘大人来喝酒,跟陪着他的清馨姑娘说,如今的朝堂上的人都是酒囊饭袋,尤其是兵部尚书孟祁焕孟将军,还大骂皇上,说他选贤举能不行,倒是很会帮别人要军功。大概就是说,孟将军的军功都是别人的,却被皇上硬摁头到了孟将军的身上。”

  听了好半个小时的八卦,李月寒终于听到了这两条自己感兴趣的消息,当即打断了纪炀,道:“毛常不知道自己的的娘是谁这是什么意思?”

  “哦,也是最近才传出来的,说毛公子并非毛家出生的,而是毛大人从外头抱回来的,据说是外室所养,只不过那外室在生毛公子的时候难产去世了。但是这事儿我们都听个乐子,因为毛大人连花酒都不喝,家中也只有一位夫人,连妾室都没有,大家也不信他会养外室。”

  听了纪炀的解释,李月寒点了点头,又道:“那兵部侍郎是怎么回事?他辱骂兵部尚书,难道不怕被追责吗?”

  “谁都知道尚书和侍郎就是一正一副的关系,而且丘大人在兵部侍郎的位置上坐了很长时间,本来大家都以为兵部尚书应该是丘大人的没跑了,但是谁知道铁骑将军班师回朝,北边儿将近三年的战事平定,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陛下又说孟大人当年是太子伴读,文采也是极好的,干脆就把兵部尚书的位置给了孟大人。”

  “说起来丘大人也是挺憋屈的,一把年纪了,还要被没自己一半岁数大的孟大人官压一级,心里有气是难免的……”纪炀说着说着,突然想起来,自己的主子是翰容夫人,也就是说,自己在说主子的男人的八卦……

  察觉到纪炀的磕巴,李月寒笑了笑,道:“没关系,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啊……”纪炀愣了愣,旋即点了点头继续道:“朝中对孟大人出任兵部尚书一事其实一直都有很大的意见,一方面觉得孟大人年纪不够大,不能服众,另一方面是当初跟孟大人镇守西北的还有一位威武将军,要论功行赏也是先论威武将军的功劳,后才能是孟大人的。”

  “只可惜,威武将军戍守边关不愿意回到国都,所有的功劳便都拱手相让给了孟大人。”

  听了这话,李月寒又问:“孟祁焕来过梵天楼吗?”

  纪炀一愣,随后乖乖点头:“来过,虽然那时我卧病在床,但是孟大人这种国都新贵上门的话,也是会有人来告诉我的,只不过那次他来好像是抓人的,没有留下喝酒,抓了人就走了。”

  “你可知抓的是什么人?”

  “据说是一个逃兵,只是大家都很奇怪,怎么逃兵还逃到国都来了。但是后来一想,孟大人是受封赏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西北那边镇守的将军回来了,那逃兵应该是国都本地人,本以为逃回来就可以高枕无忧,等将军回城的消息传出的时候再提前跑出去暂避风头,却没想到孟大人悄悄的回国都,基本上没给那小子逃跑的时间。”

  说话间,房门外有人敲门,是跑堂的:“翰容夫人,饭菜好了,是现在给您端进来吗?”

  李月寒挥了挥手,示意纪炀先躲起来,而后才让玉掌柜去开门。

  跑堂的手脚麻利的把李月寒点的招牌菜式都上了上来。只是在上菜的时候,一双眼睛十分不老实的到处乱转。

  李月寒沉默的看着跑堂的动静,心里有了自己的计较。在跑堂临走前,李月寒叫住了他:“去将军府,让门房通知将军,就说本夫人在这里等他一起吃饭。”

  跑堂的愣了愣,李月寒拿出了一小块银子,跑堂的眼睛立刻就亮了,接了银子点头哈腰道:“小的马上就去府上通知将军,夫人慢用!”

  说着,跑堂的就走了,临走前还不忘赠送李月寒一个超级大笑容,好像是多开心一样。

  门关上后,纪炀从暗处走了出来,沉吟片刻,道:“翰容夫人,这跑堂的有问题。”

  “嗯,”李月寒点了点头:“我从将军府来梵天楼的路上一直有人鬼鬼祟祟的跟着,我想把人甩了,所以走了附近的一家首饰铺子的后门,没想到甩不掉,所以我今儿是从大门进来的。”

  听了这话,纪炀了然,道:“夫人可曾想过是什么人跟着您?”

  “什么人都有可能。”李月寒道:“最敢明目张胆的跟踪我的,应该是陈府的季心月了。”

  纪炀到底是国都土著,一听到季心月的名字,立刻就想起了季心月和孟祁焕当年的故事,不由得有些唏嘘:“当年都说季家大小姐和孟将军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可后来谁知道女方却先嫁作他人妇,孟将军心灰意冷远走边关上阵杀敌,人人都说孟将军是个痴情郎,我却觉得孟将军对季家那位小姐没有多少深情。”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挑眉:“为何会这么觉得?”

  “往往越多人觉得是这样的,总是容易出人意料。”纪炀道:“当年虽然季大小姐和孟将军传言鼎沸,但是却从未有人见过他们二人共同进出。只不过是因为二人传出来的文章常有异曲同工之处,所以久而久之便被传是一对璧人了。”

  听了纪炀的话,李月寒是真来了兴趣了:“这么说他们当年并没有私定终身?”

  纪炀失笑:“当初季小姐可是世家大族的嫡长女,而孟将军当年没有功名也没有军功,只是太子伴读,季家是不可能会让自家的嫡长女跟孟将军有太多接触的。”

  “不对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季心月见到我跟见到仇人一样?”李月寒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难道她吃饱了撑的?”

  “还真有可能……”纪炀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月寒:“季小姐背地里的事儿可多了,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