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311章 错综复杂的陈年旧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1章 错综复杂的陈年旧事 作者:桃拉法心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来了兴趣:“还有什么事儿?给我说说!”

  纪炀见李月寒这么感兴趣,不由得笑了:“夫人这是想听季小姐的不好事儿,还是想听季小姐的好事儿?”

  “不管好事儿还是不好事儿,我就想听个热闹,你也别客气,尽量讲些有真凭实据的,我不喜欢空穴来风的事儿。”李月寒认真道。

  纪炀见状,点了点头:“说起季小姐,在国都扬名比孟先生早上不少。据说她七岁的时候,填词的水平就已经超过了她的老师,十岁时候一首《秦山春》名扬国都,说起来,季小姐的确担得起国都第一才女的名号,毕竟那些年她所做的辞赋句,都远远把同龄人甩在身后不说,十二岁那年随父进宫给太后贺寿,一曲《江南赋》把老家在江南的太后给唱哭了。此后,太后对她宠爱愈发深厚,常常招她进宫陪着说话。”

  “听说当初如果不是皇后娘娘拦着的话,太后是要收季小姐做干女儿的,最后没收,也是因为太后有心让季小姐当太子妃,收了干亲的话,辈分上压过太子,就太难看了。”

  “后来孟先生横空出世,随外出游学的太子回到国都之后就做了太子伴读,更是在才子们举办的流觞曲水诗会上屡拔头筹,短短时间名扬国都,被称为旷世之才。再加上流觞曲水诗会经常会邀请一些名门闺秀到场一起热闹,所以季小姐和孟先生就相识了。据说是论一句诗词,两人便一见如故,传为美谈。”

  听到这里,李月寒好奇的问道:“是哪句诗?”

  “孟先生写‘春风又绿江南岸’,季小姐称应是‘春风又绕江南岸’,二人争执不下,在当时的诗会上引经据典好一番辩论,此后二人屡屡在流觞曲水诗会上切磋,不多久,就被众人称为才子佳人,一对良配。”

  李月寒不由得瞪大眼睛。

  我屮艸芔茻,王安石的《泊船瓜洲》居然在这里成了孟祁焕的作品,要不是知道孟祁焕是这个时空的土著,李月寒都要觉得孟祁焕也是个穿越人士了。

  “自那之后,孟先生才名远播,被誉为国都四大才子之首,百姓间口口相传,季小姐和孟先生就被拉郎配在一处了。原本太后是想把季小姐许给太子殿下的,只不过当年的太子殿下也觉得季小姐和孟先生十分相配,主动在太后面前表明了立场,再加上太子游学期间和太子妃宫雅拓暗生情愫,一回到国都,前太子就向宫家提了亲,太后也不好拆散有情人,便歇了让季小姐做太子妃的念头。”

  听到这里,李月寒蹙眉打断:“前太子出事之后,宫家可有受到影响?”

  似乎没想到李月寒会问这个问题一样,纪炀略一思索,后道:“据我所知,前太子妃宫雅拓的生母是兴国公的嫡次女,前太子和太子妃身陨后,不少朝臣质疑宫家勾结敌国谋害太子,但是有兴国公的保护,宫家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只不过宫二小姐却在前太子出事后一年嫁给了二皇子殿下做侧妃,宫家如今在国都十分低调,和二皇子一般,没事儿都不露面。”

  听到纪炀提起兴国公府,李月寒不由得来了兴趣:“宫家和兴国公府有一层姻亲关系,前太子这边刚死,那边宫家就把二小姐嫁给了二皇子,这不是把兴国公府送到风口浪尖去了吗?”

  “是啊,”纪炀点了点头:“当初宫二小姐出嫁二皇子,兴国公是直斥了二皇子和宫二小姐,但是朝臣门都劝兴国公,不过是个庶女进了皇子门,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从那之后,兴国公就给陛下递了请辞书,说是自己年事已高,朝中事物又多繁杂,加上心中记挂着早年走失的嫡长女,所以请陛下开恩,免去了他在朝中的职务。”

  “这么说,兴国公其实是看破了宫家和二皇子的关系,懊悔当初在前太子出事的时候保下了宫家,也猜到前太子出事和二皇子脱不开关系了?”李月寒点了点头:“不过二皇子做得这么明显,当初就没人怀疑过二皇子吗?”

  “没有,因为二皇子从不执政,只做一个富贵闲人,大家都觉得二皇子没有争抢之心,”纪炀摇了摇头:“甚至兴国公明目张胆的这样不给二皇子面子,但是兴国公罢朝后,二皇子还主动帮兴国公寻找当年走失的嫡长女。”

  听到这里,李月寒不由得有了计量,她可不信二皇子会真那么好心,帮着兴国公寻找原主的母亲余冰书。

  这个二皇子心机深沉,只当富贵闲人这一招不仅能避人耳目,还能免去不少圣上的怀疑。他的目标只怕是想要暗搓搓的除掉身为太子的大皇子和如今的三皇子,而现在,他的计划成功了一半,身为靶子的三皇子也不知道有没有防备。

  不过有了当年太子府惨案在前,又有宫二小姐嫁入二皇子在后,想来国都也没几个人能把真正的把二皇子当成富贵闲人了。

  “兴国公府和二皇子关系好吗?”李月寒随口问道。

  “表面上是没有来往的,”纪炀道:“只不过去年我听说,当年兴国公府之所以举家从西北宁泗城搬迁到国都,不仅是因为先皇对兴国公一家起了疑心,还有二皇子一派的手笔在里面。只不过兴国公府举家从宁泗城搬迁到国都时,二皇子还是宫中小皇子,要说二皇子那么小就开始经营,我是不信的。”

  听了这话,李月寒不由得蹙眉。

  是啊,从时间上来看,兴国公搬到国都的时候,三皇子都还没出生,二皇子那么小怎么会有这么深沉的心机呢?

  “都说梵天楼老板纪炀无所不知,本将军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不得不承认纪炀是有几分见地的。”正在李月寒沉思之际,孟祁焕推门而入,跟着他进门的贺正天关上了门,孟祁焕大大方方的在李月寒对面坐下,看着她,笑道:“只不过纪先生忘了,二皇子的生母是谁。”

  听了这话,纪炀恍然大悟:“是良妃娘娘……不不,良妃娘娘早在十五年前就被打入冷宫了,那时候二皇子已经离开皇宫自立府邸了,想来之前种种,应当是当年的良妃娘娘的手笔,而二皇子也是接手了良妃娘娘的安置!”

  “错了。”孟祁焕摇头。

  (本章完)